[克费]Doomsday

七千字纯肉啪啪啪,一发完,没什么剧情。时间线是小说外传第二卷半当中,人类时期克罗里X吸血鬼费里德


以下正文——


醇厚的葡萄酒汩汩流入晶莹的玻璃杯中,在烛光下折射出妖艳的紫红。克罗里缓缓摇晃了一下酒杯,注视着其中的液体,嘴角不禁扬起一个复杂的弧度。在一个月之前,他绝想不到自己会自愿坐在费里德豪华的餐厅,享受被美酒佳肴围绕的慵懒时光。然而,现在……


上帝终究是不存在的。而与之相应,吸血鬼什么的也只不过人类幻想出来的怪物罢了。再也不会有吸血杀人事件了,克罗里用自己的双手确认了这一点。


“啊啊~太可怕了,在我的面前竟然有一只吸血鬼。”费里德捂住胸口,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却并没有掩饰自己戏谑扬起的嘴角。


“……”


克罗里淡然地放下酒杯,早已对对方突然的胡言乱语习以为常。


银发男子拖长了音继续说道:“如果说葡萄酒是耶稣的血液,那么喝下这么多血的你不是吸血鬼,那又是什么呢?”


“那从刚才也一直举着酒杯的你又是什么呢?”克罗里挑起眉。


“当然是吸血鬼啦。”费里德举起酒杯做出干杯的动作,随即饮下一口酒杯中的液体,若有所思地说道,“‘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你知道传说吸血鬼可以将自己的血分享给人类,让那个人类得到永生吗?所以耶稣基督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吸血鬼咯?”


如果是曾经的克罗里,也许此时已经因为对方的不敬之语而拔出剑来。然而此时此刻,他只是轻抿了一口红酒,嗤笑道:“哈,光是这一句话就足够异端审问局判处你极刑。”


“你会告发我吗?天啊,至少我以为我们会是朋友。”费里德惊讶地瞪大眼睛。


“我不记得我有承认过。”


尽管费里德总是借着各种机会重申两人之间的“友谊”,克罗里却发现自己无法给予银发男子自己的信任。也许费里德的确如他自己所言,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克罗里的安全着想,但对方隐瞒了太多。而银发男子轻浮散漫的态度更是对此毫无帮助,他的每一句话都让克罗里疲于辨别真伪。这样一段毫无信任可言的关系,克罗里很难将其定义为友谊。


但他也不会无情到去告发对方。毕竟在手刃了七名圣殿骑士之后,克罗里很怀疑自己是否还拥有这样的资格。


轻叹了口气,克罗里说道:“也许我应该去。”


费里德对此的反应只是微笑。他挂着一如既往的轻浮笑容目视克罗里喝完杯中的红酒,微微偏过头问道:“好吧,失去上帝的圣骑士大人,在享用完肉食与红酒后,你是否还想背弃贞洁的誓言?”


“别开玩笑了,”克罗里不假思索地答道,“时间差不多,我该回去了。”


“今晚就留下吧。”费里德压低了声音,用诱惑似的语调低语。


克罗里坚决地答道:“不,我并不想在变态的家里呆上一个晚上。”


费里德再次将手捂上胸口,“你这样说太伤我心了。你知道,这只是个我作为朋友的关心。你醉了。”


“我说过了,这点酒我不会……”站起身,克罗里的声音戛然而止,视野在一瞬间摇晃了一下。下意识地扶住桌边,不好的预感如同带着凉意的冰霜攀上他的胸口。


“你看,我就说你醉了。”费里德噙着笑意缓缓说道。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一股热流覆盖了惊惧的微凉,原以为只是酒精带来的短暂暖意,如今化作了一道洪潮冲刷过克罗里的身体,让他的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也许算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克罗里明白这些反应意味着什么。


“我早告诉过你这是用我的秘方酿制的葡萄酒,内含多种有益健康的药草。”


费里德的笑容扩得更大,映在费里德的眼中仿佛隔了一层薄纱般变得有些朦胧。对方鲜红的薄唇扭成一个魅惑的弧度,仿佛恶魔诉说诱人低语时展露的微笑。


“你……该不会真的想让我……穿上那种衣服吧?”


舌头仿佛也不再受身体的控制,克罗里为自己此时仍能说出玩笑的话语感到惊讶不已。也许费里德带给他的坏影响,远比他自认为的要多得多。


费里德闻言笑而不语。


克罗里调起所有的意志挪动自己的双腿,右腿向旁迈出了一小步后便不受控制地歪倒。“碰”的一声闷响,克罗里身后的座椅被他撞倒在地,他如同喝得烂醉的醉汉半趴在餐桌边,才免于自己也步上椅子的后尘。


“哎呀,这可不行,还是让我扶你去卧室吧。”


一只手掌扶上克罗里的手臂,强硬地让他站直身体。摇晃了数下,克罗里的身体背叛了自己的意志,将大部分重量依靠在了费里德的肩头。费里德以超乎克罗里想象的轻松,将他扶至了卧室。还未等克罗里的抗议声出口,他便在一阵天旋地转之间被安放到了柔软的床垫上。


费里德的手指暧昧地在克罗里的胸口流连了片刻,正当后者抬起无力的手臂想要将对方挥开时,费里德先一步收回了手掌,“嗯,看来你真的醉了,我去替你倒杯水。”


说完,银发男子真的退开身,似乎毫不留恋地转身走出房间。克罗里轻吐出一口不知何时屏住的呼吸,调转视线茫然地看向天花板。身下质地上乘的丝绸轻轻擦过皮肤,却只留下若有若无的触感,让他仿佛身在云端,而视野依旧如同蒙上了雾气一般有些朦胧,稍微转动脑袋都能带起一阵晕眩。但很神奇的,除了如同醉酒一般感到思维有些停滞之外,克罗里并没有随时都会失去意识的困倦感。


倒水?将他迷晕之人才不会有这样的好心呢。克罗里躺在大床上动弹不得,只能用上仅存的气力向费里得消失的方向。隐约可以听见来自厨房器皿碰撞发出的清响,仿佛对方真的在替他倒水一般,然而克罗里所关心的只有接下来自己将会被怎样鱼肉。


厨房中的悉索声停下后,取而代之的便是靠近而来的脚步声,随即费里德手捧水杯的身影进入克罗里的视野。银发男子小步走到床边,体贴地让克罗里半坐起身,将水杯置于骑士的唇下。


冰凉的液体顺着咽喉滑下,给克罗里的大脑带来些许清明,就连无力的四肢都好似恢复了些许气力。他将手肘抵在床上,尽力想要支撑住自己的体重。


克罗里贪婪地享受着涌入喉头的清凉,那有效地缓解了由体内而发的阵阵燥热。他可以感到费里德托着自己的脑袋,将水一点一点送入他的嘴中。或许真是自己错怪他了?克罗里想道,费里德虽然是个坏人,但并不是一个他想象中那样的变态。


骤然,水杯的触感自克罗里的唇前消失,一片凉意倾洒在他的胸口。与水杯碎裂的清脆声响同时响起的,是费里德刻意的虚伪声音:“啊呀,真抱歉,手滑了一下。”


吃肉点我

13 Jul 2016
 
评论(7)
 
热度(184)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