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序

别名中国僵尸道长大战西方吸血鬼(大误!)

1920年代上海背景小长篇,克费二人800年蜜月旅行(……)的一站,可以算作《Fairy Tale》里克罗里讲的故事之一

p.s.以后作者应该会断断续续给讲故事系列添砖加瓦,这个算是第一个故事,敬请期待~

以下正文——


Prologue


20世纪初,上海


校舍的角落里,几个孩子聚集在楼梯下用英语小声窃语着。


“听说了吗?二班有学生失踪了!”被围在当中,俨然一副首领模样的棕发男孩神秘兮兮地说道。为了起到吓唬人的目的,男孩还故意压低声音,扯出不合年龄的暗哑嗓音。


“啊!真的吗?”


“诶,又有人失踪了?”


“这难道是僵尸干的?”


“呀——”


男孩间果然如他所料发出一阵阵惊呼。棕发男孩有些得意地巡视了一下同伴,随后收敛起神色,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前,“嘘,小声点,当心被舍管老头发现了。” 


“那个‘僵尸’是什么?”几人中年纪最小的男孩出声问道。


“我也不清楚,好像就是类似吸血鬼那样的,死后的人从棺材里爬出,专门以吸人血为生。”


棕发男孩张开五指摆在脑袋两侧,将五官扭曲在一起作势欲扑,换来年纪最小的男孩一声惊呼:“好可怕……”


“会吸血的怪物吗?”另一个孩子提议道,“我觉得我们可以找先生商量一下。”


“谁?”


“对了,我们可以找那个新来的……”一个浅金色头发的男孩灵机一动说道。


“不,我讨厌他,”棕发男孩不假思索地投了反对票,嫌恶地皱了皱眉鼻子,“他看上去古古怪怪的。而且像他那样的娘娘腔,碰到僵尸一定会被一口吞了的。”


浅金发的男孩急忙摇了摇头,纠正道:“不是他,是新来的牧师。”


“嗯,那个牧师的话的确可行,上帝会保佑我们的。”棕发男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认可了对方的提议。


男孩们都是充满了行动力的,从提议找牧师到出现在牧师所在的办公室门口只不过是一忽儿的时间。左右看了眼同来的小伙伴,棕发男孩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房门。


“嗯?进来。”


听到带着点口音的男声,棕发男孩推开了房门。书桌后红棕色头发的男人应声抬起头,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眉间却略微有些疑惑地微微蹙起,“怎么了?你们……好像是四班的?现在不是回寝室休息的时间吗?”


“那个……”真站在了办公室里,对上男人询问的视线,棕发男孩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开口的勇气。


在棕发男孩支支吾吾的时候,年纪最小的男孩鼓足勇气大声嚷道:“我害怕!”


“害怕什么?”书桌后的男人被逗乐了似的偏过头问道。


浅金发色的男孩也开口补充:“听说最近这附近出现了吸血僵尸把二班同学抓走了。”


“诶,是吗?”牧师慢悠悠地说道,“我可没有听说有谁失踪的事哦。”


“真的?那世上也没有会吸血的怪物咯?”年纪最小的男孩面露喜色,松了一口气。


牧师的嘴角不由地上扬,回答道:“当然,这世上怎么会有吸血的怪物呢。”


*


“巴托里先生,我可以请您出来一下吗?”身材高大的牧师敲了敲半开的办公室门,向房间内在书桌后埋着脑袋的银发男子和气地问道。


银发男人停下口中哼唱的愉快小调,抬起眼露出惊喜的神色,“啊~这不是克罗里牧师吗?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吗?”


偌大的公共办公室里除了他们只剩下一个头发花白的英国绅士,显得冷冷清清。夜色降临,大部分教职员都已归家,巴托里与牧师是仍留在学校里的寥寥数人之一。


费里德·巴托里几步走到门口,斜倚在门框上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注视着牧师,微微颌首示意对方可以开口了。


克罗里红色的瞳眸幽深了几分,意味深长地在银发男人的脸庞上扫了一圈,转而使用法语问道:“最近学校里学生失踪的事是你干的吧?”唯一留在办公室的泰勒先生完全不懂得法语,所以他可以大胆地说出完全不符合牧师身份的话语。


“诶?为什么这样问?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费里德同样用法语反问。银发男人轻笑了一声又道,“你看,就是因为一直说法语,你的英语才会带口音的,是时候改改了。”


“我的口音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微微眯起眼睛,克罗里不给对方躲开问题的机会,缓缓说道,“不远千里地来到这个远东的国家,你不会只是想当一个教师吧?”


费里德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暧昧不明的微笑,“嗯~打算啊……我想我只是太无聊了而已。”


*


两个月前,太平洋上从美国出发的游轮


“我说,费里德,我们这次要去哪里?”棕红色头发的高大男人将双臂搁在游轮的围栏上,懒洋洋地向一望无际的海面眺望。他隐藏在外衣下的强健体格和英俊的脸庞引得不远处的淑女妇人们频频张望。


“上海,远东古老的国度上绽放着现代文明的城市。”唤作费里德的银发青年向同伴瞥去带着笑意的一眼。白皙的肤色,秀丽的五官,青年就如同画作一般,甚至可以称得上美丽。不,在那双仿若红宝石一般的眼眸的映衬下,也许妖艳才是对他最好的形容。


克罗里饶有兴致地沉吟了一声,“远东的国度,是把你变成吸血鬼的那个第二始祖所在的国家?”


“错!”费里德露出戏谑的笑容,促狭地凑近对方的耳边问道,“克罗里是想见爸爸了吗?”


“我对什么第二始祖没什么兴趣,”抵着银发男人的脑袋将其从跟前推开,克罗里追问道,“但如果不是因为他,你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去往远东的国家?要知道我们得在这艘船上呆上一个月。”


“难道你晕船?”费里德拍开克罗里的手掌,执着地挨到对方身边,恶劣地戳了一下克罗里的侧腰。


克罗里对此的反应只是无奈又容忍的一个斜睨。摇了摇头,高个男人轻叹道:“怎么会,只要不像上次那样船沉了就行。”


“啊哈哈~那只是个意外,会撞上冰山可不是我的错。”费里德轻浮地笑道。


“嗯哼,是吗?”克罗里不置可否地扯动了一下嘴角。


费里德笑而不语,片刻后蓦地像是个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露出喜悦的笑容。“对了对了,我有个礼物要给你!”说着银发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做工精良的黑色丝绒盒子。


接过丝绒的小盒将其打开,一枚戒指被端正地放在其中,戒指的材质应该是某种贵金属,戒面蓝色的宝石上用金镶嵌着圆规与直尺的图案,正中还有一个英语的大写字母G,精细的做工看起来价值不菲。戏谑地挑起眉,克罗里打趣道:“如果是求婚的话,这样的戒指不太合适吧?”


“哈哈哈,”费里德笑起来,一脸无辜地反问,“怎么了?是不够贵重,还是不合你的喜好?”


忍俊不禁地微微摇头,克罗里从盒子中取出戒指,将其彻底暴露在阳光下,视线掠过其上复杂的图样,“没人会用这种一看就觉得可疑的戒指求婚的。”


“那我下次求婚的时候保证会送你一枚让你满意的戒指,这枚就当做是普通的礼物。快,戴上。”费里德没什么耐心地拍了拍克罗里的手臂催促道。


“会送我什么东西真是难得。”虽然明知这枚戒指绝非普通的饰品,克罗里还是将它套进了自己的手指,右手的中指大小正好合适。笑看着这枚来自费里德的礼物,克罗里压低嗓音又问道:“你有什么企图?在那个远东的城市。”


费里德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谁知道呢?还有一个月,就让我们好好地享受海上的风光吧。”


*


现在,上海


两个月前在游轮上的对话回响在耳边,克罗里露出无奈的苦笑。经历了一个月的海上旅行,当他们踏上这座名为上海的远东城市时,克罗里就一头雾水地被费里德拖来了这一所西童公学,凭借后者不知从何处找来的推荐信,被硬冠上了牧师的身份,负责为公学的学生讲解圣经、主持礼拜。


克罗里灼灼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表面上这所公学的外语教师,然而事实上他甚至不是人类。他们都是一种必须依靠血液而生的怪物,就像孩子们口中的“僵尸”那样。


“为什么每一次都是我来扮传教士?再说了我是天主教徒,在700年前。”克罗里轻叹了口气抱怨道,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让他感到无比别扭。


“基督新教和天主教反正也没什么差,不就是人类们用来自我安慰的小工具?不管是神父还是牧师都没法帮他们见到上帝的,除非死了还有可能。”摆了摆手,费里德随意地说着能够轻易激怒每一个基督教徒的话语,只不过对于克罗里来说,对上帝的信仰已经是久远的过去了。


“是,是,”克罗里再次叹出一口气,“所以那些孩子果然是你……”


费里德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晃了晃,截住克罗里的话头,“这你就错了,我可没有对这里的孩子们下过手,啊,准确地来说是没有杀死他们。”


“那近来的‘僵尸’传言又是怎么一回事?我以为我们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克罗里一边说着,一边以怀疑的视线审视着费里德。后者的斑斑劣迹,让克罗里完全无法信任对方。


“所以说这更加与我无关了。”仿佛没有看见克罗里质疑的眼神,费里德耸了耸肩。


更加可疑了,克罗里眯起眼睛凝视银发吸血鬼,问道:“还是说这都在你的计划中?”


费里德但笑不语。


“哎呀,都这时候了?!”忽然切换回了英语,费里德看了眼怀表,露出做作的惊讶表情。勾起嘴角,银发吸血鬼搭上克罗里的肩膀,凑近对方的耳边轻笑着问道,“克罗里牧师,你的工作完成了吗?完成了就让我共进晚餐吧~”


下一章

18 Jul 2016
 
评论
 
热度(72)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