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1

前文 

Chapter 1


“嘎吱嘎吱”。


深色的木地板在脚下发出呻吟,克罗里走下木质楼梯,扭过头发现银发吸血鬼仍旧停留在楼梯的转角处。微偏过头,克罗里问道:“怎么了?”


“不管看多少遍,都觉得摆放这面镜子的人真是恶趣味啊~”费里德对着正对拐角墙面上的镜子戏谑地勾起嘴角,苍白的皮肤、猩红的眼眸,配上周围幽暗的氛围,镜子里倒映出的画面确实颇有几分鬼故事的感觉。


“你害怕吗?”克罗里不甚在意地轻笑了一声,“难道是亏心事做多了担心厉鬼索命?”


“诶,我以为克罗里你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呢。”费里德收回视线,跟上克罗里的步伐。


红发吸血鬼不置可否,毕竟像他们这样的吸血鬼也能存在于世,鬼是真实存在的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再说,”银发吸血鬼继续说道,红色的眼眸带着笑意扫过克罗里,“真的有鬼的话,克罗里你一定会保护的吧。”


“哈。”轻笑一声,克罗里觉得恐怕真要有鬼恐怕也只会绕着某人走。


走出校舍大门,浓郁的夜色早已笼罩在这座城市,街旁的路灯在地面投射出昏黄的缓缓光亮,时不时有车前的大灯从克罗里和费里德身边穿行而过。然而街上的行人还是往来频繁,不知从何时起,夜晚不再是只属于吸血鬼的了。

 

克罗里回过头,夜幕下的学校静立在街道一侧,校舍是一栋三层的法国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白色的墙体、砖红色的瓦顶,半圆形升出檐口的山面、样式统一的古典窗饰,每一项都让他很难感到自己所处在一个远东的国度。而事实上,他所在的正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可以随意定居的区域,当然占据人口九成的还是本地人,除此之外聚居这一带的外国人中最多的是日本人、然后是英国人和美国人,不怎么见到法国人是因为他们似乎多居住在另一片区域。拜这样的环境所赐,克罗里和费里德这样与当地人的外貌格格不入的异国人也能毫无芥蒂地生活下去。


距离学校一个街区的地方坐落着一家公园,而克罗里和费里德的家便位于从公学至公园的必经之路上。不过几分钟的步行路程,两人便站在了他们位于上海的居所。那是一栋葡萄牙风格的二层小别墅,白色的墙面上装饰有深蓝色木板雕砌的花纹,同样色调的深蓝瓦片覆盖在小楼的屋顶。围绕在别墅周围的灰墙圈出了一个小小的花园,只不过由于主人的疏于打理,各种植物连同杂草一起杂乱地生长着,深秋近冬的季节令它们大多呈现出沉闷的枯黄,更是称得花园别样凄凉。


“快些快些,还有晚餐在等着我们呢~”费里德心情轻快地催促道,率先走进了小楼。


买下这栋别墅的手续费里德早在他们抵达上海之前就已尽数办妥,当克罗里正因突然冠上的牧师头衔而茫然时,银发吸血鬼便兴致勃勃地拉着后者向其展示两人的新居。结合费里德同样不知何时备下的推荐信,克罗里可不会相信对方那一套“没什么企图”的说辞。然而事实上,红发吸血鬼发现自己并不是怎么介意,不知不觉间,费里德和他的古怪计划,成为了唯一能够驱散加诸于吸血鬼的无聊诅咒的途径。所以,在费里德愿意说出自己的计划前,克罗里愿意陪他继续游戏。


轻笑着摇了摇头,克罗里迈步追上费里德。


费里德从来不愿亏待自己,这一点在这栋别墅内也体现得淋漓尽致。金碧辉煌也许是对于小楼内饰最好的形容,各种对于吸血鬼而言无甚必要的奢侈摆件,在房间里随处可见。700年的时间显然没办法改变费里德的审美,尽管别墅比起银发吸血鬼曾经的宅邸算得上迷你,但内部的风格却是一脉相承的。


卧室的正中央,一口棺材挤走了双人床的位置,被置于最显眼的地方。银发吸血鬼早已走进卧室对着满橱的衣服挑挑拣拣,时不时将某些衣服扔到一旁的沙发上,一边自言自语道:“这件有点朴素、这件的花纹不好,啊,就这件吧!”


“亲爱的女士,你决定出门的衣装了吗?”叹了口气,克罗里习以为常地戏谑问道。


费里德的红瞳睨向克罗里,“你在说什么?我这是在为你挑选服装呢。”


“我?”克罗里怔愣了一下。


“当然,你想穿着你的牧师服去舞厅吗?”费里德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将手中的衣服拍上红发吸血鬼的胸口,“快快快,把这身换上,我们这就出发。我早就快饿疯了。”


*


车轮在石头铺就的路面,包裹在车轮上的橡胶层令乘客不再像以前那样感到剧烈的颠簸。克罗里侧首看着繁华的夜景从眼前一一掠过:酒吧、舞厅等娱乐场所外,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有节奏地闪烁变换;成双成对的行人谈笑着在街边闲散走过,人力车、马车、汽车混杂在一起穿行在马路上,仿佛这座城市没有日落之时一般。


克罗里不曾想到人类有一天竟能将夜晚照亮得犹如白昼,但或许也只有内心被欲望充斥的人类才会试图改变这个世界;与之相较,吸血鬼们却只是单纯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不想去改变,也不想被改变,虚耗着他们过于漫长的无聊人生。


然而无论时代怎样改变,人类却依旧那么弱小,扫了一眼车前汗如雨下的车夫,红发吸血鬼向同伴问道:“为什么要坐人力车,走过去更快吧。”


“入乡随俗嘛~”费里德随意地耸了耸肩,随即眼中浮现出喜色,扬起声指向路旁,“啊,到了,就是那里。”


“嗯?”顺着银发吸血鬼所指的方向看去,映入克罗里眼中的是一栋金碧辉煌的建筑。坐落在路口的拐角处,尽管夜色已经浸透城市的每一寸角落,建筑前进进出出的人们却川流不息,不算狭窄的路面上时不时停下接送客人的车辆。在入口的正上方,耀眼的霓虹灯照亮了建筑的招牌,在克罗里不认得的东方文字上方,建筑的英语名称正闪烁个不停。挑起眉,红发吸血鬼问道,“费里德,你究竟带我来了什么地方?”


“当然是有趣的地方。”神秘兮兮地勾起嘴角,费里德将车资递给车夫,当先跳下人力车,克罗里无奈地跟上。


一跨进建筑厚重的大门,被麦克风扩大了无数倍的爵士乐夹杂着嘈杂的人声充满着整个空间,让拥有敏锐听觉的吸血鬼不由地皱了皱眉。紫色的昏暗灯光下,人类们挤作一团,伴随着音乐慢慢地摆动身姿。事实上,克罗里并不喜欢拥挤的地方,特别是混迹于人类之中。


“你不会真是想来跳舞的吧?”凑到走在前面的费里德耳边,克罗里小声问道。


费里德弯起嘴角,“当然还有晚餐。”


叹了口气,克罗里脱下帽子,交给迎上前来的门童。红发吸血鬼扯了扯外衣的下摆,低头扫了眼费里德为自己挑选的淡米色三件套,忽然明白了对方略显出挑的选择。叹了口气,克罗里继续迈动脚步。


“我先去享用晚餐了,你自便。”费里德轻快地说道。银发吸血鬼身着复古的黑色西装,颈上依旧用丝带系成一个蝴蝶结——这就同脑后的发带一样,是属于费里德的古怪执着。


“是,是。”会选择来这种地方觅食果然符合某人的特殊癖好,目送着费里德轻车熟路地钻进人群,克罗里挠了挠红发,转过头却发现一个人类的年轻女人正朝他打量着。


那是一个年约20出头的东方少女,已是有些微醉的模样,穿着的修身西洋套裙衬托了她丰满的身材,从半高领下露出的颈部隐约可见微微跳动的血管。咽了咽口水,克罗里觉得自己的确有点饿了。


眼角的余光捕捉到费里德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猎物,此时正挂着轻浮的笑容同一个样貌俊秀的年轻男子搭话。青年看上去有些拘谨,青涩的模样仿佛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所。费里德的口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好猜,克罗里收回视线,回以少女一个慵懒的浅笑。


“你会英语吗?我是第一次来这里,有点不知所措呢。”克罗里用带着些微法国口音的英语微笑着说道。


*


少女颤抖的身体在克罗里的怀中逐渐瘫软下来,手臂上失去了最后的力道从身侧垂下。红发吸血鬼将自己的利齿从少女的脖颈中松开,鲜红的血液从牙齿留下的伤口中流出,在少女的肌肤上留下一道红色的痕迹。随意地松开手臂,克罗里任由失去意识的少女摔落在舞厅黑暗的后巷。


“啊哈~过了这么多年,你的口味还真是一点都没变,真是个好色之徒。”


不用回过头克罗里便知来者是谁,毕竟在共处700年的时光中,这戏谑的语调从未有过改变。


转过身,吸血鬼的敏锐视觉让克罗里在昏暗中准确地捕捉到了银发吸血鬼的身影,挑起眉回敬道:“这话全数奉还给你,刚才那个青涩的人类少年怎么了?”


然而身后之人没有回答,在克罗里狐疑地转身确认的瞬间,双唇便被柔软的触感牢牢地锁住。费里德的舌尖探入克罗里的齿间,如同席卷的台风一般强硬地细细扫过红发吸血鬼口腔中的每一寸表面。


松开克罗里,费里德意犹未尽似的探出舌轻舔了一下下唇,沉吟着说道:“嗯~丰满的少女鲜血味道还不赖,不过还是比不上少年那甘甜中带着些酸涩的滋味。”


“真是变态。”克罗里轻笑着说道。


“我就把这当做夸奖吧。”愉悦地轻哼了一声,费里德的视线扫过躺在阴影处的少女,“把剩下的食物处理掉,我们该回去了。嗯,散步回去吧,作为餐后的消食运动。”


*


克罗里与费里德踏上回家路途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就算是这座号称“不夜城”的繁华都市,一旦离开大路拐进了小巷,便也立即冷清了下来。这是一条近路,只要穿过小巷便能回到他们所住的街区,小巷两边坐落的或是洋房公馆,或是联排的民居,从窗户已见不到亮起的灯火,更不用说行走在街上的人影。


没有路灯的照明,只有淡淡的月色洒下奶白色的冷光,克罗里瞥了眼身侧的同伴,费里德整个晚上都似乎心情很好,现在也轻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几乎用蹦跳着的步伐轻快地走着。银发吸血鬼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飘荡,克罗里微微扬起唇角,用好奇的视线打量费里德,“你今天倒是兴致不错。”


费里德只是露出餍足的笑容反问道:“还有什么比喝饱了血更令人满足的呢?”


克罗里凝视着费里德。的确没有,对于吸血鬼而言没有什么比血更有吸引力的了。然而费里德却又不一样,他不会为单纯的血而满足,所以这背后一定还有什么更为特别的原因。


费里德笑道:“怎么?我的脸让你迷住了吗?”


“不,我只是越来越好奇你在想什么了。”克罗里如实答道,或许揣测费里德的意图已快成为他除了吸血之外唯一的爱好了。


这时,突然有脚步声从遥远的地方逐渐靠近。


克罗里本以为那只是与他们一样晚归的行人,但略微留心之后便意识到对方的足音有些奇怪。来人的脚步声一轻一重,一长一短,就好像有一条腿不良于行,不得不拖着脚步缓慢前行。克罗里有些古怪地微微侧过脑袋,好奇为何一个行动不便的人类要孤身出现在深夜的小巷。红发吸血鬼向旁瞥去一眼,费里德的嘴角依旧噙着笑意,似乎对一切毫无所觉。


然而克罗里知道这并不是事实,银发吸血鬼是个比他细致得多的观察者,无动于衷只是意味着费里德不感兴趣,或者……


脚步声的主人终于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中,得益于吸血鬼被增强的视力,克罗里可以看清那是一个身材中等的男性,身上的衣物仿佛在土里打过一个滚般沾满了污渍又破破烂烂,露出底下没有血色的苍白皮肤。克罗里挑起眉,觉得眼前这一切越来越透着诡异。看向被他怀疑与这些有关的银发吸血鬼,克罗里开口唤道:“费里德……”


红发吸血鬼的声音似乎吸引了古怪来人的注意,他停下缓慢艰难的步伐,向着克罗里的方向抬起头,露出一张与人类迥异的脸庞。猩红的眼眸在黑夜中仿佛透着幽光,尖利的犬齿显露在唇下,涎液顺着白得发亮的利齿从嘴角流下,五官以非人的角度狰狞地扭曲在一起。


“呀啊啊啊!怪物!”费里德爆发出一声浮夸的尖叫,迅雷不及掩耳地躲到了克罗里的身后,好似将红发吸血鬼当做盾牌似的牢牢抱住对方的腰。


“血……血……给我血……”费里德的叫声如同一个讯号,不远处的怪物以瘸了一条腿的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猛地向他们冲来。


克罗里扯动了一下费里德的胳膊,但后者如同找到了最爱树干的树懒,丝毫不愿意松开。叹了口气,红发吸血鬼驮着背后的巨大累赘躲开怪物的袭击,无奈地扭头说道:“你抱着我让我怎么收拾它?”


“但是,人家害怕嘛。”费里德似乎并不想放开他的手,克罗里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真不知道在这里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怪物。”注视着不远处似乎要再次扑来的怪物,克罗里捏响了双手的指关节,就算没有将一级武装带在身上,他也能单手他便能将对方的脑袋拧下来,只是这可能会弄脏他浅色的衣袖,而且比起杀了那个怪物,留下活口说不定还能找出什么线索,比如费里德真正的目的。


“那边的两个老外,闪开!”


就当怪物发出一声被激怒了似的咆哮之时,一个尖细的女声蓦地划破夜空,听不懂的语言让克罗里怔愣了一下,进攻的动作戛然而止。几乎在同一时刻,一张画满了古怪符号的薄纸以违背物理定理的速度激射而来,好似受到一股不知名力量牵引一般牢牢粘在了怪物身上。一道白色的闪电随即从天而降,笔直劈中咆哮的怪物,将他染成焦黑。一道纤细的身影自远处奔跑而来,将手中铜黄色的长剑猛地刺入动弹不得的怪物胸口。怪物抽搐了几下,化作一撮黑灰散落在地面。


突然闯入的女人收回长剑回转过身,终于让克罗里看清了来者的全貌。女人的年龄应该在20岁出头,东方人纤细的骨架与黑色的齐肩短发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只有手中用钱币串成的长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算你们运气好,僵尸已经被我解决了。”


僵尸?捕捉到了女人话中唯一听得懂的词语,克罗里不由地挑起眉,瞥向那团由怪物化作的灰烬。


难道这就是孩子们口中的吸血怪物吗?


下一章

21 Jul 2016
 
评论(7)
 
热度(72)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