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2

迟来的第二章,算是过渡章?

下一章会不会开车呢?


————————————

前文  1

Chapter 2


“啊啊,不是您出手相助,我们一定已经死了吧?”费里德说着与少女相同的语言,松开手臂从克罗里的背后跳了出来,用夸张到可笑的热情迎上少女,“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请问女侠尊姓大名?”


也许是方言的关系,少女的话语克罗里几乎一个字都听不明白,而费里德出口的内容,则因着数百年前造访过远东的经历,红发吸血鬼能够猜出个七七八八。看着费里德挂着浮夸的笑容向少女探出手掌,克罗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努力装作自己并不存在。


眼见费里德要握上自己的手,中国人的少女连忙后退了一步,清了清嗓子回答道:“不用谢,既然你们没事了,那我就告辞了。”


“她说了什么?”克罗里微微侧过身,轻声向费里德问道。能够与对方对话,显然方言对于银发吸血鬼来说并不是障碍。虽然作为吸血鬼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变得没有那么困难,然而费里德的学习能力还是每每使人咋舌。


费里德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急急地向前迈出一步,用劝诱的语气继续说道:“您要去哪里呢?听您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这你也听得出来?”


然而费里德再次无视了克罗里,继续说道:“您的救命之恩请一定要让我们报答。”


少女连连摆手拒绝,“不用了,落脚的地方我可以自己……”


“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找落脚处呢?”费里德打断少女的话音,连弹珠似的说道,“不如到我们家留宿一晚吧,我们的家就在附近。”


费里德飞快的语速让克罗里已经完全无法跟上两人的对话,只能捕捉到几个类似于“太晚”、“家”之类的字眼。放弃去猜测费里德话语中的内容,就少女古怪的表情来看,想来也一定是充满了银发吸血鬼作风、不合时宜的话语吧。克罗里只能一脸茫然地露出微笑,应对少女有些狐疑的探究视线。


“谢谢,但这恐怕不方便。” 少女干巴巴地说道。


“怎么会不方便?”费里德露出不解的表情, 随即恍然大悟似的指了指红发吸血鬼,“如果你是担心这个男人的话,我会负责看好他的。”


“你究竟在说我什么?”话题似乎突然调转到了自己的身上,克罗里无奈地看向银发吸血鬼。对方的语气不管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说什么好话的样子。


“别推辞了,来吧~”说着,费里德便绕到了少女身后,搂着肩膀强行带起了对方的步伐。


“嗯?费里德,你这是要去哪里?”克罗里的视线在银发吸血鬼揽住少女的胳膊上转了一圈,微调起眉迟疑地问道。刚从舞厅用餐归来,如果是为自己加餐的话,费里德的胃口未免也太好了些。而且……克罗里的视线细细扫过少女高挑的身形,最后落在对方丰满的胸前——完全不是费里德喜好的类型。


“克罗里,你在看哪里?”费里德挑起浅色的细眉,露出戏谑的笑容,“真是个变态。”似乎是为了避免少女听懂,银发吸血鬼故意使用了法语。


克罗里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跟上了费里德的脚步。


*


当克罗里站在自家家门口时,他还是一脸懵懂地看着费里德一边用钥匙打开房门,一边催促着中国人少女进入屋内。


“嗯,费里德。”注视着银发吸血鬼的背影,克罗里忍不住问道,“我们是要回家吗?”


“当然了,”费里德闻声扭过头,用惊讶的视线上下巡视了红发吸血鬼一遍,“都这个时间了还不回家,难道克罗里你还有别的什么精彩的夜生活?”


“我不是指这个。”克罗里对上费里德噙着作弄之意的红瞳,轻叹了口气,觉得认真解释的自己真实傻得可怜。摇了摇头,红发吸血鬼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们说好不把食物带回家的吧。”


“哈~”费里德咧开嘴露出一抹坏笑,扭过头看向中国人少女的一瞬又像是变脸一般换上了另一个殷勤的虚伪笑容,“哎呀,您怎么还站在门口,快,快进屋,让我为您倒上一杯上好的红茶。”


很快,客厅的茶几上便被摆上了红茶和茶点。上等的锡兰红茶盛放在精美的陶瓷茶具中,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与茶具成套的小碟中则是外形各异的黄油曲奇与各式干果,小碟旁还摆放着银质的西点小叉。


当然所有的食物都是一人份的,被悉数摆在了少女的面前。


坐定在如白昼般明亮的客厅,克罗里终于得以细致看清将怪物击倒的少女。她身穿一件浅青色的修身旗袍,外罩米色绒线外衣,从服饰的精致做工和新颖款式来看,家境应当颇为殷实。此时少女正对着像是施了魔法一般突然摆放在面前的丰盛点心和奢侈餐具,露出既怀疑又无奈的古怪神色。克罗里很熟悉少女这样的表情,因为面对费里德,人们总是时不时会露出相似的神情。


“快吃吧,难道是食物不合胃口吗?”费里德故作不解地问道。


“被可疑的家伙强行拉回自己家,普通人是不会动口的吧?”少女没有丝毫拿起小叉的意图,抬起头对上费里德的视线,淡淡说道,“我甚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克罗里的视线在目露戒备的少女和一脸受伤的费里德之间扫了一圈,忍不住轻笑出声,“虽然我听不懂,但我觉得人家完全没有被你糟糕的演技骗到。”


“这真是失敬,不过我们也还不知道您的尊姓大名。”费里德仿佛没有听见克罗里的幸灾乐祸,继续对着少女说道。


少女微微挑起眉,显然是被银发吸血鬼的厚颜无耻给惊到了。克罗里完全能够理解对方此时的心情,因为这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感受。


“我想我还是回去吧。”少女说着站起了身,作势向门外走去。


费里德不知何时挡在了中国人少女的面前。克罗里挑起眉,有些好笑地看着银发吸血鬼用着一副更加可疑的殷勤模样解释道:“姑娘,请留步。我们可不是什么可疑人士,我的名字费里德·巴托利,是隔壁学校的教师;而他,他叫克罗里·尤斯福德,虽然看上去可能不太靠谱,但他也是在学校任职的牧师。”


“隔壁学校的老师?”少女露出思索的神情,片刻后又问道,“那你们应该会说英语咯?”


第二句话少女用的是熟悉的英语,克罗里第一次听懂了少女的话语,“你会英语早说嘛,你们刚说了什么?”


“你们两个太可疑了。”少女用英语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发言,仍旧一副急切想要脱身的模样。不过不能怪她,克罗里隐约记得自己第一次被费里德缠上时,也是相似的反应。


“为什么这么说?”费里德执着地试图劝说少女留下,“我只是想要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啊。”


少女没有作声,只是用眼神传达了“这还需要我明说吗”的意思。她绕开费里德,径直向门口走去,嘴里干脆地说道:“不用了。”


“那至少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你,万一我们再遇上刚才的怪物……”好似想起了那个怪物的模样,费里德露出心有戚戚焉的害怕模样。说真的,克罗里不禁想道,费里德真的不考虑加强一下自己的演技吗?舞台剧的浮夸路线很难说服人的。


“只要你们不再在三更半夜的时候在外面乱晃就不会有事。僵尸害怕阳光,不会在白天出没。”少女头也不回地高声说道,“大半夜的出去晃悠,我真不敢相信你们是教师和牧师。”


“但是人总会有点夜生活的嘛。”银发吸血鬼好似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嘟囔着道,“你既然不愿意告诉我们你的住处,那至少留给我们些对付僵尸的道具,比如那个黄色的纸条,还有那把铜钱铸成的剑。”


这一次,少女停下了脚步。她站定在大门前,转过身笑道:“你想要我的道具?行啊,拿钱来买。金钱剑是非卖品,符纸的话,看在相识即是缘分的份上,算你五块大洋一张吧。”


“成交。”费里德爽快地掏出钱包,低下头数了数里面的内容物,有些苦恼地叹道,“唔,现金不太够呢。那就先买两张吧。”说着他摸出了十个大洋,递向少女。


接过银币,少女露出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就喜欢你这种干脆的客户。”还以银发吸血鬼两张轻飘飘的黄纸,少女摆了摆手,“承蒙关照啦,欢迎下次再来光顾。”


“那么作为售后服务,让我看看你的那把铜钱剑吧。”在少女反应过来之前,费里德便将手探向别在对方腰间的古怪长剑。


“危险!”少女惊呼了一声,但为时已晚,一道殷红的伤痕出现在费里德白皙的掌心,血珠自伤口中渗出滚落,很快便染红了整个手掌,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啊,手割破了。”抽回手,费里德低头看着冒血的伤口,舔了舔嘴唇道,“虽然是铜钱制的,但没想到这么利。”


克罗里的喉头滚动了一下,虽然之前已经饱腹,但属于血液的香甜飘至自己的鼻间,仍旧让红发吸血鬼本能地感到一阵渴望。他抬起眼,对上费里德一个促狭的瞥视,银发吸血鬼仿佛故意折磨他一般,任由血液从伤口中汩汩流出。等等,克罗里微不可见地顿了顿,为什么费里德的伤口还没有愈合?


“喂,费里德。”注视着银发吸血鬼仍在流血的伤口,克罗里忍不住出声唤道。


“嗯,抱歉,我要回去处理下伤口,您一路小心。”说着,费里德便退回了屋里,向少女挥了挥手后,又突然转过头,“对了,您的名字是?”


少女的视线在费里德受伤的手掌上停留了片刻,终于答道:“顾小满。”


“嗯,我记住了,我想我们会再见的。”将伤手捧在胸前,费里德微笑着注视少女走出房门。


“我可不想再见到你们了。”少女嗤笑了一声,同样向两人挥了挥手,合起的房门逐渐掩去她的身影。


待大门关闭,克罗里转过头向费里德,问道:“就这样让她走了好吗?”


“哎呀~色狼克罗里对年轻的少女有什么非分之想呢?”费里德戏谑地挑起眉,探出受伤的右手,手指暧昧地轻划过红发吸血鬼的脸颊。沾在手指的鲜血在克罗里的脸上留下一道红色的湿痕。


近在咫尺的血腥味牵动了克罗里的食欲,在意识到之前,本能已经接管过身体,让他抬手攥住了费里德的手腕,阻止散发着甜美食物香气的手掌离开。


“你怎么想?”费里德没有抽回手掌,反而摊开五指,将伤口彻底暴露克罗里的眼前,偏过头饶有兴致地问道。


金钱剑留下的伤口仍未彻底愈合,但克罗里可以在手掌被切割开的地方隐约窥见新生的嫩肉,想来过上一段时间便能恢复如初。对于人类来说也许这已经算得上惊人迅速的复原能力,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吸血鬼来说却是从未见过的缓慢。低下头缓缓舔舐过费里德手掌上的血迹,感受着拥有魔力般的诱人滋味在舌尖扩散,克罗里含混地问道:“你是指什么?”


费里德勾起嘴角,“全部。”


伤口的出血已经渐渐止住,克罗里舔去红痕上最后一滴血珠,抬起头好奇地向银发吸血鬼问道:“不会愈合的伤口,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你果然对人家有兴趣了?”揶揄地笑道,费里德收回手掌,没有了血迹,掌心的伤痕显得有些惨白。


克罗里略显无奈地轻笑着说道:“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最后又看了眼掌心,费里德垂下手臂,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大概就是类似驱魔师那样的人,专司驱除超自然的怪物。”


“哦~那么那个被叫做‘僵尸’的怪物又是什么?”克罗里意有所指地对上费里德的视线。随意的一次晚归便不好运地撞上了怪物?在银发吸血鬼的身边,克罗里从来不相信会有什么所谓的‘巧合’。回忆着被称作“僵尸”的古怪生物,他偏过头沉吟道,“它像吸血鬼一样寻求血液,却似乎没有智能。我可没有见过这样的吸血鬼。”


“嗯~所以那究竟是什么呢?”费里德只是一如既往地露出那讨人厌的笑容。


“你知道的吧?”克罗里挑起眉。


“算是听到过传闻。”出乎意料地,费里德回答了,“你知道为什么只有贵族才被允许将人类转换成吸血鬼吗?因为低等级的吸血鬼只能将人变成没有思想的饿鬼,当然我没有见过。因为上级始祖不会允许那样的事发生的。”


“也就是说这里有一只不懂规矩的下级吸血鬼咯?”克罗里若有所思地偏过头,“原来这就是你的目的?消灭游荡在附近的饿鬼。”


银发吸血鬼笑出声来,“怎么可能?这样无趣的事我才不会插手呢。”


克罗里却没有那么容易被说服,他微微弯起唇角反问道:“那如果再算上那个驱魔师呢?”


“哈哈哈哈,克罗里,你还真是有趣呢。”费里德像是被逗乐似的大笑起来,几乎站不稳身子,将整个人都倚靠在了红发吸血鬼的胸前。


尽管知道费里德不会跌倒,克罗里还是轻叹了口气扶住对方的肩头,再次问道:“所以究竟怎样?”


没有离开克罗里的怀抱,费里德就着与对方紧靠在一起的姿势仰起头对上红发吸血鬼的视线,妖异的红瞳中闪过兴味的光芒,“既然你这么好奇,那就让我们再去会会那个中国的驱魔师吧。”


“但我记得她刚被你吓走了。”克罗里提醒道。


费里德不甚在意地说道:“既然她是为了调查‘僵尸’特地来到这里的,那只要我们也前往调查,总能遇到她的。”


调查“僵尸”?克罗里可不记得那个驱魔师说过类似的话语,又或者只是他没能听懂而已。无论如何,红发吸血鬼蹙眉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果然从一开始就注意过她了吧?”


“不,这是显而易见,只是你没去看而已。”推开克罗里,费里德走到方才招待少女的地方坐下,指间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小小的纸片,噙着笑意仰头看向红发吸血鬼,“这是她身上车票,两天前从天津出发,算算时间她今天应该才到上海。两天多的旅程后,顾不上休息,就从僵尸手上救下了我们,你说她是不是有目的而来呢?”


克罗里从费里德手中接过火车票,上面的汉字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团线条的组合,但戳印上的阿拉伯数字克罗里认得,的确正如费里德所说。但是,比起这个……


“你改行当小偷了吗?”克罗里略微晃了晃手里的薄纸,嘴角挂着奚落的笑容。


费里德伸手扯过克罗里胸前的领带,让后者不得不弯下腰。克罗里猝不及防地伸手扶住摆放着一堆点心的茶几维持平衡,杯碟在红发吸血鬼身下发出一阵危险的清响。脖子上的压力不减反增,克罗里抬起眼,对上费里德近在咫尺的脸庞。银发吸血鬼弯起鲜红的薄唇,露出犹如恶魔引诱人堕落时一般的暧昧笑容,将气息轻吐在克罗里的鼻尖,“那下次就让我连你的心都一起偷了吧。”


下一章

25 Jul 2016
 
评论(5)
 
热度(65)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