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3

献上承诺的啪啪啪,精尽人亡_(:зゝ∠)_


————————————

前文  1 2

Chapter 3


费里德松开克罗里的领带,将双臂环上红发吸血鬼的后颈。克罗里看着银发吸血鬼嘴角略带恶意的微笑,心头涌起一阵熟悉的不详预感。下一秒,随着攀在颈上的手臂蓦地用力,克罗里与费里德的位置对调。红发吸血鬼的背脊狠狠撞上摆满点心杯碟的茶几,一半瓷器在动作间被扫下茶几,而另一半则在克罗里的身下碎裂,尖锐的碎片边缘隔着衣服扎进了他的后背。


接连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小洋房的客厅中,瓷器的碎片散落在几乎个个角落,克罗里感到还留有余温的红茶浸湿了他的衣服,混杂着他的血液。真是暴殄天物,他不禁想道,不过让克罗里觉得更加疑惑的是,费里德作为一个吸血鬼,为什么总会准备那么多他们都用不上的玩意儿,或许这也只能说对方就是个奇怪的家伙。


“唔……”克罗里发出一声呻吟,背上细碎的伤口并没有给吸血鬼迟钝的感官带来多少痛楚,但异物嵌入肉体的古怪触感依旧让他感到难耐。


费里德的手臂仍环在克罗里的脖颈间,银发吸血鬼屈起一条腿,跪坐上茶几。实木的家具承受着两个成年男子的重量发出一声“吱呀——”的呻吟,费里德毫不在意茶几上遍布的陶瓷碎片,血迹从他的膝盖与茶几表面接触的部分渗透在裤子的布料上,空气中弥漫着红茶的清香和血液的香甜。


“弄出这么大的声响可是会引来邻居的。”克罗里仰起头,索性将所有重量都倚靠在茶几上。随着说话的震动,瓷片在他的背脊摩擦,让红发吸血鬼略有些难受地挣扎了一下。


一只手掌按上克罗里的胸口阻止了他的动作,费里德俯下身咬上对方裸露在外的喉结——力道足以咬破克罗里的皮肤,却并未吸血,只是惩罚似的用尖牙在伤口上磨了磨。当然,当费里德微微退开时,伤口已经愈合。


“你刚才颤抖了一下,是以为我要吸血而兴奋了吗?”银发吸血鬼趴伏在克罗里的身上,饶有兴致地凝视对方的红眸,“还是说你更喜欢让邻居欣赏到你这个模样?啊~真是个变态。”


红发吸血鬼叹了一口气,任由费里德用尖利的指甲戳了戳自己的脸颊,“你会打扫的吧?”


“怎么可能?”银发吸血鬼的动作顿了顿,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居然还有那么一丝天真茫然的神韵,“打扫房间的当然是你啦~克罗里~”


“拜托你去找个女佣吧。”克罗里翻了个白眼,无力地说道。


“如果你不担心女佣向巡捕房通报这里发生了命案的话。”费里德笑眯眯地答道。


红发吸血鬼维持着仰躺的姿势,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周围。洒落一地的破碎瓷器加上深褐色的茶渍和血迹……他不得不趁认房内的惨状的确与凶案现场无异。但克罗里略微扬起唇角看向费里德,意有所指地说道:“我知道你不会让她这样做的。”


“可怕~真可怕~没想到平时总是装作善良牧师的克罗里,竟然脑中想着的都是这样残忍的事。哦,神啊,请宽恕他吧。”费里德凑到克罗里耳边低语道,胸口的震动隔着薄薄的几层衣物清晰地传到后者的身上。


虽然很想反驳牧师什么的也只是在费里德的设计下才安上的身份,但看着银发吸血鬼红眸中戏谑的光芒,克罗里只是再次长叹一口气,放弃似的说道:“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诶,这样可不行~”费里德失望地撅起嘴,更加用力地用指尖戳向红发吸血鬼的脸颊。随着一下几乎感觉不到的微痛,血液从被刺破的伤口流出。伤口一瞬即逝,银发吸血鬼收回手指,顺着血液流下的痕迹轻轻舔舐,抬起头轻笑着道,“克罗里你得更加主动一点才是。”


“哎,真是麻烦。”克罗里嘟囔了一句,猛地翻过身,反将费里德压在身下。实木的家具也无法承受吸血鬼的力量,在几声“吱呀”的哀鸣中轰然解体,让费里德连带着克罗里一起重重地砸向地面。


“啊哈~”费里德发出了声不知所谓的呻吟,脸上的妖艳的笑容却是更甚,鲜红的舌尖缓缓舔过嘴唇,仿佛是将要品尝到一场饕餮之宴般。


不再被重力压迫,本嵌进背脊的瓷器碎片被愈合的伤口推出体外,克罗里钳制住银发吸血鬼的双手将其高举过对方的头顶。茶几飞溅的木屑碎片擦过克罗里的脸颊,留下一道很快消失的红痕。更多的木刺扎入了费里德的身体,让银发吸血鬼的衣服上被血液所浸染。


看起来他们的衣服全都报废了,克罗里有些心不在焉地想道,但与费里德的交往让他早已放弃去计算金钱方面的损失。


“你不够专心哦,要给你惩罚。”费里德好似浑然不觉身下的狼藉,从红发吸血鬼的桎梏中挣脱开右手扯住克罗里低垂的领带迫使对方弯下腰,趴伏在自己身上。银发吸血鬼分开双唇,露出白色的尖厉牙齿,随即咬上克罗里的尖耳。耳朵上的肌肤异常敏感,对于吸血鬼麻木了的感官来说也是如此。克罗里因为刺痛和血液被吸食的强烈触感而震颤了一下,不自禁地愈加用力地捏紧对方的左腕,几乎将其折断。


然而耳廓显然不是吸食血液的最佳位置,费里德很快就放弃了艰难的进食,松开犬齿恋恋不舍地在还未来得及愈合的伤口上舔舐了一下。


“既然想吸血就吸吧,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克罗里挑了挑眉,侧过脖子,就差把它送到费里德嘴边。


“真是个没有情趣的男人。”费里德轻撇了一下嘴,随即再次露出蛊惑的微笑,“想办法用吸血以外的方法取悦我。”


果然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克罗里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看到我烦恼的样子不就很愉悦了吗?”


费里德维持着双手搭在克罗里后颈的姿势,略微偏过脑袋,银色的发丝散落在地面,配着他嘴角的笑容,隐约有几分可爱。可惜他出口的话语与他的表情完全不符,“诶,克罗里你发现了吗?所以快一点,不然我还要继续惩罚你哦。”


即使再被银发吸血鬼在耳朵上咬上几口也没什么关系,但克罗里相信对方一定能想出更多更加苛刻的惩罚内容,而顺着费里德的意是结束这一切的最快办法。


伸手将费里德散落的银发掖到耳后,注视着对方猩红色的双眼,回溯当初,他就是被这双艳丽的双眼所吸引,以至于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品味并不坏。闭上双眼,克罗里一手抚着费里德的脸颊,在对方冰冷的双唇上烙下一个吻。


这不算一个炽烈的吻,克罗里轻轻吮吸着费里德的唇瓣,并遵照对方的意愿小心不让自己的尖牙弄伤脆弱的皮肤——事实上他真的很想咬下去,一尝那美味的鲜血。


这时费里德却大笑起来,如果不是被克罗里压在身下,也许银发吸血鬼此时已经笑弯了腰。他松开揽着克罗里的右手,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在断续的笑声中说道:“天哪……你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是这么对待投怀送抱的少女的吗?哈哈哈,真是温柔,难怪能够俘获那么多女孩的芳心。”


克罗里微微挑起眉,耐心被费里德的笑声一点一点消磨殆尽,“看起来你已经没什么兴致了,那我是不是能够回去睡觉了?”说着红发吸血鬼打算起身。


后脑勺的一阵钝痛止住了克罗里的动作,微微侧过身,红发吸血鬼看见自己的发辫正被牢牢抓在费里德手中。他握上发辫稍稍用力,然而它被攒在银发吸血鬼的手中纹丝不动。费里德只是笑盈盈地注视着他,毫无放手的意图。


转身再次面对银发吸血鬼,克罗里长叹了一口气,“费里德,你究竟想要……”


传送门


下一章

01 Aug 2016
 
评论(4)
 
热度(98)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