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4

水了一大章但似乎主线没有什么推进……


————————————

前文  1 2 3

Chapter 4


“……第七位天使吹号,天上就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祂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在神面前,坐在自己宝座上的二十四位长老,就面伏于地敬拜神,说,今是昔是的主神,全能者阿,我们感谢你,因你仗着你的大能作王了。外邦发怒,你的忿怒也临到了,审判死人,和赏赐你的奴仆众申言者、和众圣徒、并敬畏你名的人,大的小的,以及败坏那些败坏地者的时候也到了。于是,神天上的殿开了,在祂殿中现出祂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和大雹……”


在学校的大礼堂中,克罗里念着《启示录》中的章节,低沉的语调好似催眠曲,台下的学生也的确昏昏沉沉。时不时可以看见孩子如同啄木鸟似的点着脑袋,勉力仍在倾听的学生也是一副随时都会睡过去的模样。


如今的人类真是越来越缺乏毅力,克罗里在心中暗念道,回想起曾几何时那个虔诚的自己,他不禁在嘴角扯出一个自嘲的笑。


维持着催眠的语调为今天的圣经课划上句点,克罗里看着坐在台下的学生一瞬间重新找回活力,如同逃离牢笼的小鸟飞一般地冲出大礼堂,红发吸血鬼合起圣经微微叹出一口气。克罗里很怀疑这样无趣的圣经课对于这群精力旺盛的孩子有多少作用,每周一次的授课简直像是浪费光阴,不过对于吸血鬼来说,也许时间是最不需要在意的东西。


“克罗里牧师,您的讲课还真是一如既往啊。”银发的吸血鬼,克罗里不得不披着牧师袍朗读圣经的元凶挂着一脸揶揄的笑容,大摇大摆地走到他的面前,“刚才看你笑了一下,该不会是想起曾经那个虔诚的自己了吧?”


被说中了,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克罗里没有把想法表露在脸上,只是皱起眉反问道:“我究竟还得在这里讲多久的经?”


“我说,克罗里,你就不考虑一下你的讲课方式吗?台下的孩子们都睡着了,你这样可会被人质疑你的业务水平的。”费里德伸出恼人的手指,轻戳了一下克罗里的胸口,嘴角的笑容扩得更大。


“到时候我就用拉丁语为他们念一段。”克罗里甩开了对方的手掌,回过身整理起讲台。


“克罗里牧师……”


一声迟疑的呼唤令红发吸血鬼抬起头,几个有些眼熟的男孩踌躇地站在大礼堂的一角,视线在他与费里德之间来回游移,就是他们曾向克罗里提起过有关“僵尸”的传闻。


“唔,别推我!”站在最前方的棕发男孩小小声地扭头抱怨道,“那个古怪的巴托里先生也在这里!”


克罗里抬起眼,戏谑地瞥向银发吸血鬼,显然正是后者让男孩们不敢太过靠近,而费里德却只是不甚在意地耸耸肩。


克罗里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不错,便主动询问道:“今天找我又有什么事?”


孩子们交换了几个不太确定的眼神,没有立即回答。


红发吸血鬼不由了然地轻笑道:“不用在意他。”


被克罗里称作“不用在意”的对象发出一声不置可否的轻哼。棕发男孩喉头鼓动了几下,对克罗里的信任似乎最终压倒了对于银发吸血鬼的畏怯,男孩仰起头鼓足勇气说道:“那个……昨天我们看见了!那个‘僵尸’就出现在我们宿舍的后面……”


“嗯,僵尸?”克罗里微微偏过脑袋,回忆起被一道电光劈成焦炭的怪物,嘴上却道,“会不会是你们看错了?”


男孩闻言不由焦急地摇了摇头,拔高了声音,“不是看错,那个僵尸……就在宿舍后面的小巷,咬住了一只野猫的脖子……”


“诶——你们确定那真的不只是个饥不择食的流浪汉?”费里德拖长了语调,坏心眼地质疑道。


“才不是!我们看得清清楚楚,那双血红的眼睛根本不是人类!”男孩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气鼓鼓地瞪向银发吸血鬼。


“红眼睛啊……”费里德促狭地勾起嘴角,若有所思地指了指红发的同伴,“是像克罗里牧师这样的红色眼睛吗?”


克罗里不由朝天翻了翻眼睛,向前一步将银发吸血鬼从男孩们身前挤开。他垂下眼,对上棕发男孩忐忑的视线,露出笑容,“别理他。这件事……”


“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吧。”费里德打断了克罗里的话语,从红发吸血鬼的肩头探出脑袋,笑眯眯地对孩子们说道,“放学后在宿舍门口等着,让我们一起去发现僵尸的地点调查一下。”


“诶……只有克罗里牧师不行吗?”金发的男孩垮着脸嘟囔道。


费里德微微侧首,挑起眼角瞥向红发吸血鬼,“哎呀,克罗里牧师真是受孩子们的欢迎,让我有点嫉妒啊。”


“只要你收起那些恶趣味,也会受孩子欢迎的。”克罗里挑眉坦然回视银发吸血鬼,当他收回视线时,映入视野的是男孩一张张如释重负的殷切脸庞。意识到失去了拒绝的时机,再次被费里德牵扯进了麻烦事情的克罗里不由长吐出一口气。


*


“我们要去哪里?”几个男孩跟在克罗里和费里德的身后,露出忐忑又茫然的神情。当然,他们询问的对象是红发吸血鬼,男孩们似乎把克罗里“无视费里德”的建议执行到了字面上。


银发吸血鬼却不以为意,甚至因为男孩抗拒的模样而一副更想要逗弄他们的模样。他垂下眼,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轻快地答道:“我们要去找一个很厉害的大姐姐,她可以帮忙杀掉僵尸。”


男孩们露出有些惊叹的神情,而克罗里却只想为费里德虚伪的和善语调打上一个寒战。他偏过头,斜睨了银发吸血鬼一眼,“嗯?你知道人家住哪?”


“我可不像你,在你睡觉的时候我可是在辛辛苦苦地调查情报。”费里德轻哼了一声,似乎不屑于克罗里的懒散。


费里德的好心情只会令克罗里涌起不好的预感,红发吸血鬼收回视线,不再深究,“诶~那就靠你带路了。”


银发吸血鬼领着众人沿着学校前的大路一路向南,大约三十多分钟后,一栋建在江畔的六层豪华建筑映入他们的眼帘。


“哇哦!”眼前的旅店似乎让男孩们暂时遗忘了僵尸的阴云,仰起头兴奋地嚷道,“这就是传说中远东最现代化的酒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克罗里略微惊讶地挑起眉,虽然从中国人少女的衣着打扮来看,便知道对方有较好的经济条件,但能够住在这样的酒店,那位少女显然远比他预想的要富裕得多。


“一张符纸五块大洋,果然很赚啊。”


“不只这样,那个驱魔师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一个女性能受到如此良好的教育,也只有家庭殷实才做得到。”费里德扭过头随意地对克罗里说道,随即收回视线朝接待台后的酒店员工露出微笑,“我们是来拜访304号房间顾小姐的。”


酒店的员工扫视了一眼费里德一行人,噙着营业性的笑容问道:“请问先生如何称呼?”


“嗯,”银发吸血鬼露出略微思索的神情,“就说是费里德·巴托里有生意上的事宜想与顾小姐相谈。”


“生意?”


“大概是消灭僵尸的生意吧?”


男孩们小声交换了几句疑惑的对话,抬起眼满是殷切地注视向接待台后的工作人员。


接待员的眼中只闪过一瞬的惊讶,随即拿起手边的话筒微微颌首,“好的,请稍等片刻。”他半捂着话筒与电话那头的顾小满低声交谈了几句后,抬首再次看向费里德,“先生,顾小姐说她很快就会下来见您。”


待电话挂断,克罗里凑到费里德耳边,轻声道:“连住几号房都知道,我能认为你连人家的家底都已经摸清了吗?”


费里德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这只是普通的收集情报。”


他们没有等待多久,随着电梯抵达的清脆提示音,顾小满的身影出现在诸人的视野中。与上次见面时相同,她仍旧身穿一袭修身旗袍,只不过颜色从浅青换做了淡粉。顾小满缓步走来,皮鞋与大理石的地面轻触发出“踱踱”的响声。


“哟,回头客,是想再买几张符纸吗?”少女站定脚步,轻笑着招呼道。


“嗯,那些符纸非常有效,请务必再多提供几张。”费里德勾起嘴角,微挑起眼角好似陷入满意的回忆中。只有克罗里知道银发吸血鬼口中的“有效”与少女所以为的肯定大相径庭。顿了顿,费里德向着男孩们的方向扬起手臂,继续说道,“不过,今天有事相谈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


“这些孩子是?”顾小满意外地扬起眉。


“我的学生们啊。我说过我是教师的。”费里德微微压低声音,“他们想找您谈谈,出现在学校宿舍后的‘僵尸’。”


*


“差不多该告诉我你的目的了吧?”克罗里用法语向费里德问道,“你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那些‘僵尸’,还是那个驱魔师手上能够对吸血鬼生效的武器?”


克罗里话语中提及的顾小满被几个好奇的男孩围在当中,面对孩子们层出不穷的古怪问题有些应接不暇,完全没有余裕顾及稍稍坠在身后的两只吸血鬼。


“诶?我没说过我只是来度假的吗?”费里德勾起嘴角,露出毫无说服力的惊讶表情。


红发吸血鬼微挑起眉,“别唬弄我了。前几天那还能解释为偶遇,但你连人家的住处都调查清楚了,就别说没有目的了。”


“嗯……我可能只是太无聊了,不小心撞到一个驱魔师,就忍不住想要接触一下嘛。”费里德沉吟了片刻答道。


显然仍旧是谎言,不比度假的说辞真上几分。克罗里继续道:“所谓的‘僵尸’如果就是这个国家对吸血鬼的称呼……你该不会把我扯进了什么党派斗争吧?”


费里德摊开双手,“我才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呢。”


“哦~”克罗里拖长了语调,抬起右手,将套在中指根部的戒指在银发吸血鬼的眼前晃了晃,“那这个呢?这枚戒指是不是也和你的‘乐子’有关系?”


银发吸血鬼探出手,截住了克罗里的手掌。用指尖摩挲了一下蓝宝石的戒面,费里德发出一声欣喜的惊呼:“哎呀,我都快忘了,你还戴着它呀!”


“所以说,不是你让我戴着的吗?”克罗里抽动了一下手臂未能挣脱。


银发吸血鬼正紧握着他的手掌,用一种充满兴味的眼神上下打量,不知是戒指本身还是克罗里仍戴着戒指的这个事实更令他感到有趣,“啊,啊!是啊,是我让你戴的!怎么样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


“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吧?这戒指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红发吸血鬼的视线在戒指独特的图案上扫了一眼——也许他应该去调查一下图案代表的含义?但下一秒,克罗里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事实上不管这戒指有什么特殊意义,他都不怎么感兴趣。摇了摇头,克罗里续道,“再说你从来都没有送过我什么礼物。”


“会吗?我可是无时不刻不想着你的啊~”费里德用空闲的那只手捂住胸口,随后地垂下头,像是把玩什么新奇的玩具似的继续翻弄克罗里的手掌,“不过你这么珍惜我给你的礼物,真是让我太欣慰了。”


知道自己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克罗里轻叹口气,使了点劲收回了胳膊。他抬起眼,这才发现顾小满和男孩们不知何时早已与他们拉开了距离,正站在前方的路口不耐地等待着克罗里与费里德。


“你们在干什么?”棕发男孩好奇地问道,视线在两人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手掌间徘徊。


费里德不甚在意地放下手臂,稍稍勾起嘴角,“这是大人之间的事,小孩子就不要问了。”


少女的脸上挂着难以解读的古怪表情,如同第一次见到两人一般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忍不住道:“你们……”她摇了摇头,似乎找不到什么确切的词汇,末了只是问道:“你们在自己的国家真的不会被烧死吗?”


克罗里有些意外地怔了怔,“嗯,其实现在已经不流行火刑了。”


“对,对,现在流行电击!”费里德在一旁带着笑意补充道。


少女的细眉几乎挑入了发际,她定定注视了两人许久,最终认输似的收回视线。当做克罗里与费里德不存在一般,垂首向一脸茫然的男孩们说道:“所以,这次是你们幸运,遇见僵尸还能毫发无损,但下一次就说不好了。僵尸都是群没有理智的怪物,只知道追寻血液,其中当然也包括人类的。”


“好可怕……”男孩们立刻忘却了先前两只吸血鬼的小小“表演”,惨白脸色后怕地倒吸一口气。


“这世上真的有吸血的怪物?简直就像传说中的吸血鬼一样。”费里德插话道,提及“吸血鬼”时恶趣味地扬起嘴角,猩红色的眼眸中闪烁着讥讽又兴味的光芒。他伸手循着额前、双肩的轨迹划了道十字,用浮夸的语调念念有词道,“主啊,请保佑我们吧,阿门。”


静默了片刻,少女抬起头干巴巴地说道:“我以为你是新教徒。”


“事实上我们是跨越了教派的‘友谊’。”费里德张开双臂,随即略微踮起脚,将一条胳膊搁在了克罗里的肩头,似乎想要显示自己宽广的胸襟。


因为银发吸血鬼的体重而身体一沉,克罗里微不可见地再次吐出一口气。反正对于少女来说他们已经足够可疑了,并不缺少这一点。


扯动了一下嘴角,少女低声道:“说不定对小孩而言,你比僵尸更危险。”


闻言轻笑了一声,克罗里侧首对上费里德的红眸,沉吟了一声:“嗯,我赞同。”


“诶~怎么这样?”银发吸血鬼一副遭到背叛的模样,嫌弃地松开架在克罗里肩头的手臂。抬眼向前望了望,费里德接道,“啊!快回到学校了,今天的郊游就到此结束,小孩子就乖乖地回家睡觉吧。”


“可是,‘僵尸’还没抓住呢。”男孩们嘟囔着抗议。


费里德将手掌按上棕发男孩的肩头,推着后者继续向学校的方向迈动脚步,“没关系,抓‘僵尸’一事就包在我们身上,这位驱魔师小姐一定会抓住那只徘徊在宿舍外的僵尸的吧?”说着,银发吸血鬼征询似的看向少女。


顾小满将双手环在胸前,不置可否地道:“我先声明,请我抓僵尸的费用是很贵的。”


“但是我也想去抓僵尸。”被费里德推搡着的棕发男孩扭过头抱怨道。


费里德却不为所动,“这可不行,你们作业写完了吗?不如我明天来一个法语的随堂测验?”


“恶魔!”男孩们齐齐发出惊恐的叫嚷,随后不约而同地缩起脖子不敢再有异议。


克罗里忍不住轻笑出声,费里德用考试威胁起男孩来倒是顺手,在这一点上意外的很有做老师的自觉——但也只有在这一点了。说到底,如果说银发吸血鬼跑来这座城市只是为了在一所小小的学校安安分分当外语课老师,克罗里说什么都不会相信。只不过费里德似乎仍不愿告知他自己的目的。


算了,克罗里放弃地想道,反正他也早习惯了费里德的捉弄。


见孩子们还有些不情不愿,费里德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银元塞进棕发男孩的手里,指了指传来叫卖声的方向,“去买点梨膏糖,乖乖回去吧。”


“这么多钱,真的可以吗?”男孩低头看了眼手心的银元,惊讶地长大了嘴。



弯起嘴角,银发吸血鬼拍了拍棕发男孩的脑袋,“多买些回去分给朋友们。”


“嗯!”有了零食的诱惑,男孩们再也顾不上什么“僵尸”,喜形于色地向街边的小贩跑去。


男孩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角落,少女收回视线意外道:“看不出你还挺喜欢小孩的嘛。”


“我一直都是很温柔的。”费里德为自己的辩解让克罗里发出一声嗤笑——比起温柔,他更愿意称其为诱拐孩子的变态。银发吸血鬼瞪了后者一眼,转而看向少女,“好了,顾小姐,既然孩子们回去了,我们也该干正事了吧?”


下一章

10 Aug 2016
 
评论(5)
 
热度(48)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