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7

前文  1 2 3 4 5 6


Chapter 7


清晨,上海,西童公学大门外


清晨的阳光拨开薄薄的云层,有些羞涩地投射在大地上,给还未苏醒的城市带来第一抹迷蒙的亮光。属于夜的寒气还未完全退去,裹着厚厚外套的清扫工依着每一天的例行路径缓缓前行,不停挥舞的扫帚擦过地面发出规律的“沙沙”响声。他长吐出一口气停下工作,抬手摸了摸额角微微渗出的汗珠,向后依靠向电线杆,稍作休憩。


忽然,胸口的心脏重重一坠,隐约而至的古怪感觉令他疑惑地扭头向四周看去。他扫过静谧的街道,清冷的模样与每一日清晨见到的情景别无二致,看不见一个行人。只有一只黑色的猫闲庭信步地走过空荡荡的街道,似是察觉到了注视的目光,它停下脚步,向着无礼的注视者发出一声嘲弄的轻叫,便一跃而起消失在了围墙后。松了一口气,男人一边嘲笑自己的多疑,一边执起扫帚打算继续自己的工作,甫一转身便对上一双空洞的漆黑眼睛。


“啊——!”


惊恐的尖叫划破清晨的安宁,男人一屁股坐到地上,哆嗦着身子仰头看向眼前可怖的景象。


那是一张因为恐惧而扭曲了的脸。


一个身着短褂的年轻男人被倒吊在了高耸的电线杆上,青白色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像被冻住了一般僵直着身体,早已断了生气。从被解开盘扣的领口下,两个突兀的血洞烙印在他的脖子上,却没有一地血液流出,好似男人的血已经被放干了。


“僵尸……是僵尸啊!”


*


“你看,她果然来了!”费里德一眼瞥到了在人群中挤过的高挑少女的身影,立即举高手招了招大声呼喊道,“这里!这里!”


克罗里借着身高的优势,轻而易举地从攒动的人群中分辨出了顾小满。少女抬眼与费里德对视了一瞬,却并未立即向着银发吸血鬼的方向前来。她蹙着眉观察了片刻窃窃私语的围观人群,视线越过他们落在巡捕房留下的警戒线上。


时已傍晚,本该是放学时分却不见从学校中涌出的学生,反而是学校门口被厚厚的人墙围了个水泄不通。除了巡捕与记者外,更多的是前来围观的居民,从老到少无一不在议论今日清晨发生的诡异事件。


“你听说了吗?是僵尸!”


“太可怕了,那个姓黄的混混就是被放干了血吊在那里的?”


少女抿了抿唇,眉间的皱褶愈加明显。她蓦地加快脚步向克罗里二人走来,人还未站定,问话便已先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挑起细眉,费里德依旧是一副万事不在心的模样。


少女面露不耐,扬声道:“当然是僵尸啦!”


“啊,那个啊,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费里德耸了耸肩,“该不会是昨天没收拾掉的残余分子吧?”说着,他还入戏地紧挨向克罗里,露出害怕的神色。


“怎么会这样……”少女自言自语喃喃了一句,抬首转而道,“把详细的情况告诉我。”


“嗯,其实我也没有亲眼看见,只是听见了些传言。”费里德做出回忆的模样,随即好似想起了可怕的东西般打了个激灵,“真是太可怕了,不仅吸干了那个人的血,还把他倒吊在电线杆上。究竟是什么僵尸会干出如此残忍的事?”


那个僵尸就是你吧?克罗里饶有兴致地看着银发吸血鬼的演出,嘴角不由自主浮现出的笑意让他显得与凶案现场格格不入。


幸而少女似乎并未注意到,她顺着费里德所指的方向朝悬挂尸体的高耸电线杆看去,“就是那里?”


银发吸血鬼用力地点了点头,“没错,据说尸体就被挂在最顶端。普通人根本做不到,果然是僵尸才能犯下的案子。”


克罗里忍住长叹一口气的冲动,人类的确做不到,因为那全都是他的杰作。三更半夜,背着一具尸体爬上细细的电线杆,一边留心着不能被人发现,一边还要忍受费里德站在地上“往左”“往右”的烦人指示,这样的事情克罗里可不想再经历。


少女闻言却立即摇了摇头,肯定地说道:“不,僵尸没有智慧,不可能会干出这样的事。”


“那就奇怪了,如果不是僵尸,那还会是什么人呢?”银发吸血鬼装模作样地沉吟起来。


“这……”顾小满哑然。


费里德蓦然在胸前击掌,“啪”的一声清响让少女与红发吸血鬼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费里德弯起嘴角,露出一贯的轻浮笑容说道:“在这里干想也没用。今天我们不是要来查案的吗?走走走,这就开始吧~”


*


费里德当先推开了公学对面的书店大门,微侧过身子微笑着为顾小满让出通过的空间。他抬起眼,与跟随在少女身后的克罗里对上视线,嘴角勾起一个促狭的弧度。在后者反应过来之前,银发吸血鬼已经蓦地松开了支着门的手掌,任由书店大门朝着克罗里的脸庞直直撞去。


克罗里叹了口气,探手止住门板,甚至提不起气力抱怨。“我以为我们是要查案的,为什么来这里?”一边说着,红发吸血鬼一边好奇地打量了几眼围绕在四周的书架,中文、英文、日文三种语言的书籍有规律地摆放在其上。尽管书店距离公学和他们的宅邸只有几步之遥,但这还是克罗里第一次走进这里。


“这就是为了查案。”费里德没有回头,向书店老板用日语打了一句招呼。


书店老板是个大约40岁左右的日本人,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向他们恭敬地鞠了一躬,在注意到克罗里的打扮时,又用略带口音的英语向他招呼道:“主内平安。”


书店老板似乎也是个新教徒,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的十字架,克罗里也装模作样地回答道:“上帝与你同在。”


少女则略带惊讶地瞥了费里德一眼说道:“没想到你还会说日语。”


银发吸血鬼但笑不语,片刻后转而对书店老板续道:“你这里有过去三个月的报纸吗?”


书店老板怔了怔,“有是有,但这是我私藏的,并不用于出售。”


“那借我们几天如何?对了,如果有近来出版的怪谈杂志什么的,我也一起买下,什么都可以。”费里德噙着笑意说道。


书店老板显然是个热心人,略微思索了片刻便答应了银发吸血鬼的要求。他转过身,弯腰在柜台后面摸索了会儿,回过身时,一大叠报纸伴随着一声闷响被搁在了台面上。与它们一起摆放在几人面前的还有几本杂志,封面无一不是用怪异的笔法勾画出狰狞扭曲的怪物,怎么看都透露出不可信的气息。


费里德伸手翻阅了几下报纸,抬起头轻笑道:“谢谢,您真是帮我了我们大忙了。”


*


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克罗里“嘎达嘎达”地摇着身下的座椅,打了一个呵欠。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力量直击了他屁股下的椅腿,在实木发出一声“吱呀”悲鸣的同时,克罗里连着椅子一同砸在了地板上。


克罗里有些茫然地摸了摸磕到了墙壁的额头,抬起头时正看见费里德施施然地收回行凶的脚。


“睡够了吗?我这里可是看了三个月份的报纸。”银发吸血鬼扯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不带笑意的笑容。


克罗里眨眨眼睛,这才注意到费里德身后的窗外,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了下来。站起身,他凑到对方的身边,越过银发吸血鬼的肩头瞥了眼摊满了桌面的中文报刊,无辜地说道:“没办法,我看不懂中文。话说你们查出什么线索了吗?”


“只有一些零星的报道,没有什么详细内容,看来只能一点一点地去排查了。”少女说着,疲惫地吐出一口气。


“我把能够找到的与僵尸有关的事件地点都在地图上做了标识。”费里德拿出一张标画了红色圆点的地图,在另外两人的眼前摊开。


“这是我们在的地方。”费里德用笔在有几个零星红点的地方画了一个圈。


克罗里走到桌侧,发现比起画圈之处,在他们东南方向约四五公里靠近流经市区的大河处才是红点最为密集的地方,“诶,我还以为这里就是僵尸的巢穴,没想到他们还有别的据点。”


“其实这其中应该有不少捕风捉影的报道,不过都聚集在这一带,的确不寻常。”站在桌子另一头的少女凝视着地图喃喃道,“或许我们遇到的那些个僵尸不过是流落出来的几个而已。”


“其实除了这个之外,我还找到另外一个有趣的东西。”随着话音落下,银发吸血鬼从一大堆报纸中抽出一张,摆放到了桌面最上方。他用手指轻点向一张简陋的画像,兴致勃勃地抬起头看向克罗里,似乎在期待后者的回答。


克罗里探过脑袋,虽然看不懂文字,但他大概能够猜出那是一道两个多月前的通缉令,而画像上的男子正是巡捕房追捕的嫌犯。将图画似的汉字上上下下琢磨了数遍,红发吸血鬼终于放弃似的收回视线,对费里德道:“好吧,有趣的东西是?”


银发吸血鬼闻言瞪大了眼睛,一副受到了伤害的模样不可置信道:“你居然不记得了吗?昨天他还嗷嗷叫着追赶了我很久呢!”


嗷嗷叫着追赶?难道是僵尸?经过费里德的提醒,克罗里才隐约想起画像中的这个脸庞。尽管比眼前的画像狰狞了许多,但吸血鬼的记忆力还是让他轻易辨认出了对方。


“有趣的是这个男人应该在一个月前就被逮捕,关进了监狱,然后因为突发疾病就死在了监狱里。”费里德轻点着另一张报纸,饶有兴致地补充道。


顾小满闻言蹙起眉,“死了?那我们见到的那个是……”


“可能是他死后变成了僵尸,也有可能是他变成了僵尸从监狱里逃了出来。”银发吸血鬼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片刻后又道,“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了。他被送进的监狱就在这里。”话音落下,费里德用手指在地图上轻轻敲击了两下。


克罗里不由地挑起眉——费里德所指之处正是红点最为密集区域的中心。


下一章

03 Sep 2016
 
评论(4)
 
热度(59)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