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8

前文  1 2 3 4 5 6 7


Chapter 8


位于浦江北岸的这所监狱据说是远东规模最大的一所监狱,森严的守卫将克罗里一行人拒之门外——毕竟没有哪所监狱会向几个来历不明的人敞开大门,说“请进”。


瞥了一眼费里德手中的地图,周围一带都被密密麻麻的红点所覆盖,克罗里记得他们到达这里一路上所经的多是普通的民居,包围着监狱的高墙连成片状,说起来总有些怪异的感觉。


“既然这样,就从附近开始调查吧。”费里德的一声令下后,他们转将目标投向了民居之中。民居的布局颇为局促,建筑物之间狭窄的距离让克罗里觉得居住在对门的两人只要伸出手便能碰到一般。穿梭在拥挤的弄堂中,随处都可以看见在屋外或是挑菜,或是晒衣,又或是玩乐的当地人,而后者在见到奇怪的洋人加上中国少女的组合后无一不露出怀疑的神情。


费里德说着“顾小姐,现在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刻了”,便将少女推出了队伍。任由少女操着完全无法理解的方言,询问着有关僵尸的线索。


克罗里看着少女在询问完又一个附近的住户后再一次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谢谢,打搅了。”少女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向后退开一步。


“仍旧没有收获?”费里德等候在不远处明知故问道。


少女抬眼瞥向银发吸血鬼,有些疲惫又有些不耐地微微蹙起眉,“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跟来。”


费里德似乎没有看见少女对自己的排斥,弯起嘴角答道:“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也许能帮上忙呢。”


“哈,”少女毫不客气地嗤笑了一声,“是吗?但我觉得你们显眼的装扮只会给调查带来妨碍。”


克罗里顺着少女的视线打量了一下费里德与自己,前者身上的衣着是银发吸血鬼一贯的精致奢华,而克罗里自己则仍旧是一身牧师打扮。红发吸血鬼不得不承认,少女说的有几分道理,至少他与费里德同这逼仄的弄堂格格不入。


银发吸血鬼却只是不以为意地露出淡淡笑容,片刻后转而问道:“对了,您在找人吗?二十岁出头、中等身材、长相清秀的男性?”


顾小满闻言怔了怔,随即急切地追问:“你见过?”


费里德嘴角的笑容愈甚,轻点了一下眼角,施施然答道:“不,我只是眼神比较好。”说着,他的视线若有所指地瞥向少女紧攥起的手心。


少女下意识地松开手指,那里赫然躺着一张照片。虽然照片因少女一时激动下的攥握有些皱起,但仍能看出其上的两位主人公,其中一位正是费里德方才所描述的青年,而另一位则是顾小满本人。照片上两人神态亲密,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他和您有什么关系?”费里德的脸上难掩好奇,兴致勃勃地自顾自猜测道,“你们的相貌有些相似,难道是兄妹?”


少女没有作答,但神色让克罗里觉得对方是默认了。


同样察觉到自己猜对的费里德兴致勃勃地追问道:“诶~果然是兄妹啊~难道他失踪了?在这里询问,该不会他的失踪和僵尸也有关系吧?”


少女只是垂首注视着相片,片刻后才涩然开口:“我来上海就是为了找寻我哥的下落。”


“啊,还真是兄妹情深呢~”费里德夸张地捂住胸口叹道,随即又道,“不过我能够理解您焦急的心情,毕竟我也有一位珍视的兄弟。”


“你也有兄弟?”少女微挑起眉,询问的语调说不清有几分出于疑惑,有几分是在讥讽。


“当然,而且您也认识。”说着银发吸血鬼亲昵地挽住克罗里的手臂,将后者拖至自己身旁,仰起脸轻笑着问道,“对吧,我亲爱的弟弟?”


“别开玩笑了,你们甚至都不姓一个姓。”少女怔愣了一瞬,随即脸上浮现被戏耍的恼怒。


克罗里哭笑不得地对上费里德的视线,按照吸血鬼的认知来看,他们的确算是“血亲兄弟”,但在普通人看来,这他和费里德之间毫无“兄弟”该有的相似之处。无奈地翻了翻眼睛,克罗里在银发吸血鬼期待的注视中,只得模棱两可地答道:“唔,算是吧。”


“姓氏什么的,这说来话长。”得到克罗里的回应,费里德愈加兴致勃勃,扬声向少女续道,“但您务必要相信,我们可是真真正正血脉相连的兄弟啊!”


目光将信将疑地在两人间徘徊了片刻,少女最终喃喃道:“或许变态的部分有那么点像。”


“可别把我和他相提并论。”克罗里甩开银发吸血鬼,整了整衣襟,觉得有必要为自己正名。


费里德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手臂,用称得上“娇嗔”的做作声音,拖长了语调调笑道:“克罗里真是的,又害羞了。”


“秀恩爱就到此为之吧。”少女不耐地朝天翻翻眼睛,露出略微作呕的神色。她扭过头,不再搭理克罗里两人,转而说道,“刚才的老妇人告诉我马路对面有不少洋人聚居,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


克罗里环抱着双臂,抬眼望向不远处的一栋三层楼建筑,乍眼看去它似乎与周围的房屋没有什么太大区别。青砖筑起的墙上用红色砖块铺就成条条横线,而从正面可以看见的外廊更是当地典型的建筑风格。然而挂在门廊正中的大卫盾昭示了其独特之处——这是一处犹太教的会堂。


今天恰巧是星期六,犹太教所定的安息日,附近几乎所有的犹太教徒都齐聚在了会堂。克罗里与费里德站在犹太社区的入口处,遥遥望着顾小满借机询问从会堂走出的犹太人,不难发现那张印有她兄长的照片依旧被揣在手中,让克罗里觉得比起僵尸事件,或许寻找兄长对少女而言更为重要。


“啊~真是深厚的手足情谊,我都被感动了。”


克罗里闻声侧过头,正看见费里德抹去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红发吸血鬼对此只是轻轻勾动唇角,发出一个嘲弄的单音节,“哈。”


“这哼声倒是让我不知所措了,你难道是觉得你不见了我不会来找你?”银发吸血鬼挑起眉,似乎在挑战克罗里是否敢于质疑。见后者没有回答,费里德又将手掌捂在胸前,咏叹调似的补充道,“我心爱的弟弟,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救你于水火之中的。”


“别说笑了。还有,可以别再叫我弟弟了吗?”几乎能够感到鸡皮疙瘩因为对方做作的腔调离自己而去,克罗里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


费里德却紧追而上,甚至松开捂在自己胸口的手掌,转而轻按在红发吸血鬼的胸前,戏谑地问道:“哎呀,克罗里,你是害羞了吗?真可爱。”


握住费里德的手掌,将其从自己胸口挪开,然而克罗里却并未松开对方,只是微微扬起嘴角道:“不,只是觉得有点恶心。”


“你这话真是太伤我的心了,难道你不相信我对你的兄弟之情吗?”费里德再次向红发吸血鬼的方向逼近一步,两人的身体几乎因此紧贴在一起。他仰起头对上克罗里的双眼,妖异的红瞳中盛着戏弄的笑意。


这样的对话曾在两人间重复过无数次,就好像什么只有两人知晓的特殊仪式。这一次,克罗里也如同之前的无数次那样,侧首做出略微思索的模样,随后答道:“嗯……毕竟我是强行被你变成兄弟的。”


“这不就对了吗?你可是我等了那么久才找到的弟弟啊。”费里德笑道。


克罗里叹了口气,半是玩笑地回道:“会被你看上真是我的不幸啊。”


“克罗里,你又不诚实了,明明我们是这么的相爱~”从红发吸血鬼的指间抽回自己的手掌,费里德将其向前者的脸颊探出,然而指间还未触及克罗里,便被一道女声打断。


“哦,天啊,你们就不能干些正事吗?”少女不知何时结束了询问走到了两人身旁,将双手环抱在胸前,不耐地向天翻了翻眼睛。


“我们这不是不方便吗?”施施然地收回悬在半空的手掌,费里德轻瞥了一眼红发吸血鬼的牧师制服,不甚在意地耸耸肩,“你看克罗里的打扮,我怕我们上前问话只会被人赶出去。”


“我觉得你们举止暧昧更可能被赶出去。”少女几乎从话语间满溢而出的讥诮让克罗里忍不住轻笑出声。


费里德向红发吸血鬼投去不满的一瞥,似乎在指责后者的失礼。随即他将视线落回少女身上,问道:“所以,有结果了吗?”


黯然浮现在少女的眉间,她微垂下眼摇了摇头,“没有。”


“所以僵尸的行踪和你那个为了追缉僵尸而失踪的哥哥一样毫无线索咯?”


少女猛地抬起头,直直瞪视向银发吸血鬼,“你怎么知道我的哥哥是怎么失踪的?难道……”


“可别想多了,这只是简单的推理。”赶在少女将质疑说出口前,费里德解释道,“干你们这行的大多是家族事业,所以你的兄长与你一样从事消灭僵尸的工作的可能性很大。而你,千里迢迢地来到上海追寻僵尸的踪迹,还在僵尸的出没地寻找可能见过你兄长的目击证人。由此看来,你兄长的失踪多半和僵尸事件有关,不是吗?”


少女咬住了下唇,再次低垂下视线,虽然没有作答,但表情足以告诉另外两人问题的答案。


越来越多的人从犹太会堂走出,四散于附近的民居内。天色已经暗沉,本就对调查僵尸兴致缺缺的克罗里伸了个懒腰,“既然没有收获,那我们就回去吧。”


“嗯~也不算是没有收获。”费里德指了指方才从他们身前经过的男孩笑道,“那个孩子,他刚才在跟他的妈妈说‘我有见过那个照片上的哥哥’哦。”


下一章

13 Sep 2016
 
评论(2)
 
热度(50)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