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9

前文  1 2 3 4 5 6 7 8


Chapter 9


枯燥又催眠的例行圣经课结束后,克罗里捧起沉甸甸的经书,走回办公室。红发吸血鬼在距离自己书桌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一封信件孤零零地摆放在整洁的桌面。克罗里四处张望了片刻,办公室内的其他人似乎都在专注于自己的工作,没有人留神到他这里的状况。 


将手里的圣经放下,克罗里好奇地拿起桌上的信件。白色的菱形信封背面用红蜡小心翼翼地封上了,而封蜡的中央刻印着一个略显复杂的图案——一个字母G被圆规与直角尺包围,熟悉的图样让克罗里下意识地摸索了一下手指上的戒指,意外地挑起眉。


随意撕扯开信封,克罗里发现内中只有一张薄薄的折起的信纸,展开信纸,一句用英文书写的简短语句印在信纸的中央——


“你知道的太多,将会付出代价。”


“嗯~”克罗里的嘴角泛起了笑容,将信件收入上衣内侧的口袋中。他顺手掏出怀表扫了眼时间,确认了此时费里德没有课程安排后,思索了一瞬向门外走去。


*


黄昏的斜阳自半掩起的窗户射入静谧的音乐教室,映出钢琴长凳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费里德紧握着怀中男孩的双臂,犹如猛兽钳制猎物。金色的余晖映射在吸血鬼银色的长发上,讽刺地为这悖德的一幕添上犹如宗教画一般的圣洁光晕。不知过了多久,费里德餍足地将尖齿从男孩细嫩的脖颈上挪开,发出一声轻叹,来不及掩去的血色自他微启的唇齿间一闪而过。


倚在门框上,克罗里如同欣赏画作一般没有做声,从男孩脖子上淌下的血液让他不禁吞了吞唾液。


这时费里德抬起头,弯起被鲜血染红的薄唇,用轻薄的语气说道:“哟~这不是克罗里吗?怎么想起在这时候找我了?”


“你可真是让我一通好找,没想到居然躲在这里。”从门框上直起身,克罗里向银发吸血鬼走进几步,视线瞥过蜷缩在对方怀里一动不动的小小身影,轻笑着道,“就不怕被其他人发现吗?”


“约翰,你先回去吧,改天我再教你下一曲。”仿若没有听见克罗里的问话,费里德对身前的男孩弯起嘴角,“这是我们的秘密对吗?”


男孩点了点头,飞快地瞥了克罗里一眼,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般,捂着脖子慌忙地离开了教室。


待男孩蹒跚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克罗里关上音乐教室的大门,将目光注视在费里德的身上,“你对那孩子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那孩子想成为一个音乐家,但可惜他的家庭担负不起学习音乐的费用,所以善良的我便给了那孩子一个机会。”银发吸血鬼说着微微眯起眼睛,好似在回味着什么,猩红眼瞳中闪耀的邪恶光芒与他自己口中乐于助人的大善人形象毫无相似之处,“血只是微不足道的学费。啊~充斥着梦想的甜蜜血液真是太美味了,让我不禁期待起梦想破灭之时,那又会是怎样的珍馐呢?”


“你真是变态。”克罗里玩味地总结道。


费里德置若罔闻,愉快地轻哼了几声不知名的曲调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然后呢?克罗里你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


对方的恶劣本性,克罗里早有体会。红发吸血鬼摇了摇头,将方才收到的信件摊开在费里德的面前,“关于这个,想必你知道些什么吧?”


银发吸血鬼蹙起眉,伸手扯住信件,随即犹如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般兴致勃勃地拔高了音量:“这难道是恐吓信?难道克罗里你是害怕了,所以才来寻求我的保护的吗?”


“别装糊涂了,这封漆上的纹章与你给我的戒指上的一模一样。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差不多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吧?”克罗里叹了口气,任由费里德将信纸夺走,将双手环在胸前瞪视向对方。


银发吸血鬼将信纸翻来覆去察看了数遍,确认其上只有这一句短短的话语后失望地垮下肩。随着克罗里的话音落下,费里德才似刚刚意识到他的话语一般惊醒过来,露出受伤的神色回望向红发吸血鬼,“你难道在怀疑是我写信威胁你吗?讨厌,我才不会做这种事呢!”


“你前科累累,让我不得不怀疑你。”克罗里挑起眉,嘴角却不由浮起笑意。


“你这话真是让我伤心不已啊。”自琴凳上站起身,费里德凑近一步,将手掌暧昧地按上克罗里的胸口。


克罗里反手握住银发吸血鬼不甚安分的手指,“欺骗了我这么久,不觉得应该付出点代价吗?”他手下略微施力,若是普通人早已忍受不住,但费里德却面色如常,甚至嘴角愈加上扬。


“那你想怎么做呢?”银发吸血鬼偏过头,饶有兴致地反问。


克罗里笑而不语,侧首袭向费里德裸露的脖颈,在隐隐浮现青紫色的血管的地方,将自己的尖牙狠狠的插入进去。

 

“唔!”费里德发出猝不及防的闷哼,未被擒住的左手猛地按上钢琴琴键,发出“铛——”的巨大声响。萦绕的余音吞没了自喉间溢出的呻吟,费里德噙着笑意,在喘息间艰难道,“现在……你也不怕被发现吗?”


克罗里没有余暇回应费里德的调笑,醇厚的血液在他的舌尖流淌而过,好似最甜蜜的甘露流入吸血鬼永远无法满足的欲望沟壑。费里德的手掌不只何时挣开了红发吸血鬼的钳制,握上了克罗里的胳膊,纤长的手指几乎深深嵌入后者的血肉,在牧师服上留下褶痕,加诸在指下的力道不知是因抗拒还是想要渴求更多——按照克罗里对对方的了解,多半的可能是后者。


恰到好处地停下吸血,克罗里带着报复成功的快意松开了费里德的脖子,静静地看着对方依靠在钢琴上,细细地喘息。失血让费里德本就白皙的皮肤变得更加惨白,从颈脖留下的血痕分外醒目,克罗里舔尽嘴角的鲜血,凑近对方耳边轻声问道:“现在你愿意说了吗?”


“你真是越来越像出没在附近的连续杀人犯了……”


费里德懒洋洋地轻笑着 ,未完的话语被门口的巨响淹没。音乐室的大门毫无征兆地被从外推快,显露出门后身着制服的男人们,在他们后面还有在学校任职的教师与保安。


“怎么了……”克罗里转过身,还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身边之人便擦着他向门外的人群飞奔而去。


“他!就是他!他想要吸我的血!”费里德一扫先前的慵懒,凄厉尖叫着紧攀住门外的巡捕。


克罗里怔怔地眨了眨,如果不是被指控的对象正是自己的话,也许还有余裕赞扬几声费里德精湛的演技。


“果然是这样吗?你就是近来一连串吸血杀人事件的凶手!”迎上费里德的巡捕却丝毫没有露出怀疑的神色,他紧握住手中的枪支,将枪口稳稳对准红发吸血鬼,“克罗里·尤斯福德,你被逮捕了。”


下一章

22 Sep 2016
 
评论(5)
 
热度(47)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