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10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Chapter 10


克罗里仰躺在坚硬的单人床上,漫无目的地注视着灰暗的天花板,半晌后无奈地吐出一口气。几天前还在监狱附近调查“僵尸”的他没想到这么快便又回到了这里,而且还是以囚犯的身份。不知道费里德在背后耍了什么手段,跳过了应有的审讯拘禁,克罗里被径直送进了监狱的牢房。


红发吸血鬼再次叹了口气,他早就该猜到费里德不可能满足于过家家似的侦探游戏,而克罗里也自几百年前起就习惯了成为对方无聊时候的消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乐意被诬陷入狱。更讽刺的是,杀死那个男人的分明是一脸惊慌失措模样扑向巡捕求救的某个银发吸血鬼。


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中,让红发吸血鬼抽动了一下鼻子。不知道是哪间牢房里的笨蛋又耐不住寂寞地斗殴起来,鲜血的芳香如同一簇火苗,点燃了克罗里本能的欲望——多亏费里德送给他的大礼,他已经整整一天没有进食了,饥渴刺激着吸血鬼的神经,在脑海中叫嚣着催促他遵循欲望。而监狱多人关押一间的构造,更是像将一头狮子与它的猎物用同一只铁笼围困。


虽然越狱对克罗里而言轻而易举,但对费里德企图的好奇之心压倒了嗜血的欲望,让他忍耐住了将监狱变为餐厅的冲动。只是忍耐终有时限,三天,最多三天,吸血鬼需要每三天进一次食,克罗里并不想为了费里德的一时兴起变成丑陋的鬼,如果费里德不想让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的话,就在他被饥饿冲昏头脑前有所表示吧。


克罗里疲惫地合起眼睛,他有预感这会是漫长的三天,也许他该给自己找点打发时间的乐趣。思及此,红发吸血鬼坐起身,向狱友的方向投去视线,然而这微小的动作却换来对方近乎抽泣的恐惧低吟。


克罗里看着狱友们犹如遇见恶徒的无助少女似的龟缩在墙角,一副努力装作自己不存在的模样无奈地挑起眉。他只是在对方打算教教他“规矩”的时候,反过来稍稍“教导”了对方一番,没想到就被当作了洪水猛兽。


人类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克罗里叹了口气,收起一条腿,将脚下的床板踩得“吱呀”作响。


——果然是漫长的三天啊。


*


——还有三小时。


克罗里在心中做着无声的倒数,百无聊赖地凝视着墙角的一片污渍,直到几声常人难以听见的轻响落在牢房的门外。红发吸血鬼却恍若未闻,继续将研究难题似的专注视线投注在斑驳的墙面上。


“克罗里~起床的时间到了~”


克罗里干脆闭上双眼,没有理睬那个熟悉的恼人声音。


清脆的“咔嚓”声响起,牢房坚固的铁门就这样从外面被打开。克罗里知道来者没有钥匙,而铁门在对方眼中如同泥塑。费里德踏着轻松的步伐向克罗里走进,后者可以感到对方凝视着自己的视线,“克罗里~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着。”


然而克罗里仍就不想理睬对方。


“嗯?”银发吸血鬼的脚步顿了顿,视线从克罗里的身上挪开,转向了牢房的另一边,“没想到你居然还有那么多‘室友’,亏我还担心你寂寞,匆匆赶来呢~”


克罗里终于坐起身,顺着费里德的视线看去。狱友中的一人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此时正瞠目瞪视着被扯开的牢门和站立在夜色中的银发吸血鬼。随着费里德向他走来,后者愈发惊恐地颤栗起来,似乎想要呼喊,但最终从噏动颤抖的双唇间吐出的只是不成语句的气音。


“你想说什么?抱歉,我没听清。”费里德挑起眉,向着男人的方向凑近了几步,下一秒一抹微笑浮现在吸血鬼的嘴角,他以常人难以看清的速度挥动手臂,随意地道,“不过算了。”


鲜血自男人的脖颈喷洒而出,甚至染红了其他狱友的脸庞和囚衣。在剩余几人惊醒之前,费里德的手臂放下再挥起,在每个人的脖间留下相似的伤口。


“啊啊~人类总是这么大惊小怪的,你说是不是?”费里德甩了甩沾满血迹的右手,朝克罗里走来,俯下身,在对方的尖耳边轻语道,“我说,克罗里,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啊!”


克罗里没有预警地袭击了费里德的脖子,从对方青色的血管中贪婪地吮吸的血液。三天没有进食的饥饿感已到达顶峰,而牢房中四溢的血腥味中彻底冲散了克罗里的理智——血液,他需要血液!吸血鬼冰冷但分外甘醇的血液流入口腔,却没能冲淡克罗里的饥渴,反而助长着他身体中的渴望。更多!更多!他需要更多!克罗里撕咬着费里德,调整着角度将尖牙狠狠地刺进对方脖颈的深处。血液充满了他的口腔,灌入他的咽喉,直到慢慢浇灭他如火焰般燃烧的欲望。


“啊……克罗里,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热情……真是让我受宠若惊……”费里德没有挣扎,甚至将手掌扶上克罗里的胳膊, 仰起脑袋好似在怂恿后者继续。


对血液的渴望终于平息,克罗里却不愿就这样收口。如同品尝佳酿一般又细细吸吮了几口,他才缓缓松开口,任由鲜血自对方仍未愈合的伤口中蜿蜒流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想这样把你吸干。”


费里德瘫软地靠在克罗里的怀中,噙着笑意回答道:“我相信你不是这么残忍的人。”


银发吸血鬼苍白的皮肤在夜色中好似泛着微光般醒目,让克罗里不由想起初见对方时一瞬间的惊艳,就如同一朵盛开在夜晚的鲜花,艳丽而娇弱。然而事实证明,克罗里的看法只正确了一般。“但你是,”将视线自费里德身上收回,克罗里踱至牢房门口,微微偏过头打量扭曲断裂的铁质栏杆,“你既然可以这么轻松地进来,为什么还要故弄玄虚把我弄进监狱?”


费里德上前几步,站到克罗里的侧后,无辜地问道:“你在说什么啊?你该不会以为我有那么无聊,存心把你弄进监狱?”


“你难道不总是那么无聊吗?”红发吸血鬼偏过头,对上费里德带笑的脸庞。


“我觉得你对我有很大的误解。”银发吸血鬼眨了眨眼睛。


克罗里不禁挑眉,“不是你把威胁信放在我的桌上,并通报了警察诬陷我是吸血‘僵尸’吗?”


“嗯~诬陷~”费里德玩味地咀嚼着“诬陷”一词,眼神飘忽了一瞬,“好吧,不管这是不是诬陷,威胁信与通报警察都不是我所为。”


“但封蜡的纹章与你给我的戒指上的纹章一模一样。”克罗里微微眯起眼睛,红眸落在银发吸血鬼的脸庞上,好似无声的质问。


“你是说这个吗?”费里德摊开手掌,克罗里那枚入狱时被没收了的戒指正静静躺在那里。对上克罗里的瞪视,费里德嘴角的笑意更深,“既然你这么想知道这是什么,那我们就快离开这里,开始探险吧~”


下一章

29 Sep 2016
 
评论(4)
 
热度(39)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