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11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Chapter 11


寂静的监狱走廊传来“滋滋”的吮吸声,银发吸血鬼贪婪地吸食着身着制服的男人的鲜血,直到男人的身体停止了抽搐,才悻悻地将尖牙从猎物的脖颈中退出。


看着来不及吞咽的腥红血液自银发吸血鬼的嘴角渗出滴落,克罗里挑起眉叹了口气,“你可真是不懂得低调这两个字。”


“还不是因为你吸了我的血吗?”费里德随意地抛开手中已经没了动静的身躯,扭过头向红发的同伴邪肆地勾起嘴角,“而且我听见了哦,你的欲望在身体中流动的声音。克罗里你真是难以满足的家伙啊~”


轻笑了一声跨过地上的尸体,克罗里对此只是半是抱怨半是戏谑地道:“也不知是拖了谁的福,让我挨了整整三天的饿。”


银发吸血鬼闻言做作地瞪大了眼睛,无辜地答道:“哎呀,都说了那可不是我干的,再说我不也用我自己补偿过你了吗?”


“嗯~如果你告诉我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我可以考虑原谅你。”克罗里不置可否地轻哼了一声,扫视了一眼四周——他们已经离开了关押犯人的囚室区域,此时正穿行在一条略显阴森的狭小走道。


“哼哼,不要~”费里德伸出一根手指,在克罗里的眼前晃了晃,随后顺势指向黑洞洞的走道尽头,“你看这一路上还有这么多看守,我们可以像逛庙会一样,一路吃着零食过去。”


像是为了印证银发吸血鬼的话语,隐约的脚步声自他所指的方向传入克罗里的耳中,让后者无奈地再叹一口气,明智地决定不再阻挠费里德享用“夜宵”。


不知何时,银发吸血鬼已经绕到了巡逻者的身后,捏住男人的脖子,将血管暴露在克罗里的视线内,“你不吃,我可就不客气了哟。”


透过皮肤克罗里可以看见血管的跳动,男人的惊恐加快了心脏的跳动,将新鲜的血液源源不断地送往全身。干渴的感觉再次袭来,克罗里舔了舔嘴唇,毫不客气地将尖牙刺入男人的脖子,享用着费里德送上的食物。


“这才是诚实的好孩子。”费里德发出满意的轻笑,一同咬上了男人的脖子。


*


克罗里四处打量了一下他们最终步入的这间狭小房间,挑起眉问道:“你绕了这么一大圈,就是为了带我来绞刑室吗?”


“怎么?残忍的杀人犯先生看见这些原本应该等着你的刑具,心中忐忑难安了吗?”费里德伸手抚上整齐缠在墙边的绞绳,抬起头向红发吸血鬼戏谑一笑。


真要心下难安,也得是眼前真正的凶手先忐忑,不是吗?尽管心中这样想着,克罗里却只是将双手环在胸前,用似笑非笑的神情注视着银发吸血鬼,因为他知晓出口的辩驳只会遭受对方嘲弄,而光论口才与诡辩,克罗里远不是费里德的对手。


“你说人类为什么能想出这么多杀死同伴的方法呢?”说着费里德把脑袋伸进了绳圈中,“只要这样,再扳下那边的杆子,犯人就会从脚下地板开裂的地方掉下去。铛铛~行刑完成~”


几乎在银发吸血鬼话音落下的瞬间,克罗里的手掌便已探上对方口中的竖杆。红发吸血鬼扬起唇角,毫不犹疑地将机括一扳到底。


“诶?!”费里德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脚下的踏板便蓦地分开,令吸血鬼的身躯被地心引力拖拽向下,绳索紧紧扣上他的脖间。


克罗里绕着地板上的空洞踱了小半圈,好整以暇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轻笑着叹道:“可惜对吸血鬼似乎还差了那么点。”


能使人类颈骨折断的刑罚却杀不死吸血鬼,费里德用一只手扯住脖间的绳圈,给自己空间,另一只攀上自己的后颈将折断的颈骨摆正。在“咔嚓”一声脆响后,银发吸血鬼瞪向行凶的同伴,眼中饱含幽怨,只是嘴角的笑意仍未退去,“克罗里,你好过分~”


“那我再过分一点好了。”说着,克罗里切断了吊着费里德的绳子。


在“砰”的一声钝响后,绞刑室中再也没了动静。


“喂,费里德,下面有什么呀?”克罗里走到洞口的边缘,低下头向洞内张望,黑漆漆的空间没有透入一丝光线,就连吸血鬼的视力都无法辨认银发吸血鬼的所在。


然而回答克罗里的只有从洞口吹来的轻轻风声。


是因为刚才的玩笑闹脾气了吗?克罗里叹了口气,向着洞口又迈出一步,“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


克罗里的尾音还未消散,一道白色的残影自黑暗中窜出,猛地探上红发吸血鬼的脚踝——那是一只手掌,纯白色的手套让它在夜色中好似泛着微光般醒目。还未等克罗里回过神,一股大力便将他向下拽去,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费里德调笑的话语:“想知道这里有什么,就自己来看啊~”


“咚——”


比刚才更巨大的一声钝响后,克罗里的脑袋重重地磕在了冰冷的水门汀地面上,还没来得及起身,另一个重物便压了上来,让他彻底动弹不得。吸血鬼的双眼很快适应了黑暗,克罗里不出所料地看见费里德跨坐在自己腰间,猩红的双眸透着丝丝寒意。


“我可爱的弟弟,你这是想违抗我了吗?”


克罗里试探地挪动了一下胳膊,却立即被费里德高按在头顶制住。嘴角噙着的笑意未变,红发吸血鬼用最真挚的神情凝视着身上的同伴,轻笑道:“我怎么敢呢?”


“哦?那你想用什么行动表示呢?”费里德眼角微挑,猩红的双眸好似挑战一般俯视着克罗里。


“嗯……”做出思考的模样,克罗里趁着对方不备挣脱出右手,顺势抚上费里德的脸颊,暧昧地低声反问,“你想要我怎么做呢?”


费里德闻言笑意更浓,俯下身将脑袋抵在克罗里的肩窝,用带着鼻音的挑逗语调轻吟道:“你懂的,满足我。”


克罗里无奈地扯动嘴角,叹了一口气,“哎,这可头痛了。”


----------------------------------------------------------

下一章肉,趁着走主线剧情前吃顿好的2333


下一章

05 Oct 2016
 
评论(5)
 
热度(54)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