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13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Chapter 13


“这身衣服太紧了。”克罗里不自在地动了动被裹在狱警制服中的胳膊。


托某人的福,他满是血迹的囚服已是衣不蔽体,只得脱下某个已变成食粮的狱警身上的衣物,套在了自己身上。亚洲人的尺寸对于克罗里来说果然过于勉强,绷紧了的布料好似第二层皮肤一样紧贴着他的身体,饶是如此袖口和裤腿依旧短了一大截,胸前的衣扣甚至无法完全扣起,露出了小半个胸膛。


费里德戏谑地瞥向红发吸血鬼,伸出手暧昧地拂过他的胸膛,勾起唇角笑道:“会吗?我觉得它比你之前那身无趣的牧师装适合多了。”


“别动手动脚的。”克罗里握住了费里德捣乱的手指,但语调中却泄出一丝笑意。


“哎呀,还真是无情。”费里德不以为意地收回手掌。


忽然,银发吸血鬼侧过头,露出凝神倾听的神色。克罗里意外地挑起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发问,费里德已迈开脚步向房间黑暗的一角走去。片刻后,银发吸血鬼停下脚步,嘴角浮现若有所思的微笑。


克罗里走到费里德的身边,随着靠近,他终于意识到是什么吸引了银发吸血鬼的注意——那是液体滴落的声音,“滴答滴答”微弱却规律,自他们的脚底传来。


“水滴声,是刚才的血吗?”漆黑的停尸房中,唯有克罗里和狱警们未干涸的血液在缓缓的流动,汇集到某处,滴落至更深的地下。追着水滴声,克罗里又走动了几步,“似乎声音就是从这儿传来的。”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费里德轻笑着问道,然而却没有给出答案,只是状似不经意地向地面踏出一脚。


“诶?”克罗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疑惑的轻呼,龟裂便自费里德的脚下蔓延开来,坚实的地面化作碎块,让红发吸血鬼瞬间被深渊吞没。


重重地摔落在碎石间,克罗里有些狼狈地撑起身子,恰好看见费里德轻巧地落在地面,向他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这是刚才的复仇吗?”克罗里掸去身上的灰尘,扫视四周,他们所在的是一条幽暗狭长的地道,不知延伸至何处,地底的深处阻隔了所有的光,就算是吸血鬼也无法看清前方的道路。


费里德但笑不语。


红发吸血鬼叹了口气,没有再深究,转而问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有这条密道吧?这就是你把我扔进监狱的目的?”


“你总是把我想象得无所不知,说实话,让我真有些受宠若惊。”银发吸血鬼捧住胸口,半真半假地感叹了一句,随后从口袋掏出一只打火机,用火光照亮周身的一小块地方,“走吧,让我们像话本里的主角一样踏上探险的道路~”


“哈,不知道这里有地道你带什么打火机?”克罗里摇了摇头,还是迈动脚步跟上了先行一步的费里德。


银发吸血鬼轻笑了一声,“有备无患嘛。”


借着打火机微弱的火光,克罗里终于看清了地道,与头顶现代化的监狱相同,地道显然也经过修整,只是积有厚厚的灰尘,似乎已经久未被使用。

 

“这里是做什么的?”收回打量的目光,克罗里对着费里德的背影问道。


银发吸血鬼没有回答,只是停下了脚步。克罗里越过对方的肩头看见一扇厚重的铁门横亘在两人的面前。


费里德回过头,打火机橘黄的火光为吸血鬼苍白的脸庞添上了些许暖色,“你猜,门后是什么?江洋大盗留存的宝藏?天外来客的秘密基地?”


“不用故作神秘了,把门打开不就知道了吗?”说着,克罗里伸手推开了面前的铁门。


如果他们是远赴重洋的淘金客那么必定会大失所望,铁门后既没有宝藏也没有秘密基地,只有空旷的房间迎接着他们的到来。不知被用作什么的房间似乎已被废弃,只有几张破烂的手术台以及尘封的桌椅留在那里。


费里德手持光源,绕着尘封已久的房间缓步走了一圈,发出若有所思的轻哼。


克罗里垂首看向摆放在房间中央的手术台,同房间内的其他事物一样手术台也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将这个冰冷的医用器材称得愈加寒气森森。只是与普通的手术台不同,克罗里眼前的床面上还加上了拘束用的皮带。用手指拨弄了一下有些陈旧的皮带,红发吸血鬼喃喃低语道:“我现在开始觉得这里也许是什么连续杀人狂的秘密巢穴了。”


“我们的连续杀人狂先生搞不好还是暗号解密的狂热爱好者。”


克罗里闻声挑起眉,银发吸血鬼正站墙边的办公桌前,借着火光翻阅桌上残留的文件。他探过脑袋,也许是走得匆忙,文件有些散乱,但其上复杂的暗号依旧清晰可辨。看着纸上熟悉的线条,克罗里的脸色蓦地变得古怪起来,“这是……”


“怎么,你认识这些暗号?”费里德问道。


克罗里的思绪在暗号的牵引下回到了久远的过去,“这是曾经圣殿骑士使用的密码。但这不可能,圣殿骑士早就覆灭了。”


“总会有漏网之鱼,”费里德微微挑起眉,意有所指地瞥向克罗里,“你不就站在这里吗?”


克罗里失笑地轻哼了一声,“别开玩笑了。”


费里德耸耸肩,转而问道:“所以你能读懂上面的内容?”


克罗里摇了摇头,“解读这些暗号需要另一张对照表。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一开始便知道这和圣殿骑士有关,所以才把我带到这里来的,不是吗?”


“啊哈~是这样吗?”面对克罗里质问的瞪视,费里德轻浮地弯起嘴角。


扯住银发吸血鬼的衣襟,克罗里逼近了一步,被瞒在鼓中的恼怒在他的胸口酝酿,“别跟我装傻了,今天不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


后腰撞在办公桌发出一声闷响,费里德好似浑然不觉地笑容依旧,“哎呀,克罗里你好凶啊~真是吓到我了。”


“我不会吃你这套了。”克罗里攥着费里德衣襟的手指愈加用力。


“啊,你看这是什么?”银发吸血鬼忽的面露惊讶,做作地瞪大了眼睛看向克罗里身后的某处。


“回答我的问题!”


话音刚落,一阵电击般的酥麻从克罗里的额头直窜身体各处,熟悉的感觉与视界中黄色的符纸让他立即知道了其原因。


在克罗里的身体软倒的瞬间,费里德已从前者的身下脱出,站在桌边似笑非笑地看着红发吸血鬼。


愤愤地扯下额头的符纸,克罗里质问道:“你竟然还藏着那玩意儿?”


将手指凑到克罗里的鼻尖摇了摇,费里德愉快地纠正道:“这是我刚才才得手的,就在这张办公桌内。”


“什么?”红发吸血鬼怔了怔,看着手中的符纸面露怀疑。


费里德自顾自地继续道:“圣殿骑士、中国道士,你说这起僵尸事件还会有多少人牵扯进其中呢?”


下一章

22 Oct 2016
 
评论(5)
 
热度(40)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