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

费里德生贺,依旧无节操啪啪啪一发完~万圣节主题!

以下正文——


“咔嚓、咔嚓”的轻响有规律地在房中响起,费里德噙着微笑向声音的来源走去。



客厅地板的正中央,红发吸血鬼正背对费里德席地而坐。克罗里的周围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南瓜,有些刻上了眼睛和嘴巴,有些还未开始动工。



停下脚步,费里德饶有兴致地挑眉问道:“克罗里,你在干什么啊?”



“就像你看到的,刻万圣节南瓜。”说着,红发吸血鬼半举起手中的南瓜,将其对准光源,似乎在检查方才的那刀切割得是否平整。



走到克罗里的身后,费里德半弯下腰将脑袋凑到对方的肩头,轻笑道:“哦~刻南瓜啊~没想到克罗里你这么期待万圣节啊~”



“不是你让我刻南瓜的吗?”克罗里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独眼“杰克”套在了费里德脑袋上。



“诶?!是这样吗?”扶着脑袋上的南瓜直起身,费里德装作茫然的样子轻点了一下南瓜灯的下颚,配上独眼“杰克”狰狞的笑意,只剩下让人忍俊不禁的违和感。



“是这样!真是的,这就是一个月来你把我差遣来差遣去的结果。”



克罗里看向他们现在的居所,宽敞的客厅已装点满万圣夜主题的装饰,房间一侧的落地玻璃窗也应景地被笼上了黑纱,连卧室中他们的棺材也被装点上了几只逼真的乌鸦模型。幽暗的烛光下各式展翅的蝙蝠和骷髅的形象给房间平添了一股诡异的气息,只是满地的笑脸南瓜让人觉得这里一定住着一个童心未泯的家伙。



“东京市中心的高层公寓,吸血鬼住在这种地方真的好吗?”



费里德却只是笑着脱下南瓜灯扔回克罗里的怀中,催促后者站起身:“不要再磨磨蹭蹭的了,还有一整个夜晚在等着我们呢~”



克罗里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让怀中的独眼“杰克”同地板上的其他兄弟作伴。他顺着银发吸血鬼的意站立起来,抖落了身上的南瓜细屑,“我们这要去哪里?”



“当然是万圣节派对啦~”顿了顿,费里德上下扫视了克罗里那一身T恤加牛仔裤的打扮,嫌弃地蹙了蹙眉,“啊,对了,出门之前你得换一身衣服。”



*



“为什么要特地乘地铁呢?”克罗里矮着脑袋,小心不让自己撞上上方的行李架。



红发吸血鬼脱下了日常的衣着,换上了一身中世纪的服饰,黑漆漆的大斗篷将他大部分的身体遮盖起来。如果是平日,克罗里看上去一定显眼又可疑,而在万圣夜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挤在地铁狭小空间里的乘客几乎一半都如他一般做着奇装异服的打扮,红发吸血鬼也便泯然于众人了。 



“在这样的节日开车的话,只会被堵在道路上。”费里德侧首看了克罗里一眼答道。银发吸血鬼的打扮与克罗里相似,也是中世纪时期的风格,只不过比起克罗里充满了可疑气息的大斗篷,费里德身着的是更类似贵族的华服和小礼帽。



列车慢慢地驶入终点站,车门一经开启,乘客们便一拥而下,而克罗里与费里德也随波逐流的走下站台。看了一眼悬挂在前方巨大的站名标牌,被人群推搡着往前走的克罗里又重重地叹了口气,“但为什么要特地跑去涩谷呢?万圣节派对到处都有不是吗?”



“那可不一样,”费里德向着红发吸血鬼不甚赞同地摇了摇手指,“谁让这里是万圣节人类最爱来的地方呢?”



费里德和克罗里一起走出车站,一向繁忙的十字路口此时此刻更是人声鼎沸。八公犬的雕塑前一群“丧尸”正聚在一起聊天;绿色的列车前,几个“白衣女鬼”嬉笑着走过。车站前的广场此时已被妖魔鬼怪们占领,涩谷的街头呈现一派光怪陆离的景象,就好像来到了某个不同次元的异世界。



“是我多心了吗?总觉得你对万圣节特别热心。”收回视线,克罗里转而看向费里德,探究的目光在同伴的脸庞上打了个转。



“是你多心了,”敷衍地答了一句,银发吸血鬼扯过克罗里的胳膊,朝喧闹的中心走去,“快,让我们也一起狂欢吧~”



从两人的身后传来几声物体在地面拖曳的声响,夹杂在时不时响起的兴奋尖叫中几乎难以察觉。克罗里扭过头,几个拖着棺材的“吸血鬼”从他们身旁擦身而过。



“不觉得很棒吗?”费里德的视线追随着远去的“吸血鬼”,轻笑着对身旁的人说道,“像我们这样的‘怪物’也能正大光明地走在路上。”



克罗里兴致缺缺地回应道:“也就一般般啦。”



红发吸血鬼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几个女孩身上,她们正低声窃语着什么,时不时向克罗里和费里德的方向瞥上一眼。终于,一个女孩越众而出,指了指手中的手机,有些腼腆地向两人问道:“Excuse me, would you mind taking a picture with us?”



“当然当然,这是我们的荣幸。”费里德用日语回答道,配以灿烂的笑容,然后用手肘捅了捅一旁的同伴,“对吧,克罗里?”



“是,是。”克罗里无奈地朝天看了一眼,话音还未落下便被费里德扯了过去。两个吸血鬼一左一右站在一群女孩中间,微仰起头朝自拍杆上的手机扯出笑容。



“三,二,一,cheers!”



“咔嚓”的快门声后,吸血鬼与人类和谐相处的影像被定格在了照片之中。女孩一边翻看着刚才拍下的照片,一边说道:“你们会说日语真是太好了!话说你们扮的是什么?”



“当然是吸血鬼啦。”费里德故意龇了龇牙,露出尖利的犬齿,随后戏谑地反问,“连我们扮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找我们合影吗?”



女孩之间响起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请求合影的女生将视线飞快地瞥向了克罗里,低下头羞涩地答道:“因为长得帅嘛。”



“诶~这样的话,要不要与我们去玩点属于吸血鬼的游戏呢?”费里德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暧昧又魅惑的浅笑。



*



克罗里俯下身,凑近怀中女孩的脖颈。女孩紧闭着双眼,脸颊泛起一层薄雾,微咬住的下唇透露了她忐忑又羞涩的心情。红发吸血鬼微微勾起嘴角,将自己的犬齿刺入眼前娇嫩的皮肤。



少女颤抖了一下,颊边的绯红愈加醒目,微张的口中溢出细碎的呻吟,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欢愉。克罗里贪婪地吸吮着甜美的血液,满溢而出的鲜红自他的唇角流下。



“好了。”费里德突然出声,伸手扯住克罗里的发辫,将后者从少女的脖间拉开。红发吸血鬼发出抗议的一声闷哼,松开女孩,扭过头瞪向同伴。



银发吸血鬼却好似全然未觉,微笑着向女孩问道:“怎么样,对我们的服务还满意吗?”



“啊……嗯,谢谢……”女孩捂着脖子,因失血而苍白的脸上却泛起一抹红晕,拉扯着同伴一起离开了小巷。



直到女孩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夜中,克罗里才开口道:“你竟然没有杀了她们?”



费里德看向红发吸血鬼,勾起嘴角。他向前跨出一步,张开双臂夸张地转了个圈,兴致勃勃地叹道:“因为这是万圣节啊~一个吸血鬼随意吸血的盛宴,如果每一天都是这样该多好?”



“如果每天都要挤在人类之中的话,还是饶过我吧。”克罗里叹了口气,迈步跟上对方,“为什么人类可以如此繁殖迅速呢?”



与小巷几步之隔的主干道上,通明的灯火几乎驱散了黑夜,兴奋的人群接踵摩肩,变装游行的参与者几乎占满了整个视野。



费里德注视着眼前的景象,愉快地轻哼了一声,“那么让我们换一个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吧~”



“哪里?”克罗里下意识地问道。



“那里。”费里德指向他们的头顶,夜色中闪着“109”字样的招牌。



*



“你说到百货商店的时候,我以为你指的是百货商店里面。”



看着费里德的衣摆被夜风吹起,克罗里无奈地长叹一声。他们此时正站立在“109大楼”招牌的霓虹灯上,脚下霓虹灯的红色光芒将费里德的银发也映得红彤彤一片。银发吸血鬼张开双臂,以一个对人类来说十分危险的姿势感受着拂过脸颊的凉风,轻叹着道:“你不喜欢这里吗?就好像全世界都匍匐在我们脚下一样。”



克罗里低下头,熙攘的涩谷隔着交错的霓虹灯支架映入他的眼中。他摇了摇头,轻笑了一声,“我觉得我们早就过了这种喜欢爬到高处的年龄了。”



闻言,费里德意味深长地喃喃自语道:“年龄吗?”



克罗里抬起头扫了眼银发吸血鬼的侧脸,又重新看向脚下,状似随意地说道:“啊,对了,生日快乐。”



“诶!诶诶诶诶——”费里德惊叫着扭头瞪向克罗里。



“用得着这么惊讶吗?”克罗里有些失笑。



费里德依旧瞪大着眼睛,如同打量陌生人一般上下扫视着红发吸血鬼,“没想到克罗里你竟然会记得我的生日,明明上次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几十年前了。”



“我们又不是总是在一起,再说了几十年对我们二年不也是转瞬即逝吗?”克罗里挑起眉,嘴角无法抑制地扬起一个戏谑的弧度,“看你这么热心地准备万圣节,我就觉得其中有鬼了。”



没有得到费里德的回音,克罗里转头向前者,却发现银发吸血鬼摊开手掌伸向自己。



“这是什么意思?”



“礼物。”费里德将摊开的手掌向克罗里的跟前凑了凑。



“哈……”克罗里低头瞪着费里德的掌心,一副仍旧不解的模样蹙起眉。



“我的生日礼物,”费里德声音中掺上了一丝不满,收回讨要礼物的手掌,转而戳向克罗里的胸口,“你既然都记得我的生日了,不会没帮我准备生日礼物吧?”



“礼物啊,”克罗里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在费里德期待的注视下缓缓道,“我送给过你了,但是你扔掉了。 ”



“啊哈~你该不会说的是那个南瓜吧?”疑惑只在费里德的眼中浮现一瞬,银发吸血鬼随即便了然地换上了笑容,只是这灿烂笑容背后却隐藏着淡淡杀机,“你还不想这么快被我拧下脑袋吧?”



克罗里急忙投降似的举起双手,“等一下,等一下!我想起来了,我还准备了另一个礼物。”说着他在自己的斗篷里摸索了片刻,掏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纸盒。



“看不出你的斗篷里还挺能藏东西的嘛。”接过礼物,费里德眼中闪烁着好奇,将纸盒放到耳边晃了晃,问道,“那是什么?”



“自己打开看看。”



费里德闻言挑眉,但还是依言撕开包装纸。随着纸盒被打开,盒中的物品便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中,一对白色的猫耳和一根毛茸茸的同色猫尾,甚至还有一个带着铃铛的猫项圈——显然这是一套猫咪主题的Cosplay情趣道具。



“克罗里,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沉默了半晌,费里德终于叹道。



“怎么样?满意我的这份礼物吗?”克罗里轻笑起来,“比起下面的群魔乱舞,这才像是真正的万圣节,不是吗?”



费里德拿起那根栩栩如生的猫尾,按下与之配套的遥控器后,猫尾发出电动机的嗡嗡响声在半空扭动起来。银发吸血鬼勾起唇角,“嗯,但我记得中世纪时万圣夜的动物装扮并没有这么色情。”



“差不多就行。”克罗里则取出了仍躺在纸盒中的猫耳——那大概是参照着某种长毛猫制作的,耳朵尖尖上还有一撮脊毛——将它戴到了银发吸血鬼的头顶,随后满意地点点头,“我觉得这很适合你。”



“看来下次你生日的时候,我得帮你准备一副狗耳、狗尾巴和狗项圈。”费里德虽然面露嫌色地探手摸了摸头顶多出的部件,却没有真的将其取下,“怎么样?好看吗?”



摸着下巴打量了片刻,克罗里戏谑地轻笑道:“你就像一只整天不知在想什么的任性野猫,让人捉摸不透。”



费里德用手指勾起猫项圈,故意晃动了几下让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那你想把我圈养起来吗?”



“求之不得。”接过被费里德把玩的项圈,克罗里踩着钢筋支架向银发吸血鬼走近几步。费里德噙着笑意的红眸斜睨向他,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克罗里动作。



红发吸血鬼向前倾过身子,将打开的猫项圈套上费里德的脖间,铃铛随着他的动作晃动不止,“铃铃”的清响仿佛拥有魔力一般穿透属于节日的喧嚣。扣上项圈,克罗里擦着对方的银发直起身,对上近在咫尺的戏谑红眸。



费里德的双手反勾上克罗里的脖子,带着“铃铃”的清响声,在后者的耳边暧昧地轻语道:“你现在把我俘虏了,接下来还想做什么?”



持在费里德手中的假猫尾在克罗里的背后晃动着,蓬松的毛发扫过红发吸血鬼的后颈带起一阵麻痒,让他无奈地笑道:“当然是听从你这只猫大爷所有的要求啦。”



“那就满足我。”


点我吃肉

31 Oct 2016
 
评论(3)
 
热度(75)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