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14

这篇文章好久没更新了,于是送上长长的一更——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Chapter 14



穿过一道狭窄的暗门,两个吸血鬼便离开了密室,重新回到了地面之上。克罗里微微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身处的陌生房间让他有些迟疑地问道:“这里……是医院?”



“没错,”费里德欢快地答了一句,推开房门露出医院内部的全貌。时至深夜,医院中只有零星的值班人员,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两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嗯~这里是巡捕房医院,以就医的名义将犯人骗去人体试验,还真是毫无创新的手法。”



走出医院的大门,克罗里发现他们方才所在的监狱与医院仅有一条街之隔。在深深的夜色中,高墙看起来就连吸血鬼都觉得有些阴森恐怖,而且等到了明天监狱中的血案曝光之后,那又是另一幅地狱般的光景吧。然而作为始作俑者之一,他的这番感叹似乎充斥着讽刺的含义。



毫无障碍地跨出医院大门,微凉的风吹拂过克罗里的脸颊,好似还隐约裹夹着来自监狱的血腥气。与犹太人聚集的会馆擦身而过时,红发吸血鬼下意识地偏首看了一眼——说起来,这里的犹太人曾提起见过那个中国人少女的哥哥,想来密室中的符纸的确是他所留下的吧。



费里德好似猜出了克罗里的想法,半侧过身,噙着微笑用烦恼的语气道:“怎么办呢?要不要告诉那个一心寻找哥哥的孩子,她的哥哥也许与秘密人体实验有关呢?”



“不要告诉我你没有从一开始就想到这点,”克罗里对此只是露出怀疑的神色,“不然你也不会热心地主动帮忙吧?”



“嗯,是这样吗?”费里德轻浮地笑着,捂住心口续道,“我可是真心实意为她感到遗憾。”



克罗里发出一声轻哼,随即在寒风中瑟缩了一下身子,尽管对于吸血鬼来说,这个举动更多只是作秀,“比起这个,能让我们快点回家吗?我觉得我需要换一身衣服。”



费里德做出惊讶的神色,嘴角不自觉地泄出戏谑的笑意,“你还想要回家?你可是现在全上海最穷凶极恶的通缉犯!”



克罗里挑起眉,“那与我这个通缉犯在一起的你又是什么呢?”



对上红发吸血鬼带着挑战意味的视线,费里德立即换上了一副惊慌失措的做作表情,在寂静的街道上扬声道:“哎呀,我可是被杀人凶手劫持的无辜受害者~啊啊~谁来救救我!”



“你好烦。”克罗里叹了口气,忍住了想要捂住耳朵的冲动,“那我们现在去哪?”



费里德侧过头,噙着笑意的红眸中流转着克罗里看不透的心思,“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找当事人吧~”



*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顾小满眨了眨眼睛,眼中的惺忪睡意转瞬被警觉与讶异所替代。仍身着睡意的少女微微眯起眼睛,审视着两个不速之客道:“半夜三更闯入淑女的房间你们究竟在想什么?话说回来,你们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嗯~这是商业机密。”费里德将食指抵在脸颊边做了个思索的神情,随后笑道,“比起这个,我们可是发现了重要的线索,这才马不停蹄地赶来告诉你的。”



将双手环在胸前,少女丝毫没有因费里德的话语而有所松懈,不如说显得更加怀疑与戒备。“但我听说僵尸吸血案的凶手已被抓住,是个未透露姓名的洋人……”她顿了顿,紧蹙着眉质问道,“该不会那说的就是你们吧?”



“准确的来说是‘你’。”费里德笑眯眯地纠正道。对此,克罗里只能叹了口气。



“你的这身打扮……”少女的视线在克罗里沾着血迹的狱警制服上打了个转,“难道你是越狱出来的?”



“啊哈哈……”克罗里苦笑了两声,找不到任何可以辩驳的话语。



“啪”的一声轻响让僵硬对望的克罗里和少女向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费里德将双手击合在胸前,微笑着道:“僵尸吸血案的凶手回头再说,比起这个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兄长的事。”



少女闻声怔愣了一瞬,随即迫不及待地反问道:“你说什么?!”



费里德见状嘴角的笑意更浓,拖长了语调慢悠悠地回道:“别激动嘛,听我慢慢说来。嗯,从哪里开始说好呢~”



“别卖关子了,你到底得到了什么情报。”少女追问道,如果不是仍残存着理智,也许已经几步上前揪住银发吸血鬼的领子逼问起来了。



“你看这是什么?”



克罗里朝费里德看去,银发吸血鬼的手里正拿着他们在密室发现的符纸,他完全没有留意到对方何时把它收入了怀中。



似是为了逗弄少女,费里德故意拿着符纸晃了晃。顾小满对银发吸血鬼戏谑的笑容视若未见,走上一步一把夺下符纸,在手里翻看了片刻,道:“这是哥哥的符纸,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哇,好可怕~”费里德一边轻浮地笑着,一边向克罗里的身后躲了躲,慢条斯理地继续道,“你这样向我大吼,我可是会害怕的;一害怕我就容易忘事。”



少女露出忍耐的神色,稍稍退开一步,深吸一口气缓缓重复道:“请你告诉我,你是在哪里发现我哥哥的符纸的?”



“这样就对了嘛~在说明这张符咒之前,我们得先把前因后果整理一遍才行。”费里德露出满意的笑容,踱着步子从克罗里身后走出,“首先此次事件的起因是发生在上海这片区域的僵尸吸血案,当然这可能只是一起偶然的怪物袭击人的事件,但如果不是的话,那拿起事件的背后一定有其幕后黑手以及目的。而我们的突破口就在于那个应该已死的犯人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僵尸一事。”



“这些我已经听过了,不用再重复一遍了。”少女摇了摇头,不耐地打断了费里德的话语。



这一次,银发吸血鬼没有因少女的失礼而停下话头,只是笑着继续道:“啊,是吗?那就让我们快点进入你感兴趣的部分。”



“自监狱而来的‘僵尸’,监狱底下不为人知的密室,还有在密室中发现的你兄长的符纸。”费里德轻点了一下少女手中的纸张,“再加上你的兄长本就是追踪着‘僵尸’的踪迹而来……”



少女用力地摇了摇头,“你该不会想说我的哥哥就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别开玩笑了,我们家可是代代相传消灭僵尸的道术世家,怎么可能与参与了僵尸吸血的案件?”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说你的哥哥肯定有牵扯进这个案子而已。”费里德不紧不慢地道。



少女捏着符纸的手指微微泛白,但她仍咬着牙根一字一句坚持道:“只是一张符咒而已,这说明不了什么。”



“但是监狱附近的犹太人似乎有见到过你哥哥。”克罗里回忆着道。



少女茫然地怔了怔,随即醒悟过来,愤怒地质问:“难道是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费里德摊开手,不为所动地缓缓道:“那时候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只是一句曾经见到过你兄长的话,并不能告诉你他现在在哪里,只会让你徒添烦恼。感谢我吧。”



少女紧咬住下唇,深色的眼眸裹夹着怒火狠狠瞪向悠闲的吸血鬼,“那你现在不也没有其他线索了吗?到头来你只找到了一张符咒,你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了吗?又或者你知道我哥哥现在在哪里吗?”



“我想我有点头绪了。”直到少女的声音渐渐消散在空中,费里德才又施施然地开口,“我找到的线索可不仅于此,还有这个。”



费里德从口袋里掏出的是他与克罗里一起在密室中发现的文件,上面杂乱地写着一些难以读懂的字符。



“这是什么?”少女蹙起眉。



“圣殿骑士的密码。”



“圣殿骑士又是什么?”



费里德勾起唇角,用眼角的余光戏谑地轻瞥向克罗里,随后重新对上少女询问的视线,解释道:“中世纪欧洲天主教的军事修士会,曾在几次讨伐异教徒的十字军东征中扬名,却在十四世纪被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而覆灭了。”



少女的眉间蹙得更紧,“所以这和现在的事件有什么关系?”



“听我说完嘛,”费里德抱怨地拖长了语调,“虽然圣殿骑士团覆灭了,但是圣殿骑士们并没有全部死去,他们其中的一部分幸存者来到了与欧洲大陆相隔海峡的英格兰岛,在那里将圣殿骑士团传承了下去。”



尽管曾是圣殿骑士团的一员,但这些骑士团覆灭之后的事情,克罗里还是第一次听闻。意外地挑起眉,他半是惊讶半是质疑地问道:“那是真的吗?我可从来没听说过。”



“这可是很有名的故事,你应该多关心关心这个世界。”费里德不满地斜睨了克罗里一眼,“刚才说到哪里了?啊,对那些幸存的圣殿骑士最后以另一个面貌出现在了历史的舞台上,就是这个。”



说着,费里德举起了克罗里的右手,将他戴在中指上的戒指示于少女的面前,“共济会,这个分布于各地的兄弟会继承了圣殿骑士团的遗志,怀揣着对上帝的敬爱,在这片远东的土地上,也继续着他们驱逐恶魔的理想。”



少女摇了摇头,打断了费里德的话语:“等等,我还是没有搞懂你说的这些与僵尸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是想说那个什么‘共济会’就是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



事实上克罗里也同少女有一样的疑问。他垂下眼,看向手指上的戒指——所以,这戒指属于由圣殿骑士的幸存者创立的“共济会”吗?强硬地让克罗里戴上,倒的确有几分像费里德的恶趣味。但真的会如此简单吗?



而费里德接下去的话语也肯定了克罗里的怀疑。



“我本来也不怎么确定的,所以我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费里德勾起嘴角,“这枚戒指是共济会的高位者才能拥有的东西,试想一下如果这里的共济会组织瞒着本土偷偷进行着什么人体试验时,他们发现一个从本土来的高阶会员来到这里会有怎样的反应?一定会恐慌的吧。所以他们先小心翼翼地试探对方是否是有所知而来,当发现那个人正在调查僵尸吸血案,并且找到了关键地点的监狱又会怎么样?”



“你是说……”少女似乎想到了什么。



费里德点了点头,“没错,他们将僵尸吸血的罪名安在了那个人身上,关进了监狱,恐怕是想用同样的手法把那个碍事的家伙也变成僵尸吧。”



看起来这就是克罗里被这么迅速地投入监狱的原因了,共济会以为他是本土派来的监察者,并且已经发现了他们违规试验的蛛丝马迹。对此,克罗里感叹着道:“原来真的不是你陷害我吗?”



“我都说过好多次了,”费里德夸张地摊开手,“都怪克罗里你不肯相信我啊~”



克罗里闻言轻笑起来,“但我怎么记得当时你高喊着我要吸你的血,然后跑了出去呢?”



“啊,我只是已经意识到你被陷害,想要明哲保身罢了。”费里德笑得毫无负罪感,“不然谁来救你呢,我亲爱的弟弟?”



少女不耐地轻“啧”了一声,“打情骂俏可以稍后再说,我的哥哥呢?”



“既然你兄长的符纸和共济会的暗号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想必这两者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吧?”费里德将视线移回到少女身上,“我们俩已经暴露了身份,恐怕再出面只会打草惊蛇,所以接下来寻找你兄长的重任就要交给你了。”


下一章

21 Nov 2016
 
评论(3)
 
热度(51)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