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Finale

灵光一闪想到的小片段,其实这样也是HE吧~


——————

锋利的剑刃刺入克罗里的胸膛,红发吸血鬼讶异地瞪大了眼睛,低下头看向正中胸口的凛然凶器。疼痛只是一瞬,很快便被一股冰冷的寒意所替代,吸血鬼不再流动的血液顺着剑身缓缓滴落,沾染上了紧握着剑柄的戴着手套的右手。右手的主人微微抬眼,对上克罗里震惊的视线,妖艳的脸庞上依旧噙着熟悉的轻浮笑容。



“费里德……你……”



银发吸血鬼只是笑意更浓,用随意的口吻轻笑道:“抱歉,克罗里,弄痛你了?”



“啊,也不是……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解释一下吗?”克罗里呛咳出一口鲜血,手指下意识地握上穿透了自己胸膛的剑。对于吸血鬼而言,这样的伤势本应不值一提,然而如果刺穿胸口的凶刃是鬼咒武器的话便全然不同了。克罗里甚至能够感受到吸血鬼早已死气沉沉的生机随着血液一点一滴流淌出体外。



费里德微微偏过头,似乎在斟酌如何回答,“嗯~简单来说,这是我计划的关键一步,我需要你为我而死。”



“哈……”克罗里发出虚弱的笑声,不知是不是伤势的缘故,脑海中渐渐笼上了一层迟钝的白雾,“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嗯,启动终结的炽天使,需要拥有最初的吸血鬼‘米迦尔’因子的血,而你就是我的米迦尔。”费里德探出手,略带着湿意的手掌轻抚过克罗里的脸庞,后者可以感受到属于自己的血液在脸颊流下一道濡湿的痕迹。



“‘米迦尔’,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个名字……不是那天在图书馆,而是更早……更久远的过去……”身体越来越感到无力,埋藏在久远过去的记忆却在这一刻灵光乍现般浮现在脑海,克罗里喃喃道,“啊啊,那个时候我似乎也是这样濒死的模样……”



费里德饶有兴致地挑起眉,“你想起来了?”



是的,他想起来了。在克罗里仍是人类的时候,在他仍信仰着上帝,并为此而战的时候,他在异国土地上遭遇了褐肤的吸血鬼。人类的力量在对方的面前是如此渺小,正当克罗里接受了自己死亡的命运,即将失去意识之时,他曾听见一个声音。声音的主人称呼克罗里为“米迦尔”,劝阻了褐肤的吸血鬼杀死他的举动。



如果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费里德……“那时候是你救了我?”克罗里问道。



“嗯。”费里德微笑着承认了。



克罗里扯动了一下嘴角,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荒谬又无谓,“就是为了在现在杀了我?”



“没错。”费里德再一次笑着应下。



“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有趣的事要在最有趣的时候暴露,才能更显它的有趣啊。”



克罗里看着费里德与初见时相差无二的轻浮笑容,忽然忍不住轻笑起来,“哈哈,原来杀了我,是这么这么有趣的事啊。”



“当然啦,为了这一天,我可苦心计划了八百年。”费里德收回手掌,片刻后又蓦地欺身凑近,近到几乎能够触到对方鼻尖的距离凝视着克罗里的双眼,“恨我吗?”



“我恨了你八百年了……”克罗里低声喃喃,尽管也许他已经早已忘记了憎恨是这样的感情,“这条被你强加了八百年的生命,你想拿去……就拿去吧。”



身体无力地渐渐软倒,这样虚弱的感觉有几百年没有感受过了?脑海中闪过各种无关紧要的杂乱思绪,克罗里不由自主地顺着刺入胸膛的剑身向前倾倒,半依靠在费里德的肩头。



银发吸血鬼发出一声轻笑,不知是为了即将成功的计划还是为了此时克罗里的无力。他蓦地后退一步,手中使力抽出了深深埋入克罗里血肉的利刃。



鲜红色的血珠飞洒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坠落地面,地上随即闪耀起古怪的白光。



克罗里顺着费里德的力道踉跄着倒退了两步,跌倒在地。他仰躺在地上,勉力支撑起脑袋扫向身旁类似魔法阵的白色光芒。



“然后……这是什么?”



耳边响起了费里德长靴踩在地面上的清脆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回荡在他耳边后戛然而止。随即费里德的脸出现在克罗里模糊的视界之中,他依旧笑得轻浮,轻浮得摸不着边际,然后那同样轻得仿佛云中的声音传到了克罗里的耳中。“终结的炽天使会消灭地上所有的吸血鬼,当然也包括我。这片大地上被神所遗弃的、连死亡都无法做到的悲哀生物就这样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你不觉得这是件很棒的事吗?”



“嗯……听起来不坏。”克罗里轻笑道,尽管虚弱的声音已近乎气声。



费里德愈加弯下身子,那双猩红的眼眸一如将克罗里转变为吸血鬼的那晚,闪烁着将人引诱向地狱的邪魅光芒。勾起唇角,银发吸血鬼用只有两人能够听见的低语,呢喃着问道:“现在,你的眼中还只剩下我吗?”



“啊啊……”自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起,他便注定被这个名为“费里德”的吸血鬼所吸引。就算他的人生被对方搅得天翻地覆,甚至从一开始就被算计直至死亡,他也无法,或者说不愿从对方的身边逃离。



“啊哈~我真高兴~这样我才能安安心心地与其他的吸血鬼一同走上末路。”闻言,费里德嘴角的笑容更甚,指尖隔着手套轻轻地摩挲过红发吸血鬼的侧脸,“所以你先一步永远地沉睡吧,克罗里。”



“所以我该说……晚安吗?”



轻笑着合起眼睛,在视野被黑暗所笼罩的同时,克罗里听见费里德含笑的答话:“我们马上会再相见的,上帝会指引我们的。”



——哈哈,上帝?克罗里牵动了一下唇角,然而已无法嗤笑出声,沉重的黑暗如同潮水,将他冲刷入逐渐降临的虚无。



——上帝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存在于此的只有一个恶劣的银发吸血鬼。



FIN



费里德:怎么样?怎么样?这个故事作为克罗里你的结局不觉得很棒吗?

克罗里:……你真的就是这么打算的吧?


26 Nov 2016
 
评论(5)
 
热度(68)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