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Hell's Kitchen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费里德·巴托里的烹饪教室。今天让我来教大家怎么做出一个奶油生日蛋糕。”



“观众?哪里有观众?”克罗里挑起眉,左右张望了一下,这个被打扫得焕然一新的废弃厨房中,空空荡荡地只站着他与费里德两人。费里德脖子上套着一条粉色的围裙,俨然像是个烹饪节目的主持人。



“那边的,闭嘴,不要影响我做直播。”费里德向克罗里射来一把眼刀,又很快转回视线,笑容满面地对着不远处的摄像机镜头说道,“刚才说到哪里了?啊~对了,做生日蛋糕。一年一度的生日是极为重要的,为了庆祝这重~要的生日,让我们一起动手吧~”



费里德侧首看向克罗里,似乎希望后者接过话头。克罗里略微做出思索的神情,随后轻瞥向亮着录制红灯的黑色摄像机,微微勾起唇角问道:“现在还有能够直播的电视台吗?而且,你确定那架老古董还能正常运行?”



“克罗里——”银发吸血鬼噙着微笑瞪视向对方,拖长的语调中泄出一丝威胁之意,“作为今天烹饪教室的主角,能不能请你配合一些呢?”



克罗里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诧异地反问:“主角?我?”



“当然啦,”费里德点点头,好似这样便回答了红发吸血鬼的所有疑问。他回过头,再一次看向摄像机镜头,在嘴角挂上营业性的标准微笑,兴致勃勃地继续道:“首先让我们看看制作奶油蛋糕需要的材料,低筋面粉30克、蛋白2个、蛋黄2个、无盐黄油12克、白砂糖、糖浆、淡奶油100毫升、香草精少许,以及草莓、蓝莓、蔓越莓、薄荷适量。”



克罗里应声看向两人面前的桌面,费里德不知从哪儿翻找出了一堆透明的碗碟,将之前所提及的食材按照末世前烹饪节目的风格摆放在了其中。低头摆弄着五花八门的食材,克罗里半是赞叹半是疑惑地道:“这些食材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费里德似乎真的很认真地在完成烹饪节目的录制,对于克罗里的问题甚至连一个眼神也未施舍,只是一边比划着一边道:“作为准备,面粉已经筛好,黄油已经隔热水融化,鸡蛋也放回了常温中。接下来的第一步,把蛋白放入碗中将50克白砂糖分2~3次,一边加入,一边用打蛋器搅拌,直到打出的蛋白霜从打蛋器上慢慢滴下的地步为止。”



费里德蓦地停下话语,用催促的眼神看向克罗里,“我刚才说的话没有听到吗?快动手啊。”



红发吸血鬼茫然地向对方眨了眨眼,有些迟疑地答道:“嗯……让我来?”



费里德肯定地点了点头,似乎在反问“这不是很自然吗”。



克罗里愈加迷惑,干笑了两声道:“可是,我从你把准备材料念到一半的时候起,就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啊。”



“那就好好听我说的,学着做啊。”费里德嘴角的笑容更深,猩红的瞳眸中闪过危险的光芒,“还是说你不愿意?”



这个表情显然是在告诉他承认不愿意就会受到残酷的对待啊。克罗里自认是个识时务的吸血鬼,然而还是不愿放弃地做出最后挣扎:“我以为既然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的任务应该只是吃蛋糕而已。”



瞥见费里德不为所动的笑容,克罗里又指着桌上准备好的食材道:“而且你看,你之前不也做的不错吗?根本不用我插手吧。我可是有几百年的时间没有踏进过厨房了。”



“我不是说了吗?今天你才是主角啊。”费里德趁着对方愣神的空隙,往克罗里的手里塞了个手动打蛋器,微笑道,“快一点,观众都等急了~”



克罗里低头看向手里的厨房用具,银色的钢丝反射出金属的光泽,完全看不出它是末世前被遗弃至今的东西。不过现在不是赞赏费里德收集的厨具的时候,克罗里抬起头对上银发吸血鬼的视线,问道:“现在的打蛋器不都是电动的了吗?”



“快用手打。”费里德噙着笑,再次催促。



“是是。”接受了自己劳苦的命运,克罗里叹了口气,一筹莫展地瞪视向眼前的蛋液。他举着打蛋器在盛着蛋液的碗上方比划了半天,只觉得学习剑术时都没有现在这么艰难。



“首先我们要慢速打一遍,将空气充分地充入蛋液中。”见到克罗里终于开始工作,费里德在一旁兴致勃勃地指挥起来,随着打蛋器下的泡沫逐渐增多,银发吸血鬼也变得激动起来,提高了音量道,“好了,就是现在,加速!这里是关键,我们要快速地搅拌,让蛋白霜的口感变得细腻。快,再快点。”



“你这么懂,为什么不自己来?”克罗里苦着脸,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减慢,“你只是想把我当电动打蛋器用吧。”



费里德斜睨了克罗里一眼,但笑未语。片刻后,银发吸血鬼又道:“嗯,现在泡沫变小了,蛋白霜也快完成了,这时我们要立起打蛋器,慢慢地搅拌,将蛋液中的空气排出去。”



“这样可以了吗?”克罗里将装着打好的蛋白霜的碗递给了费里德。



费里德用手指挑起了一小点蛋白霜,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往碗中加进了两个蛋黄,将碗塞回了克罗里手中,“等蛋白霜打完了以后,加入蛋黄,再搅拌3分钟。”



克罗里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继续充当起人力打蛋器。费里德却似是等得有些无聊,他站在克罗里的身后,将脑袋搁在红发吸血鬼的肩头,漫不经心地注视着被对方搅拌着的蛋液。



如果费里德这么快就失去兴致了,那他是不是也能停下了?还未等克罗里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几根略有些冰冷的手指暧昧地摸索过他的胸口。



克罗里将手中的碗抬高,转过头无奈地对将脑袋搁在自己肩头的费里德说道:“主播,请你爱护你的直播间。节目要被封杀了。”



银发吸血鬼的红眸中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勾起的嘴角间隐约可见尖利的犬齿。他维持着懒洋洋的模样,好像全靠克罗里的支撑才能够站立,而那只作怪的手已探入红发吸血鬼敞开的领口,肆意地抚摸起来。“都怪你,谁让你搅拌的模样这么迷人。”



“是,是。”克罗里无奈地应道,忽然觉得与应付费里德的不按常理出牌相比,做蛋糕显得简单了许多。



蓦地微微抬起头,费里德勾起唇角,“为了收视率,不如你穿个裸体围裙吧。”



“哈,那节目就真的要被腰斩了。”



就在这时,表示三分钟已到的计时器“滴滴”声响起,费里德像是被触动了什么开关一般一跃而起,跑回料理台前对着镜头再次开口道:“好了,第二步,我们把融化了的黄油和香草精加入蛋白霜,然后把低筋面粉分3次加入碗中,然后搅拌匀。”



“我明白了……”感受到费里德射来的视线,克罗里认命地叹了口气,依照吩咐往打好的蛋白霜中一边加入原料,一边搅拌。



“唔,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些上手了。”看着原料融合在一起的汇聚成可口的奶黄色(当然,只是对人类而言),克罗里意外地叹道。



费里德不知何时又来到了克罗里的身后,对着后者的耳根轻吹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事实上我就是看中了你的天赋才把这项重任交托给你的,相信我用不了多少时日你就可以成为特级厨师克罗里了。”



克罗里应该感谢吸血鬼不敏锐的触感,不然他也许已在惊讶下让碗脱手了。把搅拌完的原料搁回桌面,克罗里半侧过身看向银发吸血鬼,“特级厨师什么的还是免了吧。接下来我该干嘛?”



“嗯~”费里德沉吟了一声,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爱心形状的蛋糕模具,轻快地道,“在这个模子上涂上分量外的黄油,然后把搅拌完的原料倒入模子中。轻轻拍拍模子底部,排出空气,放入预热到170度的烤箱中烤25分钟。”



克罗里接过模具,左右翻看了一下,“你的品位还是一向的差啊。”



费里德似是受到了冒犯一般提高了音量,“你在说什么啊?这个模子可是饱含了我对你的爱意的啊。”



“嗯,我好像不怎么想要诶。”克罗里轻笑起来,将放入了蛋糕原料的模具摆到了一边。



费里德斜倚在桌边,一只手撑在桌面,另一只手勾住克罗里胸前的绑带,将后者扯至自己身前,凑上前道:“真的?难道是我的爱表现得还不够炽烈吗?”



“不,这样就好。”克罗里对上银发吸血鬼似笑非笑的红眸,随即推开了对方,半弯下腰看向被费里德遮挡住的电器,“让我看看烤箱该怎么用来着的。”



费里德挑起眉,报复性地将克罗里从烤箱前挤开,口中说道:“闪开,让我来。”



看着银发吸血鬼把模具放进烤箱,克罗里大松了口气,“接下来我们只要等蛋糕烤出来就行了吧。”



然而还未等克罗里将松下的这口气完全吐出,费里德已摇晃着手指对他道:“当然不行,你还得打奶油。”



“诶~~”



费里德好似没有看见克罗里垮下的脸,笑容未变地继续道:“在淡奶油里加上一小勺糖,然后打成奶油。”



克罗里认命地再次拿起了打蛋器,在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后,奶油很快就成了型。



“让我试试。”随着话音落下,费里德用指尖刮起一点打发的奶油,细腻的半固体状奶油在银发吸血鬼涂抹成紫色的指甲的映衬下更显洁白。他将沾染了奶油的手指送向嘴边,然而在即将送入嘴中的前一刻,费里德的手转而探向前方,飞快地将奶油蹭在了克罗里的鼻尖。



“嗯~恰到好处。”像是欣赏艺术品,费里德左右打量了片刻克罗里,满意地点点头。



抬起手抹去鼻尖滑腻的奶油,克罗里苦笑不得,“奶油是这么品尝的吗?”



“要我告诉你更多奶油的妙用吗?”又挖出了碗中一小块奶油,费里德轻扫了指尖的白色一眼,勾起嘴角。



克罗里挑了挑眉,只见费里德将蘸在指尖的奶油涂抹在了他裸露的胸口,然后再将它们一一舔去。奶油的细滑伴随着舌苔湿滑的触感游走在克罗里的皮肤之上,让他感到了一阵瘙痒。涂抹在胸口的奶油并不多,然而银发吸血鬼却舔得很慢,仿佛是在细细品尝着滋味,又像是为了挑起克罗里的兴致。



终于费里德仰起头,探出艳红的舌尖,将唇边残留的奶油舔入口中,抬起噙满笑意的眼看向克罗里,“该你了。”说着他再次将手探向身后的小碗,把沾满了奶油的手指抵在克罗里的唇前,“轮到你替我把奶油舔干净了。”



奶油散发出的清淡香味萦绕在克罗里的鼻间,然而对于吸血鬼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但费里德加重了按在克罗里唇上的力道,让后者只得张开嘴,将银发吸血鬼裹着奶油的手指纳入嘴中。



细滑的奶油进入口中又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感受,属于人类的食物尝上去寡淡无味,只能让克罗里感到它们滑腻地划过唇齿间,最后滑落喉头。他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品尝奶油是在什么时候,但显然并不是此时尝到的滋味。



似是察觉到了克罗里的兴致缺缺,费里德嘴角的弧度更大,探入前者口中的手指恶劣地划过其上颚,逗弄着红发吸血鬼,另一只手解开了他的衣扣。一粒,两粒,很快克罗里的上衣便滑落到了腰间,费里德抽出在前者口腔中捣乱的手指,将更多的奶油抹在了对方的胸腹。



微凉的触感沿着胸膛一路向下,让克罗里略微瑟缩了一下,随即轻笑着道:“摄像机还在工作哦?你这样节目真的不要紧吗?”



“嗯?”费里德漫不经心地扭过头瞥了眼摄像机镜头,迎着克罗里的视线,弯下腰舔舐了一下自己涂抹在对方身上的奶油,戏谑地挑起眉,“怎么了?突然在意起自己在节目中的形象了吗?”



“哈,我只是担心你的节目而已。说到底这不该是烹饪类节目吗?”克罗里伸出手,轻轻撩起一束即将落在奶油上的银发,把玩着手指顺滑的发丝,同样戏谑地勾起嘴角。



费里德嘴角的笑意更深,扬声用故作夸张的语调道:“这就是我们节目的卖点,所以好好表现吧。”


一点点肉沫



*



“各位观众朋友,让你们久等了~有想我吗?”



闻言,克罗里适时地叹了口气。



费里德恍若未闻地对着摄像机镜头欢快地挥了挥手,继续道:“现在我们的蛋糕已从烤箱中取出放凉,奶油也已经打好,现在就要进行最后一步了。”



“其实奶油是重新打的,第一次的成品全被糟蹋完了。”克罗里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也接受了“正在录制节目”的设定,甚至有闲心对着并不存在的“观众”揭穿费里德的老底。



“将烤好的蛋糕从侧面一切为二,在断面上涂上糖浆,再将奶油均匀地涂在蛋糕的表面,最后再用水果装饰,蛋糕就完成了。”费里德依旧只负责讲解,说完只是用催促的视线瞪视着克罗里。



克罗里认命地拿起蛋糕刀,觉得自己也许是第一个变为吸血鬼后学会做蛋糕的。片刻后,他放下蛋糕刀,看着桌上面前还算平整的奶油蛋糕,开口问道:“怎么样?”



“嗯~还算不错。”费里德摸了摸下巴,不知从哪里取出了几支蜡烛插在了蛋糕之上,拼成了“801”的数字,“祝你生日快乐,克罗里。”



克罗里挑起眉,“可是我今年好像不是801岁啊……”



“男人不要计较这种小事,意会就可以了,你看这个数字看上去多赏心悦目啊~”费里德摆摆手挥开了克罗里的抗议,顿了顿又道,“在吹蜡烛之前先许个愿吧。”



配合地偏过头露出思索的神色,克罗里喃喃地念叨:“嗯……该许个什么愿望好呢?”将视线在费里德笑意盈盈的脸庞上扫了一圈,克罗里轻笑了一声吹灭了蜡烛。



银发吸血鬼果然凑上了前来,难掩好奇地问道:“话说你刚才许了什么愿?”



“希望你以后可以不要一直出现在我面前,这样?”克罗里笑道。



费里德挑起了细眉,嘴角扬起一个恶劣的弧度,“嗯~但是克罗里,把愿望说出来可就不灵验了哟。不过为了惩罚你的忘恩负义,我决定不让你吃这个蛋糕了。”



克罗里耸了耸肩,“反正吸血鬼本来就不能吃蛋糕。”



“……”费里德沉默了一瞬,随即好似刚才的话语不是出自自己之口一般,将双手在胸前拍击了一下,轻快地道,“啊,既然今天是你的生日,这个蛋糕你必须吃得一干二净。”



“不要。”克罗里爽快地拒绝了。



拿起桌上的蛋糕,费里德微笑着向克罗里逼近了一步,“这可不行,哥哥的话一定要听。”



*



当晚——



“呕——”克罗里抱着马桶,第N次呕吐了起来。



“哎,真是可怜,居然在生日这天生病了。”费里德在一旁摊开双手,边摇头边说着事不关己的风凉话,“诶,话说吸血鬼会生病吗?”



“不就是你给我……吃了那个蛋糕吗?”说着,克罗里的神情再次变得痛苦不已,转头继续与马桶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呕——”



费里德却对克罗里的痛苦无动于衷,不如说克罗里的痛苦让他笑得更欢了。“你说,下次生日该给你做什么蛋糕呢?熔岩蛋糕怎么样?”



“不要再跟我提什么蛋糕了……”




----------------------------------------------------------------------------


克罗里生日快乐!附上作者为他庆生的蛋糕~上面那几个丑不拉几的红字是作者的手笔(捂脸)



有点简陋,本来想亲手做一个的,但是蠢作者失败了……于是只能买一个充数

05 Dec 2016
 
评论(6)
 
热度(60)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