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15

又是时隔很久的更新,明天还有一更,完结倒计时中~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Chapter 15


夜色中的公学比白日更增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息。银色的月光穿透云层与廊窗,在走道上投下窗格形状的阴影,但更多的角落被隐藏在浓郁的黑暗之中,对于未知的恐惧好似藏身于其中的蠢蠢欲动的巨兽,让人望而却步。


踩在木质地板上的脚步声回荡在学校寂静的走廊之中,“啪嗒、啪嗒”用单调的节奏为无人的校舍更添一抹惊悚之感。白色的月光映照出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姿,那是一个来自大洋彼岸之人,淡色的头发被整齐的梳在脑后,高耸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属框的眼镜,身上笔挺的西服昭示着男人上层阶级的身份。


男人是这所公学的教职工之一。为何他会在早已没有一个学生所在的校舍内,独自一人游荡呢?


“吱呀”一声,男人推开了一楼走廊尽头教室的大门,在木门关上的同时,公学又重归无人的寂静。


片刻后,走廊岔路的拐角处,平静的暗色突然动了起来,逐渐显露出一个少女的轮廓。顾小满自藏身的阴影处走出,她依旧身着一身时髦的旗袍,全然不似潜入公学的非法入侵者。少女在男人消失的阅读室前停下脚步,高跟鞋的鞋跟踏在走廊的木质地板上却并未发出任何声响。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见少女的胸口粘着一张与她的打扮格格不入的黄色符纸,符纸上的朱砂字迹似乎还在夜色中微微发光。


顾小满推开方才男人进入的房间大门,那是一间阅读室。清冷的月光洒入屋内,可以看清硕大的房间中央排列着几张长桌,四周靠墙立着一排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类最新的报刊杂志。不过阅读室的摆设怎么样都好,让少女所在意的是房间内空无一人。


教室内没有其他出口,窗户也没有被打开过的迹象,那么刚才的男人去了哪里呢?


少女的细眉微微蹙起,然而她并未迟疑太久,只是反手取出一只折叠好的千纸鹤。她双唇翕动,对着纸鹤低声念了几句复杂的咒语,只见纸鹤在她的掌心摇摇晃晃地摆动了几下,竟像活的白鹤一般振翅而起,向着阅读室最深处的墙壁飞去。


顾小满跟随在纸鹤身后,纸鹤在墙壁的某处盘旋了几圈后一头栽倒在地上,恢复成了平平无奇的折纸模样。少女倾身向前,细细地摸索过纸鹤指出的地方,果然在墙壁上发现了微不可见的缝隙并感觉到有气流自其中流出。


下一秒,顾小满的手指间夹着一张符纸,轻轻按上了暗门所在的位置。


暗门悄无声息地被打开了,一道通往地下的阶梯出现在了顾小满的面前,不知通向哪里。只有从阶梯深处隐隐传来脚步声让她确信了这是一条正确的路。


在一片漆黑的通道内,顾小满只得跟着前方传来的脚步声摸索着前进。在走过一段平缓的走道后又是向下的阶梯,顾小满觉得自己至少已经走下了大约三层楼左右的阶梯,然而学校地下的空间比她想象的更深。不,不只是深,在一路上她已经遇到了好几个岔口,若不是有前方脚步声的指引她早就迷失在这地底的通道中,有谁敢相信在一所普通的公学下竟会有这样复杂的地下结构。


不知走了多久,少女终于看见了走道的尽头有明亮的光线自前方透出。她略微加快脚步在跨出最后一步的瞬间,少女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亮堂堂的大厅。大厅的四周围绕着一圈紧闭的大门,似乎连接着不同的地方,明晃晃的灯光从高高的天花板泻下,将大厅照得恍如白昼。顾小满早已习惯了黑暗的双眼因此一阵刺痛,生理的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她的视野。


少女努力地眨眼,当酸痛的眼睛终于能够重新视物时,透过水雾映入她眼中的是一张少女心心念念寻觅了许久的熟悉脸庞。


“哥……哥?”


重逢的喜悦随着话语出口而逐渐掺上了迟疑与困惑,在少女看清对方惨白脸庞和猩红眼眸的瞬间,更是尽数化作了悲痛与不可置信。


顶着少女兄长面容的僵尸循着本能扑向对方,顾小满侧身躲过,抬起头怒目瞪向高处,“是你们把我的哥哥变作僵尸的吗?!”


在大厅二楼的走廊上,被少女一路跟踪的男人静静站在栏杆之后,他的脸上毫无被叫破行踪的慌乱,只有一片了然。他垂首看着大厅中央的僵尸再次袭向少女,好似一个终于等到猎物落入陷阱的猎人。


“哥!”


然而少女的一声呼唤却只换来非人生物的仰天长啸,下一秒,没有智慧与意识的僵尸在本能的驱动下,向少女袭来。


“血!给我血!”嗜血的本能让已死亡的躯体以极快的速度逼近至顾小满的面前。一瞬的震惊过后,在僵尸的尖牙即将碰触到她的皮肤之际,少女立即敏捷地侧身,惊险地躲过了僵尸的全力一击。在扑空的僵尸木讷地回转身之前,少女已从大腿的绑带中抽出了几枚黄色的符纸。


“哥哥,已经结束了。”


一道电闪雷鸣过后,大厅中的僵尸的躯体慢慢崩塌,最终化为灰烬消散在天地之间。


少女紧紧咬住下唇,沁红的眼眶蒙上了一层泪水,她双眼一瞬不瞬地凝视着曾是她兄长的那一簇尘土,浑身颤抖得好似随时都会跌坐在地上。


“不愧是中国传说中的驱魔一族,面对吸血鬼,即使是亲人也毫不手软。”一直犹如观众一般注视着少女的男人蓦地开口,“果然把你引来这里是正确的,你所使用的符纸很有趣,一定能够让我们的实验更接近成功。”


少女猛地抬起头,重重地眨了几下眼睛,不让泪水流下,紧咬着牙根狠声道:“这就是你们杀害我哥的原因吗?”


然而男人并没有回答少女的质问。耳边传来几声隐约的动静,顾小满警觉地收回视线,扭头看向四周。与此同时,大厅周围的大门蓦地打开,从敞开的门后涌出十数个手持枪支、身着制服的男人,将少女包围在中央。顾小满脸上表情未变,手已暗中探向腿上绑带中的符纸——她在来者的制服上看见了共济会的标识,也许他们就是暗藏在这个时代的圣殿骑士。她并不觉得自己在这样一群训练有素的骑士面前有太多的胜算,但是……


“好了,就让我们开门见山地说了吧。你的咒术是我们实验必不可少的要素,我们需要你的力量,成为我们的同伴吧。”二层的男人再一次开口道。


少女怔愣了一瞬,随即发出一声夹杂着怒火的讥诮轻哼,“哈?把我哥哥变成僵尸,你们怎么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男人的脸上依旧一派平静,义正词严地答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大义。”


“大义?”顾小满蹙起眉。


“你不觉得现在世界纷乱的局势很异常吗?”男人继续道,一贯平静的脸上逐渐浮现出只有狂信徒才会有的狂热神色,“只要实验成功,我们便能得到上帝赐予我们的绝对的力量。绝对的力量带来绝对的秩序,战争很快就能结束了。”


少女眉间的皱褶更深,“说到底,你们所谓的实验究竟是什么?”


男人张开嘴正欲作答,却被另一道略显做作的华丽男声抢了先:“是人类不该触犯的、禁忌的实验。”


与声音一同出现的是一个留着一头银色长发的纤细男子,他的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闲庭信步地走入大厅。在银发男子的身侧,另有一个更为高大的身影,他一身牧师装扮,却有着一般牧师所没有的好体格。突然出现的两人面对一众手持武器的共济会成员,好似两个误入战场的旅客,而他们对此视而不见、甚至带着几分悠闲的模样更是显得格格不入又诡异异常。


站在二层的男人也一时忘记了言语,片刻后才失声质问:“你是?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哎呀,这不正演到高潮吗?看来我们真是来对时候了。”银发男人,也就是费里德恍若未闻,饶有兴致地左右张望了片刻后,轻笑着向顾小满道,“辛苦啦。”


少女好似因着他们的到来而松了口气,扯动了一下嘴角回答道:“把我当作诱饵吸引注意力,你们找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了吗?”


“算是吧,多亏了你,这个地下密室的其他地方可都是空无一人呢。”费里德模棱两可地说道,随即又用夸张的语气赞叹道,“不过话说回来,圣殿骑士们的建筑造诣还依旧让人叹为观止,若不是有你们的大前辈在这里,就算是我也会迷路的呢。”


“你们果然是总部派来的的调查员。”男人闻声立即接话道,紧握着身前栏杆的手指泄露了几分他的心情,“既然总部知道我们正在进行的研究,那为什么要阻挠我们?我们只是遵照自古以来的教导,将上帝的旨意带向整个世界。”


“别说傻话了,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上帝。”一直但笑不语的克罗里忽然说道,他轻轻叹了口气,“都过了这么久了,人类会干的事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男人的脸上浮现出被激怒的薄红,他猛地一挥手臂,向大厅中央的共济会成员下令道,“开枪!杀了他们!”


“哦,这个判断还不错,可惜太慢了。”费里德懒洋洋地勾起嘴角。


“你们!快躲开!”


少女的惊叫声未落,几十把枪支一起射出了子弹,向费里德与克罗里二人而去。密集的弹幕交织在空中,仿佛一张密集的大网,让人无法逃出死亡的阴霾之中。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他们一定已经死了吧。只可惜他们并非普通人。


就在子弹即将射中目标之时,原本立在那里的两人突然消失。等再回过神来,只有一片片血花飞扬在空中,然而那些血不属于费里德与克罗里,而是射出子弹的共济会成员。


“滴答、滴答”,温热的鲜血自脖子的断口处不断滴下,大厅的地面上已经积起了一片赤红的汪洋,之前还站立着的共济会成员在瞬间变作死状凄惨的尸体,七零八落地倒在血泊之中。费里德瞥了眼手中仍在淌血的断首,露出嫌弃的表情将其随意抛开。头颅在空中划出一道鲜红的弧线,跌落在地上,在滑腻的血液中“骨碌碌”地滚动了几周渐渐停下,露出头颅主人临死前惊恐的神情。


不只是二层的男人,就连前一秒还似乎与费里德他们是同伴的顾小满也流露出惊愕的神情。


“你们是什么人……怪、怪物!”男人踉踉跄跄地向后倒退了几步,终于爆发出一声恐惧的大吼,扭头向身后的房门跑去。


“哎呀,你这是要逃到哪儿去?”


追着为首的男人,费里德与克罗里来到与他们所处的大厅相接的另一个房间前,隐隐有不详的绿光自微微打开的房门后透出。男人趔趄地一头栽进房中,倒在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罐前,发出了诡异的笑声,“哈哈哈,天使,无论你们是什么怪物,都会被天使所制裁。”


下一章


25 Dec 2016
 
评论(2)
 
热度(41)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