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16

还有一章,日更到完结~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Chapter 16


“那就是……天使?!”顾小满一脸震惊地望着面前的巨大玻璃罐,不,应该说是玻璃罐中的“生物”吧。


巨大的玻璃罐中盛满了液体,一个沉睡的人类幼童如同在母亲胎盘中一般沉睡在其中,只是他的身后张开着四片羽翼,就如同圣经故事中传颂的天使一般。


少女下意识地向着玻璃罐走近了几步,似是想要看清其中的天使。突然她停下了脚步,瞪大的双眼中闪过惊疑与难以置信,“不对!这个男孩是……”


“天使”有着一张熟悉的稚嫩脸庞,一张在场的几人都见过的脸庞。不久前,正是他带着另外几个孩子,既害怕又难掩好奇地向他们讲述了隐约见到的僵尸,顾小满甚至因着费里德的委托接下了这单驱除僵尸的生意,在公学埋伏了大半天。然而现在,原本跳脱活泼的男孩静静地蜷缩在玻璃罐中,甚至无法确认是否仍有呼吸。


“这是什么?你把这个男孩怎么样了?他还活着……”顾小满的喉头艰难地鼓动,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作呕的酸苦。


克罗里的视线轻扫过玻璃罐中的男孩,最终落在共济会的男人身上,“这就是人体实验吗?人类还是一向喜欢制造这样让人不舒服的东西啊。”


费里德噙着浅浅的笑意同顾小满擦身而过,红色的眼眸中流转着兴味的光芒,“不过更让我好奇的是,你们是怎么将实验进行到这个地步的。”


“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圣物。”男人发出“吃吃”的低笑,虔诚又孺慕地用掌心顺着玻璃罐表面一路轻轻摩挲,直到触碰上玻璃罐正前的一尊天使金像。男人用狂热的视线凝视着金色的小天使,声音中透出的疯狂让听闻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那是?”目光顺着男人的动作落在金像上,克罗里问道。


费里德没有回答对方的疑问,只是用一脸“猜中了”的神情抚掌轻笑:“啊~果然如此,我一开始就猜到了。”


克罗里略有些不耐地叹了口气,但还是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所以那是什么?可以解释一下了吗?”


费里德应声扭过头,好似刚刚留意到对方一般,拖长了语调答道:“嗯~那可是与圣殿骑士很有渊源的东西哟~你难道不知道吗?”


“少说废话,知道就快说吧。”克罗里再次轻吐出一口气,催促道。


“一下子知道答案不就没意思了吗?”故作神秘地弯起唇角,费里德伸出一根手指抵到克罗里的眼前,堵住了对方即将出口的又一声催促,“先让我问你,圣殿骑士团的全名是什么?”


克罗里挑起眉,但最终仍是乖乖地答道:“……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


满意地点了点头,费里德用戏谑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对方,“嗯~你们是否是贫苦的我不予以评论,但是所罗门圣殿确是不假。圣殿骑士团最初的本部建立于耶路撒冷的圣殿山上,那里是曾经所罗门圣殿的所在的地方,而在所罗门圣殿的地底,相传埋藏了一件来自上帝耶和华赐予人类的宝物。”


“约柜……”克罗里喃喃着重新看向金色的天使像,眼底已泄出几分惊异,“你是想说那尊天使像就是约柜上的基路伯吗?”


顾小满也将视线投向那尊乍看起来并无什么出奇之处的天使像,倒抽了一口气问道:“约柜?你们说的是那个放着‘摩西十诫’的约柜?”


“啊哈~就是那个,不过接下来就是我的猜测了。”费里德轻笑着打了个响指,侃侃而谈道,“圣殿骑士找到了传说中埋藏在圣殿山中的约柜,但在还未发现其作用之前,耶路撒冷便已失守,回到法国的的圣殿骑士们也遭到了法王的逮捕,而约柜以及圣殿骑士的宝藏便再一次失落在世界的某处。”


凝视着约柜碎片的男人好似全然未曾听见周遭的动静一般,依旧将炙热的视线投注在天使像上。


费里德顿了顿,继续道:“几百年后,幸存的圣殿骑士后人以共济会的名字再次登上历史的舞台,而他们并没有忘记曾经被他们找到的上帝的圣物。几经周折,他们发现了流落至民间的约柜的一角来到了某个犹太商人的手上,而那个犹太商人为了躲避欧洲的战祸,辗转来到了这个远东的国家,在这里遇到了某个以驱魔为家族事业的年轻人。”


少女怔了怔,恍然意识到费里德话中所提及的年轻人是谁,下意识地反问道:“你是说我的哥哥?”


银发男子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只是用一抹微笑作为默认,继续着自己的故事:“他们不知是事先知晓,还是在偶然间发现了蕴藏在圣物中的巨大力量,便借用僵尸和与犹太社区一墙之隔的监狱犯人开始了实验。不过好景不长,在他们的实验还未有结果之前,几个世纪以来心心念念着约柜的圣殿骑士、又或者说共济会成员循着犹太商人的足迹也来到了这里,篡夺了他们的实验成果。”


一气说完整个猜测,费里德抬眼看向沉默的克罗里与少女,微微侧过脑袋,好似期待着夸奖的孩童,将催促的目光投向两人。


顾小满只是怔忪地站立在原地,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期盼这猜测为真还是假。她想要知晓兄长的死因,但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哥哥会使用犯人进行人体实验。


半晌后,克罗里轻咳了一声,率先开口:“这些,你是什么时候查到的?”


“嗯~都说了这是猜测~”费里德不满地抗议道,“全都是我的推理。”


克罗里闻言只是挑起眉,“推理?那个犹太商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避开对方追问的视线,费里德含混地道:“啊呀,不要计较这种小细节了~”


“将耶稣基督钉上十字架的犹太人也想玷污神圣的约柜?”一直不语的男人忽然用仿佛浸淬着毒药的狠毒语气咬牙道,顿了顿又略微缓和了几分继续道,“倒是那个男人的奇特咒术让我们一直停滞不前的研究取得了突破。只可惜他不识抬举,拒绝了与我们合作,不愿用更多的人来做实验。”


少女垂在身侧的手掌紧握成拳,深吸了口气才转而问道:“出现在这里的僵尸呢?僵尸也是你们实验的产物吗?”


男人不屑地嗤笑了一声,“那只是实验的副产品,除了作为把你引来此处的诱饵外,根本不值一提。”


“那为什么监狱那边的实验设施被荒废,而你们要用孩子作为人体实验的对象?”顾小满压抑着怒气追问道。


“罪孽深重的异教囚犯不能够成为天使凭依的载体,只有纯洁的孩童才能成为天使现世的容器。虽然这还不是完成品,但是足以消灭你们这些恶魔与异教徒了!”


随着男人的话音落下,玻璃罐中原本平静的液体忽然开始翻滚起来,与此同时,其中抱膝蜷缩的“天使”蓦地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不属于人类的眼睛,眼底没有一丝男孩该有的灵动和情感,就如同一对无机质的玻璃珠,隔着透明的罐壁冰冷地落在玻璃罐前的几人身上。


天使直起背脊,背后的羽翼在逼仄的玻璃器皿中微微舒展,仰起头,发出一道人类无法听见的尖啸。啸声裹夹着巨大的能量在不知名的液体中掀起波澜,撞击上罐壁,厚实的玻璃在一瞬间土崩瓦解,锐利的残渣碎片向四周激射而出。


顾小满立即弯腰,激发出符纸护住周身,玻璃碎片犹如一柄柄利刃撞击在透明的护罩上,激起一阵阵涟漪。直到玻璃碎片尽数落地,少女才敢睁开双眼。


天使漂浮在半空,洁白的羽翅彻底舒展开来,周身笼罩着圣洁的光芒。他不带感情的双眼静静俯视着地上的几人,好似看着几只蝼蚁。


“啊~这就是天使的力量……”男人的脸颊上被玻璃的碎片划出了道道血痕,却依旧用崇敬的目光仰望着觉醒的天使,下一秒他便被湮没在了天使的羽翼射出的强光之下。


耀眼的光芒如同初升的旭日,炙热的浪潮向着剩下的三人席卷而来。当顾小满觉得自己仿佛就像是在十只金乌下炙烤的凡人,在下一秒就要化作灰烬。而就在这时,她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后拉去,下一个瞬间便已撤到了他们初进的大厅之中。


少女回过神时,她已站立在横躺着的十数具尸体中央,而救了她一命的高大男子则站在她的身侧,注视着他们刚才所在的方向。顾小满顺着克罗里的视线看去,方才几乎将她炙烤成灰烬的恐怖热量自连接房间的走道隐隐透出。少女惨白的脸上露出心有余悸的神情,喃喃地问道:“这天使究竟是什么?”


“这是来自上帝的天罚。”费里德缓缓地说道,“《旧约圣经》有记载过私自接近约柜的人会遭到炙烤化为灰烬吧?傲慢的人类想要控制天罚的力量,这就是天使的实验。”


关上了面前厚重的大门,克罗里回过头问道:“喂,费里德,你不是来阻止实验的吗?现在它发动了,你准备怎么办?”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来阻止实验的了?”热浪已经透过厚重的大门滚滚而来,看起来用不着多久,金属的大门也会在高温下熔化。对此,银发的男人只是莞尔一笑,对着剩下的两人道:“嗯~看来我们还是先跑吧~”


少女闻言惊诧地反问:“跑?跑去哪里?你想让那个怪物上到地面去吗?整个上海都会化为灰烬的!”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人类死上多少都没关系,反正他们繁殖得很快。”银发男人冷酷地耸了耸肩,一贯带着轻浮笑容的脸上映出了几分寒意。


顾小满摇了摇头,“人类?你们究竟是什么?”


克罗里却只是看向费里德,“但你不是来阻止实验的吗?如果这玩意儿上到地面上去的话,别的上位始祖便会察觉到你的任务失败。这真的不要紧吗?”


“嗯~”费里德露出沉思的神情,“那么,克罗里你去阻止实验吧。按照我的推测,天使能量的源头应该就是约柜上的基路伯碎片,只要毁了它……”


“你要毁了约柜?”克罗里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哎呀呀,我们的前圣殿骑士大人不乐意了。这该如何是好呢?”费里德戏谑地瞥向克罗里。


耳边是两人争执的声音,顾小满的双眼紧盯着阻隔在他们与天使间的铁门上。超乎想象的高温让铁门彻底扭曲变形,蒸腾而起的白烟昭示着它已支撑不了多久的事实。“你们先别废话了,门已经要升华了。”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天使的目标是人类,我带着顾小姐逃跑做诱饵,克罗里,你趁这个机会去毁了天使像。”说着,费里德没有给克罗里任何反对的机会,一把揽住了少女的腰肢,将她像货物一般提起夹在腋下。


“喂!你要干什么?”顾小满又惊又窘,失声问道。


克罗里也一脸难以置信地反问:“什么?!你让我怎么绕过那个天使?”


“自己想办法吧。我们先走一步啦~”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一句,费里德向对方摆了摆手,便带着少女一起,消失在了克罗里的视野中。


被留在的原地的红发吸血鬼看向已被高温洞穿了一个窟窿的铁门,不禁露出了苦笑,就算是他面对这样恐怖的能量也会在几秒内化为灰烬吧。


“看来我也还是先跑吧。”估量了一下形势,克罗里闪身避让进了另一条岔路,给追赶费里德和少女而去的天使留出畅通的路径。


就像费里德所言,天使的目标似乎只是人类的少女。他甚至没有为躲藏的吸血鬼分神停留一瞬,便追赶着另两人径直而去。克罗里从躲藏的地方探出脑袋,残留在大厅的高温立即将他的红发发梢燎得卷曲了起来。然而时间不允许他慢慢等待热量散去,克罗里叹了口气拔腿向基路伯像所在的房间跑去。


下一章

26 Dec 2016
 
评论(5)
 
热度(46)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