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Shanghai Knights-17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Chapter 17


银发的男子飞快地穿梭在狭窄的地下走廊之中,擦过脸颊的气流和剧烈的颠簸让被夹着前者手臂下的少女几乎无法睁开双眼。明明周围是一片昏暗的地下,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银发男子的视物,他足下未停地绕过各种障碍,有几次顾小满甚至能够感觉到石壁险之又险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劲风。


就在这时,顾小满感到一股热浪从后方袭来,顺势向后张望,在阶梯走廊的转角处隐隐地可见橙红色的光芒。


“喂,那个天使追来了。”


“好像是这样呢~比想象的还要快啊。”


“被追上了该怎么办?”


“我们就完了。在那样的热度下,一切都会化作灰烬。”


费里德犹带笑意的声音让少女不由更加焦急,“那就想想办法啊!”


“那就得看克罗里的表现了。”


费里德话音刚落,顾小满便感到了一种不同于被银发男人带着跑时的震动。这是来自地面的震动,伴随着类似什么崩塌的声音,少女又紧张地叫出声来:“地下的空间开始塌陷了。”


“嗯,想来也是,下层的砖石大概已经快化作熔岩了。”


顾小满心中一凛,还来不及思索一旦地下建筑彻底崩塌会造成什么后果,却感到被费里德手臂环着的腰间被勒得一阵生疼——银发男子猛地停下了逃跑的脚步。


少女下意识地仰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面前已没有了通路,取而代之的是崩落的巨大石块,仿佛绝望的天堑横亘在两人的眼前。


“哎呀,没有路了。圣殿骑士的建筑就不能再牢固一点吗?”


费里德的语气依旧轻佻,顾小满却无法分享对方的这份从容。少女可以感受到身后的热浪逐渐逼近,她原本整洁的旗袍早已因为连续的奔逃和止不住的汗水而面目全非。下意识地攥起五指,少女涩声问道:“天使追上来了,我们真的不要紧吗?”


“我们更应该担心下面约柜的碎片会怎么样。如果就这样被埋在地底,恐怕要把它挖出来再毁掉就是难上加难了。”费里德转过身,看向天使追赶而来的方向,即使面对绝境脸上仍带着笑容。他扯动了一下嘴角,嘟囔着抱怨了一句:“克罗里,你还真是不靠谱啊。”


令人窒息的温度让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开始蒸腾起来,顾小满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每一次呼吸带进的都是滚烫的气体,肺部几乎就要这样燃烧起来。岂止是肺部,在走廊的另一头隐隐可以看见橙红色的光芒中天使洁白羽翼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要同下层的建筑物一样化为一滩血水。


“啊哈……这次似乎有点不妙了……”随着天使在两人的视野中愈加清晰,费里德的额角也渗出了细小的汗珠。


下层又传来了接连几声崩塌的轰鸣以及剧烈的震动,恐怕最下层放置有碎片的大厅早已不复存在,那么面对无敌的天使,他们能做的便只有等待死亡。


好似是知晓目标已无法逃脱,笼罩在天使周身的光芒更耀眼了几分,高温令其圣洁的身影都扭曲了起来。刺目的亮光与仿佛令泪水都已蒸发的高温令顾小满不得不紧闭双眼,但就算如此,橙红色的光团仍冲破了她眼睑的阻隔,模模糊糊地映在她的视野之中。周遭的声音也好似在高热中被湮灭,少女只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怦怦、怦怦”。


顾小满静静数着死亡来临的倒计时。


然后,就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一般,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没有刺得双目生疼的红光、没有蒸腾的热浪和代表着天罚的天使,少女睁开眼睛,眼前只剩下残留的余热和重归黑暗的地下空间。


“天使……消失了……”


“看来是克罗里赶上了呢。”


仿佛是应了费里德的话,从走廊的另一头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然后男人的声音也随即传来:“烫,好烫!哦,费里德,天使消失了?”


少女感到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臂蓦地松开,在身体跌落到仍旧温热的地面的同时,费里德做作又夸张的声音也逐渐向着前方远去。


“哎呀,这不是克罗里吗?你真是没有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当然,如果你可以再快一点点的话就更好了。”


“少来了,把这样的活交给我,你根本就是想看我好戏吧。”


“怎么会?我可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性命交托给了你,你可要感谢我对你毫不怀疑的信任啊。”


“是,是。”克罗里无奈地应了两声后,脚下的震动变得更加剧烈,“哦,没时间说废话了,我可不想被活埋在这里。闪开。”


金属削开石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一秒一抹青白的月光洒入顾小满的眼帘,没想到他们离地面已几乎只剩一墙之隔了。


从被打开的石块间的缝隙钻出,顾小满这才发现地面上并非一派平静。周围的人声鼎沸,伴随着锣鼓“锵锵”的敲打声,“着火了!”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向身后看去,公学校舍已经冒出了阵阵火光,滚滚浓烟直上天际。看起来是地下的高温传到了地表后点燃了学校。


少女怔怔地收回视线,低下头才留意到自己的一身旗袍早已被污渍毁了个彻底,幸好借着夜色的遮掩加上火灾的混乱,才没有人注意到她失礼的打扮。而独身前去毁坏天使像的克罗里与她相比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牧师制服因着天使的高温烧毁了大半,一缕一缕破破烂烂地挂在身上,就连他的一头红发都在天使的炙烤下卷曲了起来,其狼狈的形象简直可以与路边的乞丐相媲美。而只是在奔逃中沾上了些许尘土的费里德,显然是三人中衣着最整洁妥帖的。


银发男子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捂着肚子笑得毫无绅士风度,指着红发的同伴嘲弄道:“哈哈哈哈,克罗里,你的模样,我一定要好好地记下来,作为我余生最愉快的回忆。”


“哎,我为什么就没让你化作灰烬呢?”克罗里朝天翻了个白眼,随即又微微眯起眼睛将质疑的视线投向费里德,“话说回来,你竟然都没告诉我这个天使像这么难破坏。”


“结果万事大吉就行了。”银发男人置若罔闻,在胸前轻击了一下手掌笑眯眯地瞥向顾小满,“天使实验被破坏,共济会的研究资料也在顾小姐引开敌人注意力的时候都得到手了,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果然你是为了任务来的。”克罗里说道。


“嗯?我有说什么吗?”费里德只是在嘴角挂上虚伪的笑容,“啊啊~我累了,我想我们可以先回去换件衣服,然后好好地休息一下。”


两人的斗嘴让顾小满终于接受了一切已经结束的事实,她轻吐出一口气,唇边浮现出一个略带伤感的弧度。虽然兄长已经不在了,但她至少找到了他的下落,也阻止了共济会的实验为他报了仇,更没有让天使毁去地面的城市……忽然,笑容定格在少女的嘴角,她伸手指向被火光映成淡淡橘色的夜空,迟疑地问道:“那边……不是你们家的方向吗?”


*


“糟了,糟了,趁大火还没有烧过来,把重要的东西都搬出去。”匆匆忙忙地打开房门,费里德扬声唤了一句,“克罗里!”


“先让我换件衣服。”从银发吸血鬼身边擦肩而过,克罗里径直向着二楼的卧室而去,扭过头不甚在意地回道,“反正你也不缺这些东西,烧了再买不就行了?”


“你在说些什么呀?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承载着这个地方的美好回忆。”随着费里德的话音落下,克罗里可以听见“乒乒乓乓”的杂乱声响从底楼的客厅传来。


“随你说去。”克罗里耸了耸肩,继续慢悠悠地向衣柜走去。


等他换完衣服,迈着同样悠哉的步伐晃下楼梯时,正对上的便是对着几套精致餐具苦恼不已的费里德。


“嗯,怎么办?这套我很喜欢,但那套我也想带走……”


而在费里德身边已经高高叠起了一大堆“承载着回忆”、必须带走的物品。跟随着他们来到宅邸的顾小满僵硬地站在客厅的另一头,满脸无言以对。


克罗里挑起眉,顺势靠坐在了费里德斜对面的沙发上。


“克罗里,别坐在那里,快来帮帮我……”费里德闻声抬起头,埋怨地瞪向红发吸血鬼,随即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扭头看向少女,“啊,顾小姐,我差点忘了,你要不要也去楼上换件衣服?”


“你……”克罗里下意识地开口道,又在视线触及费里德幽深红眸的瞬间猛地止住了话头。


少女闻言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想必这一身有些衣不蔽体的装扮让她颇感难堪,便在费里德的指引下,踏上了通往二楼卧室的楼梯。


*


高跟鞋踩在木制狭窄的楼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顾小满站在卧室的门前,在费里德的怂恿下将门把手向右拧开。“咔嚓”一声,门打开了,然而出现在少女面前的景象让她呆愣在了原地。


卧室的中央,本该放有床铺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两具棺材。黑色厚重的棺材散发着死亡的气息,突兀地躺在布置富丽堂皇的卧室中,就仿佛一场荒诞剧,却让人笑不出来。


“你们……究竟是什么?”少女干涩地问出曾在地下发出过的疑问。


费里德优雅地迈出脚步,一如与少女初见时的贵族做派。银发男人美丽到妖异的脸庞映在少女因惊恐而瞪大的眼瞳中,咧开的双唇间露出尖利的犬齿。


“吸血鬼,换个说法就是你们所谓的僵尸。”费里德紧贴在少女的耳畔,以近乎耳语的亲昵姿势呢喃着答道,“所以你想怎么做呢?驱魔人小姐?”


少女僵硬的身体猛地动作起来,右手快如闪电地探向大腿上的绑带,然而在她的手指触上符纸之前,银发吸血鬼的手掌已握上了她的手腕。


明明是一只纤细的手,但却偏偏犹如钢筋一般让少女丝毫无法动弹。她的脑中闪过共济会成员的脑袋犹如豆腐一般被这只纤细的手扯断拧下的画面,从未比这一刻更清晰地认识到,眼前的男人并非人类。她早该怀疑的,只可惜一同面对天使时的生死危机,让她一时间忘记了警惕,下意识地便将两人归为了自己的同伴。


“这样可不行,你太慢,也太弱了。”费里德慢条斯理地说道,钳制住少女的手指微微用力,在她的手腕上留下鲜红的印记,“况且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这样恩将仇报就是你们人类的所作所为吗?”


手腕上传来彻骨的疼痛,然而让少女脸色惨白的更多却是自心底涌起的冰冷恐惧,“你在利用我……你一开始就知道我哥的下落,只是在利用我找到你的目标……”


银发吸血鬼偏过头,做出略微思索的模样,“嗯,的确就像你说的那样。但如果没有我,你也只会毫无所知地踏出共济会成员为你设下的圈套,成为和你兄长一样的傀儡。而我不仅让你见到了你的兄长,给你亲手结束他痛苦的机会,还让你报了仇,所以你得感谢我不是吗?”


“……你想做什么?!”在那双猩红眼眸的注视下,少女发现自己犹如被毒蛇盯上的猎物动弹不得。


“我将成为你此生无法忘却的恐惧,永远出现在你的噩梦之中。”


伴随着费里德轻笑的低语,不属于人类的尖锐牙齿在少女的视野中逐渐逼近。


*


刚塞满第三个行李箱,正当克罗里将手探向之前让银发吸血鬼纠结不已的两套餐具时,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费里德施施然地自楼梯款款而下。


看了一眼费里德餍足的神情,克罗里挑眉问道:“你吃完了?”


“啊,果然人类恐惧与绝望时的血液是最美味的。”


“也没有给我留上一口。”


“你想的话,现在就可以去,她还有气。”


克罗里闻言露出略有些讶异的神色,“你居然没有吸干她吗?这可真不像你的作风。”


银发吸血鬼斜睨了克罗里一眼,轻哼一声道:“你不觉得让一个驱魔世家的后裔永远活在对僵尸、对吸血鬼的恐惧之中很有趣吗?”


“恶劣的兴趣。”红发吸血鬼勾起唇角评价道。


费里德但笑不语,片刻后用似是不解的语调问道:“你还不打算动身吗?无论是监狱的事情还是共济会的事情,很快就会调查到我们这里,上海这个城市已经不能逗留了。”


“诶?”克罗里怔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整理到一半的行李。


顺着红发吸血鬼的视线轻扫了一眼,费里德轻叹了口气,“这些东西怎么样都好,反正随时可以再买。”说着又用打量傻瓜的嫌弃眼神瞥了克罗里一眼,随即当先向门外走去。


“好好好,都是你说了算。”长叹了一口气,克罗里将手中第三个行李箱扔到了地上,跟随费里德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就让这些“承载着回忆”的东西永远封存在这扇门后吧。


下一章

27 Dec 2016
 
评论(4)
 
热度(47)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