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Vampires of the Caribbean-2

克罗里荒岛漂流记……并没有发生。不要问我为什么他这么娇弱,一晒就晕,据说海上的紫外线强度是陆地上的两倍(手动滑稽)

以下正文——


 1


Chapter 2


一个男人趴伏在一块破碎的木板上,随着摇晃的海面不断起伏。他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唇上也是惨白一片,如果不是眉间因痛苦而紧皱在一起, 看上去就如同一具失去了生机的尸体。


克罗里不知道自己漂流了多久,他只记得费里德朝他挥手时那张可恨的笑脸,随后坠入海中的红发吸血鬼便被帆船狠狠地碾过,暂时失去了意识。等他再醒来,已身处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中,手中紧抱着不知从哪儿飘来的木板,随波逐流。而从头顶泻下的阳光更好似酷刑,夺走了吸血鬼所有的气力,克罗里只能奄奄一息地用残存的力气紧抓住木板,才让自己不至于沉入海底。


吸血鬼不会溺死,但克罗里不愿去想象,被永远困于深海是怎么样的经历。


又过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堕落为吸血鬼后,这对克罗里来说还真是陌生的体验——红发吸血鬼终于听见了人声。


“喂!那里有个人!”


“把他拉上来看看!”


克罗里可以感觉到绳索被抛到了自己的周围,随后他被连同木板一起慢慢向前拖去。然而经过太阳长久的暴晒,克罗里早已被抽干了力气,只能一动不动地任由来者将自己拖上船只。


两道淡淡的阴影笼罩在克罗里的头顶替他遮去了些许阳光,紧接着一只手探向了他的脖颈和胸口。


“怎么样?”


“不行,没有呼吸心跳,已经死了。怎么办?”


“嗯……虽然对不起他,但是船上也不能就这样摆上一具尸体,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辨认他身份的信物,然后把尸体扔回海里吧。”


为了不让自己在被扔回海里,克罗里挣扎地睁开双眼,立即就被头顶耀眼的太阳刺得双眼生疼,只能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呜……”


在合起眼睛前,克罗里看见俯视着自己的两名水手穿着英国皇家海军的制服,正又惊又急地叫嚷。


“他还有气!”


“快送进船舱里,叫来船医。”


克罗里扭过头,吐出一口不知何时吞入的海水,艰难地微抬起上身,沙哑地阻止道:“不……不用叫医生,我没……”


然而话还未说完,太阳的光斑在克罗里的眼中燃烧放大,他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


等克罗里再睁开眼时,耀眼的阳光和它所带来的不适都已离他远去。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而随之带来的则是渴望鲜血的饥渴。


他的喉头鼓动了一下,撑起身子打量了一下四周。克罗里正置身在一间昏暗的船舱内,狭小的空间和低矮的天花板让整个船舱显得有些逼仄,但至少很好地阻挡住了阳光的侵袭。


他似乎登上了一条来自英国的军舰。虽然体感时间十分的漫长,但实际上从落水到被救应该只过了大约半天的时间。在这短短的半天里便遇到了一艘恰巧路过他落水地点的军舰,克罗里觉得与其说是他运气太好,不如说这也是某人的安排才更为可信。


正当克罗里打算从硬邦邦的床上起身时,船舱的舱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啊,你怎么已经起来了?!”一个人影从打开的舱门外猛地窜进房间,径直赶到克罗里身前,试图将他按回床上,“再等一下,船医马上就会过来了。”


船医来了也就暴露了他非人的身份,克罗里急忙推开阻拦在自己身前的手臂,在嘴角挂上安抚的笑容道:“我觉得我已经没事了,不需要麻烦船医了。”


来人却没有那么轻易被说服,一脸怀疑地摇头道:“不行,你看你还是浑身冰凉,脸色难看的像死人一样。”


那是因为他本来就死了,克罗里心里这样嘀咕着,这才抬起头看了眼来者。来者并没有穿着海军军服,矮小瘦弱,看起来并非水手,而是其他职位的杂役。再仔细向对方的脸看去,那是一个长相秀气,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白色的皮肤上有些雀斑,一头橘色的长发一把束起,留在脑后。


“我姑且算是船医的助手,先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势。”对方却似浑然未觉克罗里打量的视线,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探向红发吸血鬼的衣襟。


一把抓住伸向自己的手,克罗里皱了皱眉头,对方手上的皮肤太过细滑,并不是奔波于海上的杂役会有的,那更像一个女士的手。想到这里,克罗里又打量了一眼来者较普通男人秀丽得多的脸庞,这才恍然大悟道:“什么啊,你是女孩吗?”


“什……”橘发的船医助手露出惊恐的神色,但很快便掩饰住了一瞬的失态,转而叱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女的!”


但那一瞬间的反应已给了克罗里足够的答案,他好似没有听见对方的话语,径直又问:“女孩子在军舰上干什么?”


“你弄错了!”橘发少女倒退了一步,尽管口中仍坚持辩驳着,但早已无法遮掩眼底流露的慌乱。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看来是船医终于姗姗来迟了。


“我说你……”


少女狠瞪了克罗里一眼,打断道:“闭嘴,不准告诉别人!”


“好吧……”克罗里的嘴角浮现一个得逞的微笑,暗示地向着再次响起敲门声的舱门点点头,“那你帮我把船医打发了。”


*


“诶~你是海军上校,这艘军舰船长的妹妹,因为航海忌讳女人上船,所以才男扮女装装作船医的助手。”


与兴致勃勃的克罗里不同,橘发的少女憋屈地抿着唇,好似被审问的犯人一般脸色阴沉,“这件事除了我的哥哥,谁都不知道,如果你敢说出去的话……”


“好,好……我可不想再被丢回海里了……”克罗里嘀咕地说道,回忆起将自己坑害至如今境地的某个银发吸血鬼,不免有些牙根发痒。


“所以你是个法国商船的船长,被船员背叛,然后扔下了海?”提起克罗里之前悲惨的经历,橘发少女也流露出了几分好奇,“一定是因为你不干好事吧?”


“哈哈……”克罗里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干笑了几声。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干的最糟糕的一件事,大概就是认得了费里德吧。


橘发少女也未在意,继续道:“你打算怎么办?我们的船接下来可是要去攻打加勒比海最恶名昭彰的海盗尼尔·奎因。”


“海盗吗?”克罗里耸了耸肩,“我也没什么好去的地方,就暂时跟着你们好了。”


“哈?你是脑子不好使吗?刚从海上捡回一条命就急着要送走?”少女闻言夸张地问道,“要我说,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该在我们下次靠岸补给的时候赶快离开。”


克罗里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反问道:“你才是,你是海军上校的妹妹,应该也是个贵族出身,为什么要混上军舰冒着危险的消灭海盗?而且还把自己搞得跟个男人一样。”


“我……”少女有些语塞,片刻后才咬了咬牙,用下定了什么决心的模样扬声道,“因为我想成为航海家,探索未知的世界。凭什么只有男人能够扬帆出航,女人就只能安安分分留在家里相夫教子?”


“哦,是这样吗?”


少女似乎还准备了一大堆为自己辩解的说辞,面对克罗里淡然的回应,一时反应不及,“你不反对?我以为像你们这种船长是最看不得女人上船的。”


“这是你的选择,我才不管这么多呢。”对克罗里而言人类都只是食物,那么食物的性别又有什么区别吗?红发吸血鬼瞥了眼船舱内放置的时钟,“好了,现在是晚上了吧?我可以出去走走了。”


“喂!”少女从背后叫住了克罗里。


克罗里顿了顿脚步回过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面露惊异的表情,迟疑了一下才答道:“玛格丽特·潘德。”


克罗里闻言,微笑着道:“那么,玛丽,我先走一步了。”


*


海风拂过克罗里的脸颊,在没有当头烈日的夜晚,大海显得安静又舒逸。红发吸血鬼漫步在甲板上,颇有些享受这样的时光,只除了——


“你到底打算跟着我到什么时候?”看着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后的橘发少女,克罗里不由叹了口气。


玛格丽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答道:“我得监视你有没有把我的秘密说出去。”


克罗里再次叹出一口气。算算时间他已有将近两日没有进食,对血液的渴望不断积聚,在他的脑海中嘶喊着“抓住眼前的少女,撕开她脖颈的血管”。当然,他的确可以不管不顾直接猎食,但这里不比陆地,克罗里还需要海军和军舰将他带回岸边,因此闹出太大动静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嗯,玛丽?”略微思索了一下,克罗里向少女唤道。


玛格丽特紧张地向四周张望了几眼,才压低了声音狠狠道:“说了别在人前叫我这个名字!”


“那你可以不要总是跟着我吗?”克罗里说着暧昧地眨眨眼,“要知道每个人都需要一点隐私空间,还是你我想和我共度一晚吗?”


“你!”少女通红了脸,转身离开了甲板,留下了“啪嗒啪嗒”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终于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克罗里沿着甲板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他所在的是一艘五桅的大帆船,众多的水手与精良的武装象征着英国皇家海军的强盛之势。也正因为此他作为一个表面上的法国人似乎很不受船员的待见,不过这也正好给了他在太阳高悬时躲在船舱里的理由。


而在夜幕星垂,大多数人都回到船舱休息以后,甲板显得空旷了不少。不过总会有什么人会再夜深人静之时,偷偷地来到甲板之上,为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从远处传来了淡淡酒精的气味,是有人在偷偷地品尝只属于高层人士的红酒吧。克罗里想着,循着气味而去,体内喧嚣着的饥渴感已经让他的忍耐到了极限。


“谁在那……啊!”


还未来得及尖叫出声,甲板上男人的脖子已被克罗里死死地咬住,久违的鲜血让他不禁大口大口地吮吸起来。很快钳制下的男人停止了挣扎,无力地垂下了双手,他死了。克罗里满足地吐出一口气,将男人被吸干的尸体抛进了大海之中。


“噗通”一声之后,漆黑的大海掩去了所有的罪恶。以吸血鬼过于常人的视力,克罗里可以看见跟在后方另外两艘三桅帆船的军舰。


看起来玛格丽特所说的与海盗的战争是势在必行了。克罗里无意卷入人类的战争,无意义的战争他已看了太多,比起人类之间的自相残杀,自己为了猎食而杀人简直不值得一提。再换句话说,他对人类的战争没有任何兴趣,除了血液,能提起他兴趣的便只有费里德正在打算的事了。


据玛丽所言,他们商船预定的航路也很有可能遭到海盗的劫持。海盗与消灭海盗的军舰,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是费里德故意设计了这条容易撞到海盗的航路,又让自己在“因缘巧合”下被皇家海军的舰队所救吗?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克罗里不知道答案。或许费里德有什么想从海盗或者海军手中得到的东西,又或者他只是单纯地为了找乐子而戏弄自己。无论如何,他似乎都要在这艘军舰上继续待上一段时间了。


*


黑压压的阴云布满了天空,让整个海面都被压抑的灰黑色所笼罩。对于军舰的船员来说,这也许并不是一个好日子,但对吸血鬼而言,特别是阳光防护手环出现了一点故障的吸血鬼而言,这样的阴天无疑是个令人大松一口气的喜讯。


然而克罗里并没有借着这个机会走上甲板,放松一下被逼仄船舱压迫了许久的身体。事实上,整个甲板都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在上校的指挥下,身穿制服的皇家海军紧张又忙碌地将军舰驶向不远的某处。


“我们已经驶入尼尔·奎因控制的海域,应该很快就会遇上前来迎战的海盗。”


玛格丽特同克罗里一起站在甲板与船舱连接的通道,透过小小的圆窗向外张望,清秀的脸上一片紧张与肃穆。


克罗里顺着少女的视线看去,吸血鬼的视力比起人类而来出色太多,很快便捕捉到了薄薄的水汽后隐约可见的黑影。与此同时,船桅高处的瞭望台也响起了瞭望员的高喊:“前方10点钟方向,发现疑似敌方船只!”


军舰的最高指挥官,玛格丽特的上校哥哥应声下达指令:“在没有辨明对方敌友之前,全员警戒!”


然而很快对方就替上校做出了判断,敌方船只仍只是隐隐绰绰地遥遥浮现在英国皇家海军的视野中,几发炮弹便已袭来。长距离的射击令炮弹的落点产生了偏差,但重物坠入海面所激起的浪花依旧让军舰摇晃不已。


“回击!全军回击!”受到攻击的几艘海军军舰训练有素地摆开阵型,像是一张等待猎物自投罗网的巨大口袋。随着淡淡的船影逐渐放大,上校抬起头扬声问道:“瞭望台,敌方是不是尼克·奎因的胜利女神号?”


“是的!”瞭望员的回答很快从船桅上传来,“有胜利女神号、曙光号和圣玛利亚号……还有一艘没有见过的船!”


“主力全来了吗?”上校喃喃着道,“至于那艘没见过的船……”


但克罗里已经先一步认出了那艘不知名的船只,因为那正是费里德将他推入海中时所搭乘的三桅全帆装船。来不及思索,他的身体已动作起来,推开舱门,冲上了甲板。


“喂!你干什么!”


玛格丽特的唤声被克罗里甩在身后。海军与海盗来往的炮弹带着呼啸声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翻腾的海浪和被炮弹擦中的冲击令巨大的军舰摇晃不止。克罗里如履平地地跑至船沿,扒着围栏向逐渐靠近的帆船眺望。


就在那里,在那艘被皇家海军成为“胜利女神号”的海盗船上,费里德熟悉又醒目的银色长发映入克罗里的眼中。那张艳丽脸庞上一如既往的轻浮笑容让他不禁磨了磨牙根。


——这一次,他一定要找那家伙算账!


03 Jan 2017
 
评论(14)
 
热度(90)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