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Vampires of the Caribbean-4

 1 2 3

Chapter 4

“等等,我不是海军……”

克罗里解释的话语刚出口,便见到一道人影一头扎进了海盗的包围圈中。依旧一身海军杂役打扮的玛格丽特一边跑来口中一边喊着:“喂,克罗里!你既然身体还没有恢复,就不要……”

少女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左右看了两眼,见枪口转而对准自己,不由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压低声音向红发吸血鬼抱怨道,“真是的,要被你害死了……”

克罗里有些啼笑皆非,普通人会追着别人径直登上袭击的海盗船吗?尤其是周围还充斥着刀剑相交和子弹出膛的嘈杂声响。都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是太过于耿直还是愚蠢。

“哎呀,那个可爱的孩子是谁?”费里德挂着意外的神色问道,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一般,以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捂住胸口后退一步,“该不会就在我们失散的这些日子里,你就有了新欢了吧?”

既然对方如此爱演,克罗里觉得自己不回敬一二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便挑起眉暧昧地反问:“这些话我是不是该原原本本地奉还给你呢?”

费里德闻言反而露出了笑意,“你是嫉妒了?”

“你关心的重点就在这里吗?”克罗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就是他为什么不乐意与费里德斗嘴,因为显然在不要脸的程度上,他永远都赢不了对方。

在旁边摆着帅气姿势干站了半晌的海盗尼尔忽然轻咳了一声,说道:“好了,既然你也是海军的人,我也不能放你回去了。”他招了招手,示意手下把玛格丽特和克罗里一同捆起。

“别杀了他哟。”费里德依旧笑盈盈地注视着被海盗扭住手臂按倒在地的克罗里,后者发誓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幸灾乐祸的光芒。

“放心,如果他是你的恋人,我自然不会对他做什么。”金发海盗随意地摆了摆手,片刻后又道,“你真的不考虑加入我们吗?我们的大副不幸患病,不能出海,胜利女神号上现在正缺像你这样熟悉海上气候的人。”像是为了诱惑费里德,尼尔飞快地又补充道:“而且你加入了我们,你的恋人自然也就是同伴的家属,就能够重获自由了。”

然而还未等费里德能够给出答案,玛格丽塔先一步用震惊地声音质问道:“恋人?!你……你竟然是!”她的视线在两个吸血鬼间来回游移,双唇嗫嚅了数次,最后只是道:“你会下地狱的。”

费里德闻言勾起唇角,尖利的犬齿在双唇间若隐若现,“那边的小姑娘,放心,我们早就被上帝厌弃了。”

尼尔怔愣了片刻,随即失声道:“小姑娘?她是个女人?”好似犹觉不信,他紧蹙着眉,用纠结的目光上下审视着对方。

为什么会有人看不出来呢?被按在地上的克罗里转头瞥了一眼与他同病相怜的少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把他们都押下去,”尼尔摆了摆手,在被海盗押向船舱的时候,克罗里听见他的声音从身后继续传来,“这里危险,要不你也先去船舱躲躲?不能总让手下们在前面拼命,我差不多也得去干正事了。”

“嗯,那就这样吧。”费里德漫不经心地答道,“自己小心。”

“放心,那样规模的海军我很快就能搞定的。”

尼尔的声音逐渐远去,但与之相反,费里德在略微停顿之后却迈步跟上了被押送的克罗里。红发吸血鬼意外地扭过头,看向渐渐与自己并肩的男人,挑眉问道:“你跟来干什么?”

“和你这种薄情寡义的负心汉不同,我可是一直担心着你的,怎么可能放心让你孤零零地被关在船舱?”费里德微笑着答道。

“哈,薄情寡义的负心汉吗?”克罗里喃喃了一句,便被海盗粗鲁地扔进了昏暗的船舱中。潮湿坚硬的木质地板狠狠撞上他的背脊,让本就被阳光折磨的吸血鬼更是一阵发昏。玛格丽特随后也遭受了同样的待遇,闷哼一声倒在船舱的另一角。

克罗里抬起头,与阳光的隔绝让他逐渐从虚弱中恢复过来。而银发吸血鬼自始至终都噙着淡淡的笑意戏谑地注视着他,好似在欣赏什么精彩的演出,显然与他口中所说的担心牵挂全然不符。

“让我好好看看你,你憔悴了。”费里德迈着施施然的步子在克罗里身前俯下身,用手指轻轻托起对方的下巴。

任由费里德动作暧昧地凝视自己,克罗里嗤笑了一声:“少来,你到底想要什么?”

“嗯……比如说就想看你被捆起来的样子?”收回手指,费里德用指节抵在自己的颚下,一副鉴赏名画的神情喟叹道,“你知道吗?你这样可迷人了。”

“我其实不怎么想配合你的变态趣味。”克罗里挣动了一下手臂,其实他随时都可以拜托这样孱弱的束缚。

“别别别,别动。”费里德惋惜地摇摇头,“好了啦,我会告诉你我想要什么的,只是不是现在。”

还未等克罗里来得及追问,玛格丽特忽然发出一声忍无可忍的怒吼:“哦,够了,你们两个鸡奸狂。”

然后少女的控诉换来的只是费里德愈加肆意的笑声。

如今的处境让克罗里觉得银发吸血鬼的笑容有些碍眼,不由便出声打断了对方:“所以说,费里德,你就打算让他们继续打下去,拼个你死我活吗?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嗯,他们应该打不了多久了。”费里德嘴角的笑意仍未退去,意味深长地道,“因为暴风雨就快来了。”

“暴风雨……”一边的少女闻言倒抽了一口冷气。

的确,克罗里早就察觉到船体的摇晃从刚才开始就变得越发剧烈,海上的气候风云万变,而费里德可以轻易地察觉到这一点着实让人觉得可怕。不过就克罗里对银发男人的了解,这一切应该是对方早就计算在内的,为的就是在他大航海的冒险中增添更为有趣的一环。

玛格丽特犹似不信地摇头道:“不,就算我们海军不了解这片海域的气候,尼尔·奎因长期盘踞在此,怎么会选择风暴来临的时候前来迎战海军?!”

“嗯~谁让他们的大副重病卧床了呢?”费里德微微眯起猩红的眼瞳,让克罗里联想起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毒蛇。银发吸血鬼蓦地站起身,在不算宽敞的船舱内张开双臂转了个圈,咏叹似的念道:“啊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点吧~~”

像是为了响应费里德的召唤,天际隐约传来一声轰隆的雷鸣。随即帆船猛地一个摇晃,似乎是被一个巨浪打到。克罗里和玛格丽特被甩到船舱的墙壁上,红发吸血鬼可以听见帆船的木板在发出痛苦的呻吟。

“啊!船舱在进水!天啊!这船会沉!”少女开始尖叫起来。

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再装作被束缚的模样了。克罗里眨眼间便了挣断捆着自己的绳索,站起身对上费里德的视线,“你早就知道暴风雨会来,所以你究竟在做什么打算?你并不会想就这样沉到海底与鲨鱼作伴的吧?”

费里德却在与红发吸血鬼对视的一瞬迎上前来,搂住后者的脖颈,与他胸口紧贴,“啊啊~克罗里,我们即将被这海浪吞噬,在这样的时刻你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玛格丽特仍在惊慌地叫嚷,似乎没有注意到克罗里突然展现出的超越常人的力气。红发吸血鬼下意识地揽住了怀中的身躯,口中却干巴巴地回道:“我可没什么兴趣陪你一起赴死。”

费里德但笑不语。灌进船舱的海水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就从脚背上升到了小腿附近。费里德却好似全然不觉一般,仰着头慢慢将双唇送向搂抱着自己的男人。

然而在两人双唇相触之前,玛格丽特煞风景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能不能别只顾着替你的情人解开绳子?”少女维持被捆绑的姿势别扭地站起身,“在船沉没之前替我也解开啊。”

费里德讥诮地挑起眉,“哦,我记得你刚才还说我们会下地狱的。”

玛格丽特脸上浮现纠结的神色,但显然对生命的渴望战胜了对同性相恋的厌恶,“那个……我收回前言……”

费里德猩红的眼眸注视着少女,海水不知不觉间已经漫到了他们的腰际,眼见玛格丽特的脸上流露出哀求的神色,银发吸血鬼才施施然地走过去,解开了对方的束缚。

少女长出一口气,揉了揉被勒红的手腕便向门外冲去。及至门口,玛格丽特蓦地停下脚步,扭过头朝两个吸血鬼催促道:“你们怎么还不跑?想淹死吗?!”

“嗯,说的也是,我们走吧。”费里德说着同克罗里一起迈动脚步。

踏上甲板,外面也是一片水的世界。狂风中,倾盆的暴雨如瀑布而下,瞬间将人浇了个湿透。而交战中的帆船也是一片混乱的景象。

英国的海军舰队已经稍稍离开了他们的视线范围,或许是意识到现在的头号敌人并非海盗而是这暴风雨,视线内已经不见身着海军制服的人。

“哦,天啊!我该怎么办?!”

玛格丽特的尖叫声在狂风暴雨中显得这么微不足道。而且比起已经远离的英国军舰,他们更应该关心的是自己脚下的这艘海盗船。

胜利女神号显然是这场暴风雨中最大的牺牲者。因为之前的炮击,海水从受损的船身不停地涌入,而天上降下的大雨更是加快了船舱积水的速度,看起来这艘帆船已经无法逃脱沉没的命运了。

暴风雨的遮蔽让阳光对吸血鬼的影响降到了最低,只让克罗里感到些许的不适。衣服的布料吸足了水分,沉甸甸地挂在身上,红发吸血鬼在风雨交加中凑到费里德身边,低声道:“如果你有什么脱身的办法,现在就是开口的最好时机。”

费里德却只是笑着反问:“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有脱身的办法?”

克罗里闻言不由喉头一哽,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后才道:“不要开玩笑了,这一切都在你的计算内吧?”

银发吸血鬼摊开双手,微仰起头,任由豆大的雨滴敲打在他的脸颊,嘴角浮现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叹道:“在这上帝所创造的自然灾害下,我们不过蝼蚁一般,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这命运的安排。”

这世上没有什么上帝,然而克罗里的这句话还没有出口,便被另一道声音所打断。

“喂,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赶快转移到其他帆船上,这艘船快沉了!”

尼尔向他们匆匆走来,在海盗的身后,另一艘帆船被几根粗粗的锁链连接在胜利女神号的船沿,急于逃命的海盗们正手忙脚乱地攀附着锁链转移去另一艘帆船。

“你们是最后几个了,快一点!女人,你先上!”

在尼尔的又一声催促后,玛格丽特当先攀上锁链,战战兢兢地朝另一艘帆船挪动。

然而少女刚刚挪动了一步,一道几人高的浪头直击中胜利女神号的侧翼。帆船发出一声不祥的“吱呀”声,连带着锁链一块儿剧烈地晃动起来。少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脚下一滑,直直向海面坠去。

“唔!”站在船边的尼尔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玛格丽特的胳膊,但自己被下坠的力道带着也半个身子探出了船外,肋骨重重地磕在栏杆上。

“你不去救人吗?骑士的角色被人抢走了。”眼见着两人垂挂在船沿僵持不下的惊险场面,费里德却只是悠然地向克罗里问道。

“你很希望我去救吗?”克罗里勾起嘴角,戏谑地回望着对方。

“喂,谁来拉我——”

尼尔话音未落,又一个高于方才几乎一倍的巨浪打来,胜利女神号就这样倾倒下去,带着船上的所有人慢慢沉入了大海。


下一章

22 Jan 2017
 
评论(1)
 
热度(74)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