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Vampires of the Caribbean-5

 1 2 3 4

Chapter 5

粗糙的沙粒充斥在衣服的每一条缝隙和皱褶,随着最轻微的动作摩擦过皮肤,克罗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勉力睁开双眼,随即又猛地合起,喉头溢出一声愈加痛苦的咕哝——暴风雨过后当空的烈日正如同一个火球炙烤着地上的生灵,蒸发走红发吸血鬼的每一丝气力。

“哟,克罗里,早上好。”

克罗里寻声望去,带着些许热度的湿润白沙粘上了他的脸颊。距离红发吸血鬼所躺地方的不远处,费里德正笑眯眯地注视着他。银发吸血鬼一贯精致昂贵的衣着如今被海水毁了个彻底,湿哒哒地挂在身上,但这显然没能影响对方的好心情。

然而,克罗里无法分享对方的这份愉悦,尤其是阳光防护手环因对方而出现故障的时候。

“……你究竟想干什么?”克罗里从干涩的喉头挤出一句质问。

费里德闻言却只是愈加愉快地挑起眉,“你不先问问这里是哪里吗?”

闻言,克罗里努力撑起身体,环视着四周他所处的环境。他们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一个海岛。向左手边望去,那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大海,波光粼粼的海面反射着耀眼的阳光,让被刺痛了双眼的克罗里连忙扭转脑袋向另一边望去。他的右手边是一片丛林,不同于他所熟悉的大陆上任何一片森林,植被层层叠叠地覆盖在地表之上,巨大的树冠仿佛一把张开的巨伞,将整个岛屿笼罩在一片绿荫之下。

缓缓吐出一口气,克罗里顺着费里德的意问道:“好吧,这里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接收到克罗里不满的瞪视,银发吸血鬼嘴角的笑意更深,耸了耸肩继续道,“大概是加勒比海上的某座无名孤岛吧。”

“无人岛……噢,我可不想和你一起玩什么‘鲁滨逊漂流记’。”克罗里摇了摇头,想要甩掉脑袋中嗡嗡作响的声音,却只是让头疼变得愈发剧烈了。他有多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受了?托费里德的福,这一次算是体会了个彻底。

“不要说得那么冷淡嘛~”费里德拖长了尾音,猩红的眼眸戏谑地扫过红发吸血鬼,好似看透了他的所有不适与抱怨。

无视了费里德的话,克罗里吃力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向丛林的方向走去,至少他觉得眼前茂密的丛林可以缓解他被烈日炙烤的痛苦。

“哎呀呀,看你这样子还想走去哪里?”费里德的声音如影随形,下一秒克罗里便感觉到一双纤细的手臂以与其完全不符的力道将环上自己,并将红发吸血鬼横抱起来。

“你弱不禁风的人设呢……”看着费里德形状优美的下颚,克罗里再次叹出口气。也许对大多数男人来说,处于被别人横抱在胸前的角色是对其男性尊严的巨大侮辱,但显然克罗里并不是大多数人。他只是顺势紧抓住了费里德的上臂——省得后者恶劣地选择在半路松手——然后说道:“把我送去避开阳光的地方。当然如果你能修理好被你弄坏的手环,那就更好了。”第二个“你”字几乎是被红发吸血鬼以咬牙切齿的语气挤出齿间的。

“但是我不会修手环啊。”费里德答得理所当然。

克罗里闻言只能无奈又讥讽地叹道:“哦,你倒是会弄坏它。”

“你有试过敲一敲它吗?”一边用称得上温柔的动作让克罗里依靠着树干坐下,费里德一边问道。

“哈?”

“对于出故障的机械敲一敲总是没错的。”在克罗里反应过来之前,费里德已经执起对方戴着防护手环的手腕,屈起手指在手环上轻轻地敲击了四下。

“嗒嗒嗒嗒——”

几不可闻的四下轻响,却像是魔法一样让克罗里的防护手环重新运作了起来。他可以感觉到吸血鬼的力量像是一道裹夹着碎冰的溪流,流淌过他全身的每一根血管,驱逐走阳光带来的酷热和不适。

“这是什么魔法?”

费里德却只是不耐地催促道:“怎么样,满意了吧?满意了就走吧。”

“去哪里?”

费里德没有回答,只是向看不见天空的茂密丛林深处而去。脚下盘根错节的植物和湿滑的苔藓对于普通人类而言或许行走起来困难重重,然而对于吸血鬼而言则如履平地一般。仿佛像是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费里德毫不犹豫的迈动脚步,轻盈地穿梭在丛林之间,而不明就里的克罗里也只得紧跟其后。

“找到了!”

伴随着费里德的欢呼声,出现在克罗里眼前的是豁然开朗的一片空地。不算高的山坡上有清澈的小溪顺流而下,好似透明的音符跃动在山石间,最后汇聚成一片小小的潭水。小潭清澈可见底,克罗里来不及去询问对方是怎么发现这一处地方的,已经收到了银发吸血鬼一句简短的指令——“去点篝火”。

克罗里一向觉得自己是个识时务的吸血鬼,而在对方能够随意选择修好或弄坏自己的防护手环的情况下,与费里德对着干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克罗里任劳任怨地从树林里捡回干枯的树枝,在地上堆成一堆。燧石已经被海水浸湿,不能用了,红发吸血鬼只能无奈地选择更为原始的生火方法。

生完篝火回过头,克罗里发现费里德之前所站的地方只剩下湿漉漉的衣物,再向前方寻去,银发的吸血鬼已经赤裸着身体,步入了清澈的潭水之中。在没有日光照下的密林之中,费里德纤细而匀称的身体毫不掩饰地显露在克罗里的眼前,在无尽绿色的映衬下,其白皙的肌肤更为夺目,而吸血鬼银色的长发散落在粼粼的波光之中,好似有一抹带着神秘色彩的光晕将其笼罩。克罗里不由地想起传说中的居住在森林深处的妖精,就算他深知对方不会是那样可爱的生物。

“看傻了吗?”费里德倚在靠近克罗里的小潭边沿,半仰起头望着后者,挂着戏谑笑容的脸庞看起来倒有几分与其本人全然不符的天真。

克罗里丝毫没有被逮了个正着的窘迫,甚至没有因此移开视线,轻哼了一声道:“我觉得自己像个奴仆,在大少爷悠闲玩水的时候还不得不替他收拾残局。”

“不要妄自菲薄了,”看着克罗里将散落在地上的湿衣用树枝架起在火堆边,费里德偏过脑袋向红发吸血鬼的方向探出手臂,“要知道我可是很欢迎你加入我的。”

自白皙手臂上滚落的水滴还未砸到地面,纤细的五指已经如闪电一般袭上克罗里的脚踝。红发吸血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便失去了平衡被拖拽进了小潭。

“哗啦”一声溅起的水花惊起了丛林中潜伏的生物们,一阵骚动的窸窣声后,丛林再次归于平静。克罗里从水中探出头,浅浅的水面没过他的胸腹,浸湿了他本来就湿漉漉的衣服,就这样沉甸甸地包裹在身上。而将他拖入水中的始作俑者俏皮地歪过脑袋,向他嫣然一笑,就好像一个刚捉弄玩心上人的纯洁少女。

“真是的,”克罗里吐出侵入口中的潭水抱怨道,“待会儿没有干衣服穿时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不觉得考虑衣着的问题太过多余吗?”费里德的视线扫过克罗里身上早已看不出原貌的潮湿布料,将手探上后者的衣襟,“事实上,我现在就觉得你穿得太多了~”

克罗里低下头握住了对方留着尖锐指甲的手指,叹了口气道:“还是让我自己来吧,我还是希望待会儿能够有衣服可穿。”而不是剩下一堆破破烂烂的布片。

费里德略微撇下嘴角,好似被夺走了圣诞礼物的孩子般露出闷闷不乐的神情,但还是收回了手等待着克罗里履行自己的话语。

顶着费里德灼灼的视线,克罗里将宽衣的时间减缩到了最短。随着吸饱了水分的衣服被扔上岸边发出一声闷响,银发吸血鬼好似水妖一般贴上克罗里赤裸的胸膛,虚虚环住后者的脖颈。

费里德的身体比潭水还要冰凉,克罗里下意识地扶住对方的后腰,偏过头问道:“所以你把我弄到这个孤岛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怎么,生气了?”费里德纤细的手指划过克罗里的唇瓣,在他的下颌留下暧昧的摩梭。

“你知道吗?太阳曝晒下的海上漂流真是太糟糕了。”克罗里拧起眉,被阳光侵蚀过身体每一处的痛楚仿佛随着话语再次苏醒了过来。

“哈哈,那你想要我怎么补偿?”费里德轻笑着,充满暗示地侧过脖子露出那里青色的血管。

就像被挑动了情欲一般,克罗里的喉头不住地蠕动了一下,饥渴之感顿时席卷而来。他想要鲜血,费里德的鲜血。

没有必要抗拒本能的呼唤,克罗里低垂下脑袋,毫不留情地用犬齿洞穿眼前白皙的肌肤。费里德发出一声似喘息又似是呻吟的呢喃,愈加用力地环抱着红发吸血鬼。殷红的血珠顺着费里德颈部的曲线滚落,滑入潭水在清澈的水面漾开几缕不祥的红丝。克罗里让自己化身为欲望的奴隶,不知餍足地吞噬着口中醇厚的甘甜,任由缓解了饥渴后的满足和快感在身体中流窜。

费里德的身体在他的怀中微微地颤抖,就仿佛沉浸于巨大的快感无法自拔一般。细碎的呻吟在耳边响起,慢慢地变得急促又亢奋起来,银发吸血鬼毫不掩饰地享受着这种被征服时所带来的快乐。而与此同时,吸食同类血液的禁忌之感让克罗里在满足了饥渴之余,也体会到了一种别样的打破禁忌的悸动之情。

在不至于让费里德不能动弹之前,克罗里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对方的颈脖。尖牙留下的血洞在转瞬间便愈合,残留的血珠也与潭水彻底混为一体,所有的痕迹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就仿佛刚才那诡异又背德的一幕从未发生过。

被吸去血液的银发吸血鬼看起来有些疲惫地将脑袋抵在克罗里的颈窝,用宛如吟唱的语调在后者耳边说道:“现在消气了?”

克罗里歪过头做出思考的模样,“嗯~还不够呢。”

“嗯哼,那你还想对我做什么?”费里德懒洋洋地用指尖在红发吸血鬼的胸前勾画着,好似捕猎者在思忖该对猎物从哪里下手,口中却说道,“我今天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啊。”克罗里闻言轻笑了一声,目光若有所思地巡视过银发吸血鬼一丝不挂的胴体。不得不说,这个提议有令人心动的地方,但更却像是恶魔引诱人堕落的陷阱。

还没等克罗里有所行动,他便感到肩头一重,费里德的双臂攀附在他的颈间,而水下的双腿已如同水蛇一般缠绕在他的腰间。

戳这里(⊙ ▽ ⊙)

下一章

29 Jan 2017
 
评论(10)
 
热度(83)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