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Vampires of the Caribbean-6

 1 2 3 4 5

Chapter 6

克罗里破开水面,潭水顺着他的头发滴滴答答地落下。他抬起手捋开沾在眼前的发丝,抬眼时正对上一双因震惊而瞪大的眼睛。

玛格丽特像是一尊石膏像一般伫立在水潭边,目光呆呆地落在两个吸血鬼身上。克罗里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自己,唯一能够称得上蔽体的也许只有深及腰间的潭水,而太过清澈的水面在此时未免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少女停摆的大脑好似在此时终于运转了起来,仿佛能够滴血般的通红浮上她的脸颊,玛格丽特捂住眼睛发出一声尖叫:“呀啊啊啊啊啊啊!”

高亢的声音惊起丛林中的一片飞鸟,几乎与此同时,另一道与之媲美的惊叫声在克罗里的身后响起:“呀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紧紧搂着自己腰的费里德,克罗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叫什么……”

“被人看光了,人家害羞嘛。”微微仰起头,费里德居然还真的露出了一个略带羞赧的笑容。

没等克罗里思索出该如何回答对方,玛格丽特从指缝间偷觑着问道:“哦,天啊,你们在水里干什么?”

“洗澡啊,身上浸透了海水,可难受了呢。”费里德答得理所当然,“你不这样觉得吗?”

费里德的话让玛格丽特不由得扯了扯身上湿透的衣服,不得不说某人的确很懂得少女的心思,不过玛格丽特还是连忙摇了摇头,向他们质问道:“洗澡用得着潜进水里这么久吗?不,总之,你们快给我上来穿上衣服!”

“不要,我的衣服还没干呢。”说着费里德指了指自己放在火堆边烘烤的衣物。

“怎么了?怎么了?”伴随着有些焦急的发问,另一道人影从树林中钻出。从尼尔的表情来看,这位海盗头子应该也是听见了方才那两声男女高音。水潭边的景象令海盗猛地顿住脚步,愕然地左右巡视了好几个来回,一副怔忪不已的模样。

克罗里叹了口气,走出水潭弯腰捡起自己的衣服。被费里德毫无征兆地拖下水潭,他根本没来得及把自己的衣服架上火堆。摸了摸潮湿依旧的布料,克罗里索性开始将它们一一穿回身上——反正它们在短时间内也干不了。一边动作,红发吸血鬼一边打量着两个人类,看来他们是一起被海浪卷到了这个岛屿上。这已经比他原先预想的要乐观许多,毕竟多了两个可供选择的储备粮。

也许是不该过多思考食粮的问题,克罗里不自禁地又感到了一阵饥饿,双眼注视着隐藏在玛格丽特皮肤之下的血管,喉头滑动发出一声轻微的“咕嘟”吞咽声。

而这毫无意外地被费里德捕捉到了,银发吸血鬼依旧赤身裸体地倚靠在水潭边,戏谑地说道:“哎呀,盯着人家女士看,你果然是色狼啊。”

玛格丽特闻言立即捂紧了自己的胸口,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让她身体的曲线暴露无遗。

克罗里收回自己的视线,扭头看向费里德露出无奈的神色,“你知道我对女人没有兴趣的。”至少成为吸血鬼之后的确如此。

费里德敷衍地点点头,拖长了语调嘲弄地说道:“嗯嗯~谁让你是贞洁的圣殿骑士呢?”

玛格丽特的目光从刚刚穿上衣服的克罗里转向水中的费里德,又从费里德转向克罗里,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又浮起薄红,口中喃喃道:“贞洁?我怎么不觉得呢?”

费里德闻言大笑出声,偏过头对红发吸血鬼道:“你看,克罗里,大家都觉得你是色狼呢。”

“真是的,不管你了,”克罗里朝天翻了翻眼睛,叹出一口气后又瞥向费里德,“你也快点给我上来吧,我们还得想想该怎么离开这里呢。”毕竟两只储备粮不知道能维持生计多久。

在克罗里穿起衣服的这段时间内,玛格丽特一直捂着双眼,尼尔倒是毫不回避地打量着他,“你有经过什么体能训练吗?为什么在船上的时候看起来这么不堪一击?”

“嗯……那个……”

克罗里含混的回答被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打断——费里德终于舍得从水潭中出来了。银发吸血鬼毫不在意自己的赤裸,大大方方地走到自己烘烤着的衣服旁,弯下腰翻找起来。

红发吸血鬼叹了口气,为了玛格丽特可怜的眼睛考虑,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费里德的肩头。

银发吸血鬼噙着笑意抬首看了克罗里一眼,随后又低下头继续在衣服里摸索。片刻后,费里德发出一声胜利的欢呼:“找到了!”

三双眼睛寻声望向银发吸血鬼的右手,在后者的手中拿着一个用油纸细细包裹好的小包。

“这是什么?”克罗里问道。

费里德没有回答,只是小心翼翼地代开油纸,油纸中包裹着的是一张折起的羊皮纸,当羊皮纸被展开后,一张地图展现在克罗里的眼前。

“嗯,让我看看我们现在在哪里……”费里德沉吟着用指尖划过地图。

“‘我们在哪里?’难道这是这里的地图?”克罗里闻言挑起眉,“果然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

费里德好似沉浸在思绪之中,只是发出几声意义不明的轻哼作为回答。

尼尔忽然朝前跨出一步,紧盯着地图的眼中流露出醒悟过来的神情,“等等,这不是我收藏的藏宝图吗?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

玛格丽特怔愣了一瞬也失声问道:“藏宝图?难道这里有什么宝藏吗?”

这就解释了费里德的动机,克罗里想道。想来遇上海盗也都是他算计好的吧?目的显然正是这张藏宝图。至于煽动水手的不满,故意陷害克罗里让他跌落海中……红发吸血鬼想到这里露出一抹苦笑,看起来他的不幸遭遇只是银发吸血鬼计划之余的心血来潮。

“哎呀,不要考虑这么多。这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感谢主将我们带到了这个岛上。”蓦地抬起头,费里德重新卷起地图,挺直背脊,笑眯眯地说道,“好了,让我们先把衣服烤干了,然后就可以开始探险了~”

*

不小心被一根树枝扫中脸庞,尼尔一边抚开繁茂的枝叶,一边烦躁地问道:“你确定是往这个方向吗?”

自从知晓被费里德设计之后,尼尔和玛格丽特都对银发吸血鬼十分戒备。但克罗里觉得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费里德总能够轻而易举地引出其他人的类似情绪。

费里德脚下没有停顿,好似在自家后花园闲逛一般熟稔地穿梭在密林间,半侧过头答道:“既然你说藏宝图本来是你的东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海盗一时语结,半晌后才喃喃道:“它只是混在我的战利品之中而已……”

不管是什么传说,克罗里都闻所未闻,他只希望费里德能够干脆地解释清楚来龙去脉。但面对银发吸血鬼时,这样小小的意愿显然都只能是奢望。

费里德轻笑了一声,“你是怎么得到这张藏宝图的?我以为海盗对这样的东西很有兴趣呢。”

“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哪次与英国海军交手的时候拿到的……那个海军上校我记得应该叫约翰还是约瑟夫来着的……”

“难道那张藏宝图上标识的就是传说中那个‘被诅咒的宝藏’?!”玛格丽特惊叫道。

“诶,你知道吗?”尼尔闻言有些惊讶。

少女喘着粗气停下脚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她的体力与其他几人相比稍有不逮,但这并不妨碍她怒目瞪向海盗头子,“我当然知道,因为你就是从我哥哥那里抢来的!”

“哈哈,”尼尔干笑了两声,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毫不介意地凑近少女,嬉笑着问道,“那关于这张藏宝图你知道些什么?”

玛格丽特拧起了眉,但还是一边重新迈开脚步一边说道:“宝藏的事情我不怎么了解,我只知道一点有关藏宝图的来历……”少女的声音消失在喉头,紧锁住的眉心也蓦地松开,变成了带着惊叹的敬畏表情。

不知什么时候,费里德已带着他们走出了树林,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一片巍峨气派的建筑群。被藤蔓及苔藓所覆盖,一座座异域风情的金字塔伫立在平地,不知隐藏了多少岁月。

克罗里好奇地向前靠近了几步,它们似乎是属于新大陆的古老文明,他对这些不是很了解,费里德也许会知道更多。

思及此,克罗里偏过头,正巧看见银发吸血鬼看似饶有兴趣地将目光投向玛格丽特。

“说说这张藏宝图是怎么来的吧。”

被费里德的声音拉回现实,少女嫌弃地看了前者一眼,但还是开口道:“我叔叔哈罗德是最早投身于航海的探险家,从新大陆带回了黄金、珠宝,以及当地的奇闻异事。然而四年前,他突然孤单一人回到英国。他带去的船队有近百人,他们似乎都死了。而叔叔从新大陆带回的东西就只有这张地图以及……”

“你叔叔现在怎么了?”尼尔好奇地问道。

玛格丽特吞咽了一口唾沫,神色黯然了几分,“他疯了……一直向我们讲述这一个可怕的故事。”

“故事?嗯~是什么样的故事,说来听听吧。”费里德对此只是用依旧轻浮的声音道。

轻摇了一下脑袋,玛格丽特压低了声音继续道:“我的叔叔,他说他在加勒比海的一个小岛上发现了一个当地土著人的神庙,在那里他们看见了堆满房间的黄金,就在他们兴高采烈地想将黄金运回船上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通往出口的道路消失了,他们一行人被困在神殿中,然后叔叔他看见了魔鬼。”

“魔鬼?”克罗里偏过头,心中有些失笑。比起遇见魔鬼,如今他和费里德反而是更有可能被如此称呼的存在。

“与其说是看到,更应该说是听到吧。叔叔说那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告诉他们只要杀了别人,便能独占那些黄金。”

费里德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诶~那的确是恶魔会说的话呢。”

“然后怎么了?”尼尔追问道。

“……他没有说下去。”少女摇了摇头,“当我们再追问的时候,叔叔他便会害怕地尖叫起来。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我的哥哥也决定穿越大洋,但是你却洗劫了他的军舰!”

“哈哈。”尼尔干笑了几声,没再说话。

“我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毕竟叔叔从以前便最疼爱我了。”说着少女不由地伸手碰触她脖子上镶有红宝石形状奇特的项链,看项链的式样不同于欧洲任何一种形制,恐怕正是少女的叔叔从新大陆为她带去的礼物吧。

“啊,所以你才混上军舰的啊。”克罗里说道。

少女没有回答,但看上去是默认了。

就在这时,费里德听上去愉悦的嗓音再次响起:“嗯~真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就让我们来验证一下它是真是假吧~”

“诶?!”

“什……”

费里德的话语让两个人类惊讶地抬眼。然而没有等更多抗议的话语出口,银发吸血鬼已施施然地径直向着建筑群中最高大的那座金字塔走去。

“这就是你叔叔他们找到的神庙吧?”在厚重的石门前,费里德停下脚步。

银发吸血鬼探出手,拭去了覆盖在石门上的青苔,露出了一个形状独特的凹槽。如果克罗里没有猜错的话,打开石门应该需要一个正好可以嵌入其中的钥匙。

“呼——”跟上前来的尼尔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干巴巴地说道,“虽然我对宝藏很感兴趣,但前人的教训告诉我遇上这种古怪的传说还是不要随意搅和比较好。”

费里德置若罔闻,反而将目光落在玛格丽特的身上,掌心朝上向她探出手道:“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项链,那个也是你叔叔给你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少女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项链坠子,脸上的表情从不解变为恍然,又从恍然变作挣扎。最后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解下项链放在了费里德的掌心。

费里德的嘴角浮现一抹满意的浅笑,将项链的吊坠嵌入了石门的凹槽。石门微微震颤起来,机关运作的咔擦声从神庙的深处隐约传来。随着不断被抖落的灰尘飘散在空中,厚重的石门缓缓开启,露出其后黑洞洞的空间。

尼尔惊叹地吹了一声口哨。

克罗里扭过头凝视着费里德的侧脸,用略带诧异的肯定语气说道:“就连我被海军救下的事也是你设计好的。”

费里德闻言挑起眉,轻笑起来,“不然你以为我只是为了戏耍你吗?”说着,银发吸血鬼当先走进石门后未知的空间。

下一章

05 Feb 2017
 
评论(10)
 
热度(75)
  1. 江南蜗狗男男观察站 转载了此文字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