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Vampires of the Caribbean-7

 1 2 3 4 5 6

Chapter 7

“让我们看看里面有什么~”费里德高兴地率先挤入打开的石门缝隙之中,张望了一下,转头道,“好暗啊,什么都看不清。克罗里,把门再打开些。”

克罗里挑了挑眉,虽然从石门透入金字塔内的光线十分有限,但凭借吸血鬼的视力看清内中的情况该是轻而易举才对。费里德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看来又是有什么企图吧。

然而克罗里不打算违抗对方的命令,他双手扣紧石门的缝隙,将其一举开启。阳光如同金色的水流一般倾泻进来,在一块扇形的区域内驱逐开沉重的黑暗。在金字塔内部被照亮的一瞬,两个人类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具具森森的白骨像是被阳光披上了一层金缕衣一般在有些昏暗的空间内反射着凄凉的冷光,黑洞洞的眼眶中好似有幽黑的未知正窥视着擅自闯入金字塔的人们。

“这是……什么……”

玛格丽特艰难地从喉头挤出气音,似乎在担心提高了音量便会惊扰到这里的死者。就连见惯了死亡的海盗首领脸上都浮现出怔忪,疑虑不安地注视着眼前的景象。

克罗里走上前去,站在费里德的身旁。吸血鬼的视力让他能比两个人类看见更多,他环视了四周,在金字塔大厅中横七八竖地躺着近百具尸体,动作不一,全都已经化作出了白骨。侧头看向银发吸血鬼,克罗里问道:“难道这就是当年失踪的探险队?”

“你还真是什么都没有看见呢,”费里德夸张地叹了口气,朝尸体的方向挥动了一下手臂,“看这些白骨上的衣着,你觉得这是探险家会穿的吗?”

经费里德提醒,克罗里这才注意到那些尸体上披挂着宽大的斗篷和绶带,有些还缀有用不知什么羽毛编制而成的装饰,很明显不同于欧洲人的装扮。也就是说在这里的尸体很有可能是属于拥有这座神殿的土著人。

绕神殿大厅查看了一圈,克罗里发现倒在这里的尸体没有一个穿着欧洲人的服饰,而从留在现场干涸的血迹以及铅弹来看,这些人的死因也显而易见了。

“啊啊~这还真是个大场面呢~~”费里德的声音突然响起,回荡在空旷的大厅中传来阵阵回声。克罗里循声望去,只见费里德站在从石门射入的阳光中,作出持枪的样子,“应该就是这样吧。一群来自欧洲的探险家冲进了神殿,‘砰砰!’,‘啊~主啊~我们为您消灭了野蛮的异教徒!’人类的所作所为过了那么久还真是没有变呢~~”

说的正是。虽然克罗里鲜少同意费里德的这句话,但他也听出了对方话语中的讽刺之意。无视了对方,克罗里向玛格丽特瞥去一眼,少女的脸色苍白无比,紧咬住下唇阻止它们不受控制的颤抖,双腿好似随时都会失去支撑的力气。这其中的恐惧又有几分是因为发生在这里的屠杀很有可能有她叔叔的参与呢?

“的确是个大场面呢……”尼尔在少女身旁抬起头,嘴角扯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所以我们能够离开这里了吗?这样的屠杀现场,谁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麻烦的诅咒。”说着海盗搓了搓胳膊打了个寒颤,“光是待在这里就让我觉得阴风阵阵的。”

“这可不行,”费里德对此只是轻快地答道,“我们不是还要找宝藏吗?前人为此流了这么多血,我们怎么能就此放弃呢?阿门!”他甚至有心情在额头胸前划过一个十字。

向上帝祈祷的吸血鬼,克罗里为其中的讽刺意味略微勾起嘴角。然而上帝并不存在,所以这也无所谓了。

“你们说探险队员会在哪里呢?我猜是在里面!”费里德一边扬声说道,一边向金字塔深处走去,好像是个好不容易能够远足的孩子一般兴奋不已。

“真是的。”克罗里叹了一口气,也紧跟而上。

尼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破釜沉舟地道:“算了,我也一起吧,反正留在这个岛上也无处可去。”

“喂,等等!你们该不会真的想进去吧?”玛格丽特终于从怔愣中回过神,无措地看向纷纷迈动脚步的同伴。

“你害怕的话就留在外面吧。”费里德半扭过头,随意摆了摆手,轻巧地说道。

玛格丽特的喉头鼓动了一下,声音有些干涩,“一个人?不……”

“他们反正都已经死了~死人是不会复活的~”费里德戏谑地答道。

显然银发吸血鬼的话语没有起到安抚的作用,少女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向四周打量了一眼,也紧跟上了其他人的脚步。

费里德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了火把,照亮了大厅后通往金字塔深处的走廊,这里果然也留有不少骸骨,橘色的火光将地上的白骨投影在斑驳的墙面上,让一片死寂的神殿显得更为阴气森森。尸骸的大多数都反对着大门的方向伏趴在地,可见是在逃跑中被击毙的。从骸骨的大小和穿着来看,克罗里发现死在这里的恐怕不止男人,还有女人和小孩。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大屠杀,而人类还真是无可救药的最爱杀死同类的种族。

“嗯~让我看看我们接下来该往哪里去。”费里德一边接着火把的灯光查看着手中的地图,一边兴致勃勃地向走廊的更深处走去。

克罗里跨出几步来到费里德身边,向对方手中的地图瞥过一眼——这是他第一次自己端详这张地图,地图是由钢笔潦草地涂制而成,还有不少意义不明的标记和注释,只是时间久远让他们变得都不怎么清晰了。克罗里勉强可以辨认出他们一开始进入神殿时看到的躺满骸骨的大厅,而他们现在应该就在连接大厅的走廊上。

“我说,费里德,你确定这张地图是对的吗?”克罗里问道。从地图来看,走廊并不算长,然而他们已经走了不少路却仍不见走廊另一头连接的另一个大厅。

“谁知道呢,”费里德耸了耸肩,然后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跟在后面的尼尔也随之停下脚步询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又看到了一个朋友而已。”费里德没有回头,将视线投向前方的地面上。

循着费里德视线望去,克罗里看到了对方所谓之“朋友”——又一具化为白骨的尸体。虽然随着他们渐渐离开入口的大厅,骸骨的数量也越来越少,但只是在这里出现一具骸骨并不会引得费里德的驻足。不过克罗里很快发现了它的与众不同,它没有穿着当地人的斗篷、绶带,那是一个欧洲人,准确地来说,那应该是他们发现的第一具探险者的尸体。

“克罗里,”费里德的声音让红发吸血鬼将目光从尸体身上收回,“向前走三步,再向右走一步。”

“诶?”克罗里发出疑惑的声音,但身体已经习惯性地顺着对方的指示动作起来,“是这样子吗?”

“嗯~再往前挪一点点。”

随着最后一步落地,克罗里立即察觉到地板微微下陷,随即响起一阵机关启动的轻微声响,一根利箭裹夹着风声迎面向他射来。玛格丽特发出一声尖叫,克罗里却不慌不忙地抬起手握住箭身,让它堪堪止在眼前,巨大的力道让箭尾在他的拳头外仍震颤不止。

克罗里扭头看向始作俑者,银发吸血鬼用一种事不关己的表情回望着他,甚至还向他露出一个微笑。

“这算什……”叹了口气,克罗里扔掉手中的箭支,然而抱怨的话语还没完全出口,更多机关启动的声音响起。头顶、地面和左右墙面,克罗里的四周同一时间露出一排排黑洞,闪烁着冰冷光芒的利箭离弦飞出。

“呜啊!”克罗里不禁发出一声惊叫,就算从各个方向射来的箭矢在他眼中就仿佛是停滞的一般。他可以看清每一支箭的轨迹,所以他只是微微移动身体,以最小的幅度躲过每一支射来的箭。

“嗖嗖”几声,几支被克罗里躲过的箭矢径直朝费里德的方向飞去,而后者只是微笑着一边躲开,一边朝着前者的方向飞奔过去,一把搂住克罗里的腰间,用带着鼻音的撒娇口气道:“真是的,都没有替我挡箭,作为骑士你这样可是失职呢。”

克罗里没有甩开费里德的手臂,只是微微低下头,用无奈掺杂着埋怨的语气道:“真是的,既然知道陷阱在哪里,没有必要故意让我踩一次吧。”

“你不踩下去,我们怎么能过去呢?”费里德说着,看起来很高兴地转过身,对着仍然呆立在原地的尼尔和玛格丽特道,“对吧?你们可以过来了。”

一声小小的吐气声从被唤到的两人处传来,玛格丽特夸张地垮下肩好像终于卸下了什么负担。尼尔扯了扯似乎已忘记如何走路的少女,一起走到吸血鬼等待的地方。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玛格丽特一边瞥向尸体,一边小声问道。扎在白骨胸口处的箭矢让少女的脸色更白,如同被针扎一般移开视线。

“我们不过是遇难的船长和大副而已。”费里德笑眯眯地答道,话语中没有半分可信。

尼尔对此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哈哈,就你们的身手那些水手真能为难得了你们?”

“天有不测风云嘛~”扭过头,费里德重新看向手中的地图,“好了,我们可以继续前进了。”

*

“我说费里德,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克罗里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本身就湿漉漉的布料现在被染上了不少灰黑。红发吸血鬼叹了口气伸出手拍拭了几下,却无济于事——污渍全都因为水分牢牢地沾在上头了。

抬起头,费里德像是刚刚发现克罗里存在一般,收起地图道:“哦,辛苦了。你看,多亏了你,我们才平安走到这里的不是?”

看着费里德仍旧光鲜亮丽的外表,克罗里又长叹了一口气没有作答,只是转向眼前的一道石门问道:“这前面难道又是什么陷阱吗?”

“嗯~你打开试试不就行了?”费里德的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像是在怂恿克罗里推开通向未知的大门。

这时迟疑未免显得太过虚伪,尽管克罗里对石门后的空间并没有什么兴趣,还是按照费里德的意愿推开了石门。

石门后是一个类似进入金字塔时看见的大厅,只不过与那个大厅的尸横遍野相比,空荡荡得反而有另一种诡异。唯一吸引人注意的,是入目间几乎布满了整个墙面的华丽壁画。

“这是什么?”

费里德踏进大厅,环视四周的壁画,微笑着说道:“这似乎讲述了这个神殿被建造的原因呢。”

 下一章

20 Feb 2017
 
评论(4)
 
热度(65)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