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费]Vampires of the Caribbean-8

 1 2 3 4 5 6 7

Chapter 8

宽阔的殿堂四周的墙上都绘有精美的壁画,似乎诉说的当地的土著祭祀的场景。克罗里走近一面墙壁仔细看去,发现壁画旁还有大量象形文字的记载,只是他无法读懂其中的含义。

“嗯……让我看看,”费里德也走到了克罗里的身边,煞有介事地注视着壁画上的象形文字,点着头仿佛喃喃自语,“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看得懂。”看着费里德凝视壁画的侧脸,克罗里叹道,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惊讶的,毕竟是银发吸血鬼主动选择了来到这里。

费里德略微收回视线,用戏谑的笑容看向克罗里,说道:“毕竟和你不同,我有好好地用上脑子。”

“然后呢,”仿佛没有听见对方的嘲弄,克罗里也将视线投向壁画旁的古老文字,尽管后者在他眼中只是些意义不明的线条和图画,“这上面都说了些什么?”

“就像我之前说的,图画和文字都记述了同样的一件事,也就是神殿建造的原因。”费里德噙着微笑解释道,缓缓走到角落的一副壁画前,仰起头,“按照顺序,我想故事应该是从这里的壁画开始的。”

克罗里顺着费里德的视线望去,在壁画的中央有一个身披精美斗篷的男人,他有着褐色的皮肤和红色的眼睛,明显与壁画中所描绘的土著形象不同。男人的周身散发着金光,被拜服着的土著们所包围。

由此看来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在这座神殿被供奉的神吧。

“这里记载说,壁画中所描绘的是某一天突然出现在了这个部落前的神,他拥有远超常人的速度与力量,一举杀光了前来入侵的其他部落……”

一边听着费里德的解说,克罗里将视线朝下一幅壁画移去。下一幅壁画中描绘的应该就是记载中的战争,只见之前那个受人膜拜的男人脚下躺满了被撕扯开的尸体,虽然壁画已有些褪色,但代表鲜血的红色依然清晰可见。

“天降之神撕扯开了敌人的身体,吸食他们的血液,惩罚了违逆他的部落之人。”

“神吗?”克罗里毫无敬意地重复了一遍,话语中无法掩饰讥嘲,因为——

“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神’!”玛格丽特走上前来,用略显激动的语调抗议道,尼尔在她身后面露无奈地摊了摊手。而少女却恍若未见,只是执拗地继续道:“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神,那就是上帝。”

克罗里闻言挑起眉,对于少女的后半句话仍有疑义——尽管曾经的他也如此深信——但至少赞同她的前半句话。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神’,存在于此的只有一些可悲的被诅咒的堕落之物。况且远超常人的速度与力量、吸食血液的举动……这个所谓的“神”与吸血鬼还真是异常相似呢。

克罗里侧首看向费里德,银发吸血鬼的脸上依旧挂着那种看不出内心想法的虚假笑容。这就是费里德想法设法来到这里的原因吗?毕竟牵扯到费里德,克罗里从来不相信什么巧合。

然而银发吸血鬼却好似没有留意到他的目光,只是自顾自地顺着壁画向前走去,口中继续替其他几人解释道:“只是神的举动也引来了其他的敌人。这里一段的叙述有些含糊其词,总之,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神被禁锢在了这片土地上,而部落中的人也建立了神殿供奉他们的神。他们向神献上血液作为祭品,换取神对他们的庇佑。”

“这是什么神啊,怎么会有吸食血液的神?这一定是恶魔,是这些土著供奉恶魔,所以才遭到了这样的下场。”玛格丽特用嫌恶的口吻低斥道。

“嗯~”费里德不置可否地瞥了少女一眼,“上面还写着部落之民每年都会在特定的日子聚集在神殿,举办庆典感谢神明的降临与馈赠。而所有踏入神殿的不敬神明的亵渎者都会受到诅咒……看起来你叔叔和他的冒险队正是选在了庆典的时候踏上这座小岛呢。”

“诅咒……”尼尔喃喃地道,视线不自觉地便瞥向之前躺着诸多尸体的通道,“那个逃出这里的探险者说的难道就是……”

克罗里耸了耸肩,“看起来上帝并没有保佑信仰他的子民,免受异教神的诅咒呢。”他对这些传说没什么兴趣,他只想知道壁画中那个被认作“神”的吸血鬼是否真的在这里。蓦地,克罗里蹙起眉,如果壁画属实,那么这个被禁锢的吸血鬼在经过了这么多时间之后……

“你这是亵渎上帝!”玛格丽特的声音截断了克罗里的思绪,少女的五官因愤怒而扭曲着,“哦,我早该知道了,你们两个鸡奸狂。”

“喂喂……”海盗头子有些无措地举着手,不知该如何劝阻少女突然之间的爆发。

然而玛格丽特怒火攻击的对象却只是笑,费里德抬手揽住克罗里的脖子,与红发吸血鬼胸口对着胸口紧贴在一起,以一种亲昵的姿态侧首对着少女示威似的说道:“这又怎么样呢?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哈,克罗里几乎忍不住嗤笑出声,‘真心相爱’几个字和费里德摆在一句句子里听上去实在有些可笑。他揽住银发吸血鬼的后腰,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个,我说……”

然而克罗里的话没能说完,玛格丽特狠声道:“你们是会下地狱的。”

费里德闻言笑得很欢,“嗯~如果真有地狱的话,我还想去看看呢。不过这也要等死了之后吧?可惜,我们暂时应该是死不了了。”他回过头,用噙着笑意的红眸凝视克罗里,在后者反应过来之前便仰头吻住对方。

灵活的舌尖顶开克罗里的牙关,红发吸血鬼没有反抗,事实上他以同样的热情回吻住费里德。柔软的舌舔过吸血鬼尖锐的犬齿,深入地探索过口中每一寸内壁,发出淫靡的水声。

直到相缠的唇齿分开,克罗里才笑着道:“哎,你真无聊。”

费里德的红眸中闪烁着一贯兴味的光芒,歪过头反问:“你难道就不想证明一下我们之间的‘真爱’吗?”

“如果你下次不把我扔下船也不让我去试陷阱的话,我一定可以更多感受到一点你的真爱的。”克罗里笑得无奈又宠溺。

费里德的笑意更深,拖长了语调道:“诶,克罗里真记仇,怎么到现在还记这种过去了这么久的小事。”

“我觉得这就发生在几分钟前。”克罗里反唇相讥。

“好了好了,不说这么多了。我们这不是还要去寻宝吗?继续前进吧~”费里德终于舍得放开了克罗里,他回过头看着像是要把他们瞪穿的玛格丽特和一脸无奈的尼尔,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连“说不定我们还能遇见被供奉在这里的神呢。”


27 Feb 2017
 
评论(2)
 
热度(89)
© 狗男男观察站 | Powered by LOFTER